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三章:解元

第三百零三章:解元

        公榜伊始,所有的士子考生皆心神紧系,再顾不得其他。吃饭的放下了筷子,喝酒的搁置了酒杯,不约而同,气氛为之一静,生怕有噪音影响,导致没有听清楚捷报的讯息。

        得得得!

        很快,捷报快马奔跑的声音再起,又来了。

        马匹一骑接着一骑,相隔最长不过半刻钟。随着喜报传来,中举的士子无不喜形于色,夸张地直接泪水纵横。不过类似“范进中举”的情况倒不曾见到,看来在天华朝,功名固然重要,但还没有重要到那么畸形。

        到了饷午时分,已有二十一份喜报传了出来。同时意味着,有二十一人确定中举,可以当老爷了,并且顺利获得了明年春闺会试的资格。

        这些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去,而是打赏了捷报快马后,继续留下来,要看看状元楼上那些声名赫赫的才子,最后名次如何。

        这大部分人并非京城人士,不出意外,今天过后,明日大早,他们便会陆续返回家乡,而比他们更早一步的,是官方的第二道捷报,会直接发送到地方衙门去,由衙门派人上门道贺。

        到那时,自然离不开一番热闹,肯定比在京城更甚。

        得得得!

        响亮的马蹄声如在心坎上踏过,牵动神经跳动。这一次捷报,已报到第十一名次。

        “中了,我终于中了。”

        中举的是一名即将迈入花甲之年的人,他老泪纵横,又哭又笑。听熟知情况的人说起,道其来自平州,已考了十届乡试,足足横跨三十年时光。

        时光荏苒。忽忽而过。当年的满怀壮志,如今只剩下一腹唏嘘。但好在,到底还是中了。

        一场乡试,可谓阅遍人间百态,世道人心。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叶君生对外而观,神态默然。忽地,他若有所觉,那泥丸宫中潜伏的飞剑“将进酒”跃跃欲动。表现出积极的心意来。

        在这戒备森然,气运镇压的京城,飞剑一贯表现得很沉着。直至今日,才有所动。

        此剑通灵,玄奥微妙。它这一动,必然有其道理。

        此际捷报再起,中举者,正是坐在状元楼三楼的一名才子,他长身而起,笑吟吟地举着酒杯,和身边朋友畅饮。状甚愉悦。

        紧接着,郭南明,柳临渊等相继接到喜报。

        确定之后,郭南明狠狠地挥了挥手。如释重负。昔日在冀州,他自负天才横溢,视功名如粪土。然而意外被叶君生在道安新年诗会上击败,随后游学到外。一番见识阅历,心境悄然发生变化。成熟稳重了许多。

        握着烫金贴,他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看窗边的叶君生,从冀州到扬州,再到京师,彼此固然恩怨不断,但真正的交集少之又少。叶君生给予他的感觉很古怪,怎么说呢,感觉很玄,很飘然。如风如雾,不可捉摸。

        若说自道安诗会失去头魁以来,郭南明便视叶君生为“敌”,为追逐的目标。但反观叶君生呢,只怕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吧,淡泊,而或不屑?

        一种被轻视的受辱感涌上心头,郭南明不由自主拳头紧握。

        看向梅雪海那边,目光相接,意味不言而喻。

        也许对于在座的所有才子而言,要想在叶君生身上扳回一城,就在这科举考场上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乡试前三甲名次即将揭晓。即使这名次对于后面的会试殿试,并无实质影响,但名声就是名声,哪怕无形,可对于读书人而言都拥有不可忽视的吸引力。

        第三名,江南才子杨江帆。

        他听到喜报后并没有露出多少兴奋之意,面色反而有点阴沉,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结果;

        第二名,梅雪海。

        在一片恭喜声中,梅雪海只勉强露出了些笑意。目光的焦点,总不由自主地飘到另一边,叶君生的身子上。

        难道旧事重演,头魁又是被这家伙给夺取了?

        剩最后一个名额,而叶君生一直没有被传捷报,夺取本届乡试的解元可能性真是非常大;反之,落榜的可能性却有点不靠谱了……

        如此念头,在很多人脑海里荡漾着。

        得得得!

        快马扬蹄,在青石街道面上敲打出清脆的声响。一起一落,节奏分明、清晰,一如人的心跳。

        “恭喜冀州叶府叶讳丰高中乡试第一名,得解元,京报连登黄甲!”

        夹带着有些沙哑的叫声传来,长街皆知。

        果然是叶君生……

        众人心头“哎”的一叹,似是不甘,有仿佛一种解脱。

        “中了,哥哥,你中了头名呢。”

        叶君眉欢呼雀跃。

        然而就在捷报入耳的同时,叶君生感到天地玄黄顽石印高速运转,其中一点剑芒吞吐,几乎要冲出来。

        嘶嘶!

        微不可闻的变化之中,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黄色光华从四面八方飞来,尽数灌注入叶君生的泥丸宫中,最后再被本命飞剑“将进酒”吸取,消化掉。

        得此补益,剑芒熠熠,锋寒大盛,好像要横飞而出,斩断这天地尘埃。

        飞剑吃了大补丸似的,叶君生亦然。精气神霍然挺拔,如同用神水洗刷刷了一遍,抖搂而起。

        一刹那间,整个人容光焕发。

        这是一种在精神层面的蜕变,旁人固然看不明白,可其中变化的差异却真实无比,不会存在半点花假。

        “哎,中了解元,就是不同样。”

        “可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一片低低的议论声中,带着掩饰不住的酸意。

        相比妹妹,叶君生淡定得令人发指,起身朝周围拱一拱手,微微笑道:“今日事了,多谢梅兄款待,告辞了。”

        说完,施施然带着叶君眉下楼而去。

        这就完了?

        楼上众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敢情由始至终,叶君生都没有把他们这满堂才子所摆下的阵势放在眼里吧,一如不同层面的较量。

        “可恶!”

        “可恨!”

        “我可以说粗口吗?”

        ……

        他们的反应,叶君生自是不在意的:人生在世,岂能时刻受人赞誉?

        又何必呢?

        但求“自在”二字耳。

        本心,即自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