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九章:怪异

第两百九十九章:怪异

        夜幕如海,繁星点缀。

        礼部衙门,乡试批卷处灯火通明,负责审阅的一众官员正在紧张有序地赶点工作,要把所有的事务落实下来。

        屈指一算,后天,便是公榜之期。

        数以百计的宗卷,今已完成得七七八八,大部分成绩结果都出来了。

        这些宗卷,先由同考官批阅,最后交由主考官。而每一道程序,每一道评语,都要盖上专人印章,甚为严谨。

        亥时,礼部尚书楚云羽过来巡察。

        “茂公,今日进度如何?”

        茂公,姓陈,乃是今届乡试圣上钦点的主考官。年约五旬,面皮黝黑,性格刚直不阿,素有青天之名。

        他略一拱手,道:“颇为顺利,经过计算,只差最后十余份卷子了。”

        楚云羽漫不经心地“哦”了声,随口又问:“今届乡试,各地才子云集,数十年难得一盛况,其中想必出了不少锦绣文章吧。”

        陈茂公撸了撸胡须,笑道:“确实不错。”

        楚云羽道:“呵呵,圣上求贤若渴,得知如此,必然龙心大悦……嗯,可否让我先睹为快,看几篇好文章?”

        作为巡察大员,他这个要求虽然不合规矩,但也不算过分。往届之际,多有同例。

        反正程序走到这一步,基本尘埃落定。

        陈茂公便择出中举的宗卷递过来:“楚大人请看。”

        看,为了避免嫌疑。自然要当面看。

        楚云羽也不客气,把密封住士子姓名身份信息的宗卷拿起来,认真看着。

        第一份不是,第二份也不对……第三份还不像。

        他翻动的速度甚快,接连把这些宗卷全部看完,不禁有些茫然:诸多文章,笔迹对照,竟无一份符合叶君生的。

        怎么回事?

        难道说叶君生竟发挥不佳,没有被录中?

        在此之前。楚云羽想过无数可能性,唯独不做此想。皆因近年叶君生横空出世,风头正劲,按道理,参加乡试亦十拿九稳。即使中不了解元。可中举总该没问题的。

        三试第一,头顶天下第一才子光环,诸如种种,怎会马失前蹄?

        心里沉吟着,表面却不露痕迹,免得被陈茂公怀疑,道:“果然不错。篇篇上佳,花团锦簇,质量很好呀。看来解元之争,难分难解。一时瑜亮,不好抉择。”

        陈茂公道:“解元定夺,还得通过翰林院那边,最后才选出来。”

        楚云羽道:“这个我自然知晓……嗯。还有些时间,再给几份试卷看看如何?”

        陈茂公把剩下的一部分宗卷也递来。

        楚云羽接过。迫不及待翻看。然而看完最后一份,依然找不到那熟悉的笔迹。

        其乎怪哉!

        难不成,叶君生真是失了水准,导致折戟沉沙?

        这并非不可能的事。

        自古科举乡试,要求苛刻,不少才华横溢的士子都难以发挥出真正水平。又或者,他们心思灿烂,文不对题,导致被刷下来。

        科举文章,章法严谨,绝不像诗词类那般天马横空。故而很多大诗人,在科举上屡考不中,最后不得不借酒消愁,流连于山河之间,满腹牢骚。

        人情练达即文章,考试,不但要具备才华,更要等得揣测上意。如此,才能一举中的。

        倘若叶君生真得没有入围的话,呵呵,自己与殿下,岂不虚惊一场,白担心了,一些后手皆无用武之地呀?

        想明白这一层,楚云羽顿时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己方煞费苦心地前堵后截,总是功亏一篑,本想着大势已去,岂料叶君生自己失了方寸。

        好,真好。

        楚云羽心里逐渐笃定。

        只要今届叶君生不中举,想参加下一届乡试,还得等三年。三年何其漫长,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

        比如,太子殿下已顺利登基。

        到那时,任由叶君生再怎么蹦跶,都蹦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又甚至,叶君生落榜后,落差太大,即刻便能下手了。

        不动声色地把宗卷交还给陈茂公,说了些闲话后,楚云羽迈步而去。要在第一时间,将此事禀告给殿下知晓,算是报喜。

        ……

        夜渐深沉,星月散发出皎洁的光辉。

        计算时日,中秋将至,这轮月亮越发的圆满了。

        西山寺,后院。臭和尚与黄梦笔等皆在,坐在一起,却尽皆默然,气氛颇为沉闷。

        许久,臭和尚忍不住开口:“我们就这么干等?”

        黄梦笔翻个白眼:“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只有等,大家都在等。”

        这个“大家”所指,包含了三十三天的各方势力代表。

        臭和尚不忿地道:“我只觉得憋屈。”

        黄梦笔叹道:“臭和尚,你就这脾气不行。下山的时候,相信你家老头子们应该也说明白了。这天下气运,可争,可抢,可借,唯独不可逆。若果叶君生真能成事,红尘成神,那便是他的造化。”

        臭和尚道:“问题在于,眼下赵峨眉明显走得更近一些……还有燕非侠,神出鬼没的,谁知道他在弄什么手脚?”

        黄梦笔哈哈一笑:“现如今,局势纷扰,大家都是各凭本事来洞悉这股气运大势。近,或者远,都是立场问题。有时候太近了,返回陷入其中,挣扎不休呢。再说了,变数依然存在,他叶君生,就一定能中?错过今年,气运扭转。蹉跎三年后,潜龙都成蛇了。”

        臭和尚听得连连点头:别忘了,之前他们所种下的种子也绝非碌碌无为,关键时刻,定有发挥。

        黄梦笔又道:“后天公榜,你我且进京城去转一转,看个明白。”

        臭和尚立刻应“好”。

        此时,西山寺主持方丈觉明大师来到,拜见真人。

        臭和尚眉毛一挑,想起一事,就是当初他来西山寺,远远察觉到一道煞气冲天而起,像极了昔日扬州,煞祖现身时的气息。不过他随后降临山上察看,没想到恰好被楚云羽给看见,闹将起来,只得暂且离去。

        再到后面,那气息便消弭不见,再无端倪。

        觉明大师恭敬回答,言说那一天寺中并无怪异发生。说完话,告辞离开。出门之际,大师猛地想起,那一天,太子殿下来访,求问天下气运。当其时要施展望水之术,推算气机。突然一阵子心血来潮,悸动不安,把九九八十一颗的菩提佛珠给掐断了。

        不过这样的事,纯属个人所为,跟臭和尚所问起的怪异,当无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