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八章:寓意

第两百九十八章:寓意

        随着公榜日期临近,一众等在京师各大客栈的士子考生开始变得有些焦躁不安。纵然个别表面看起来很淡定,甚至还有心情出城游山玩水的,其实内心同样处于一种煎熬的状态之中。

        这时候,不但士子们如热锅上的蚂蚁,各有情态。不少大户人家的员外、老爷,亦是表现的十分活跃。

        无它,这些富家翁府上无一例外,都有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

        在官本位的朝代,嫁个当官的可比嫁个有钱人要风光体面得多。因此,有些家境的大户人家,都想找个官人做女婿。不过官人难找,现成的很难。不是年纪大得一匹,就是人家早妻妾成群。

        故而,作为官场潜力股的乡试士子最为吃香。

        这些士子考生,年轻的不在少数,如果还没有婚配的,简直便是香饽饽。每届乡试,都有老爷们派人四下打探,陈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来。一等榜单公布,立刻展开金钱攻势,许以可观的财富,要把乘龙快婿拿下。

        相比后世,随便一个所谓的“美女”就能让无数男人口水腿软的情况,生活在天华朝,实在幸福之至。

        不过有时候,幸福又会变成一种烦恼。

        比如,叶君生。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四合院外面影影绰绰,徘徊了十余名身穿青衣的小厮。他们彼此露出敌视的神色,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四合院的大门,好像要生吞了那门似的。

        开始之际,叶君眉还不知怎么回事。但买了几回菜,听那些大婶们提及,她这才明白过来——

        这些小厮,来自不同人家的奴仆。都是来盯住叶君生,一等放榜,如果叶君生金榜题名的话,他们便会施展出看家本领来“拉人”当姑爷。

        明白之后,叶君眉嘿嘿一笑,萌生出一缕傲然的得意:自从哥哥开窍醒转,世界大不同。无人问津的彭城书痴,现在也是众多富家所炙热追逐的金龟婿了呀。

        当然,所有的大前提,还在于叶君生能否在乡试上题名。

        不知怎的。叶君眉对此并不感到多少担心。经历良多,每一次都证明,没有事情能难得到哥哥。

        哥哥是什么人?天下第一才子呢。区区乡试,能难得倒他吗?

        然而门口整天围着一窝人,众目睽睽,感觉并不好。就像后世的明星人物,上个厕所都得提防马桶是否装了摄像头一样。很不自在。

        叶君生倒想像在冀州那样,把猪妖一放,将所有人赶走。但京师不同寻常,猪妖不能轻易现身。

        个中情形,猪妖也是知道的。可这夯货一点都不觉得自家老爷难受,反而艳羡无比:什么时候。自己能变化人身,也要去考个状元什么的当当,然后娶五六七八位千金小姐……

        人生如斯。还当啥妖怪呀。

        呜呜呜,只可惜,自从跟了老爷,那开个天大后宫的理想,再无法实现了……

        猪妖唏嘘不已。

        大圣眼神一瞥。便知道这货心里在想什么,却不理会。自顾着,继续闭目养神。

        ……

        是夜,二王爷赵匡明府邸灯火通明。

        书房中,他端坐在椅子上,正面色郑重地翻阅摆于面前的一份份文件。

        这些文件,都是分布在各大州府中的耳目所传送回来的。

        赵匡明自幼有才智,胸怀韬略,不甘人下。只可惜他并非长子,因此住不得东宫。然而大哥赵匡启性格暴虐,名声不佳,不得文武百官爱戴,却给予他一份希望。

        当前,这一两年内,最为关键。

        他心知肚明,父皇的身子恐怕拖不了太久。他这一去,大哥顺理成章登基,一切将无可挽回。

        毫无疑问,一朝天子一朝臣,到那时候,赵匡明这边的势力将会遭受到狂风暴雨般的打击,稍不小心,甚至会被连根拔起。

        所以,不仅仅为自己,也为了跟随的人,他都必须有所动作才行。

        第一步,当拉拢人心,尤其是拉拢贤良之才,为重中之重。

        这也是他极为器重叶君生的一大原因。从顾学政、李逸风等人的点评反馈之上,他们对于叶君生都极为看好,不乏溢美赞誉之词。可以说,相当罕见。

        另一方面,叶君生的表现可圈可点。才华早毋庸置疑,所需证明的,只剩下朝政上的头角。

        乡试,将是第一步。

        可以说,科举考试,属于书面上的政治,管中窥豹,足见一斑。

        那么,今届乡试,叶君生能否杀出重围,金榜题名?以及,直接拔得头魁,考中解元?

        本届乡试,堪称数十年难得一见。天下士子云集,才子如云,盛况隆重。在这般情况下,要想取得上佳成绩,尤为困难。

        再说了,场外因素不断。大哥那边,出奇的针对叶君生,屡屡下手脚。由此看出,忌惮之意尽显无遗。

        堂堂太子殿下,如此大手笔地对付一名毫无背景的秀才,说出去,未免不可思议。

        那边认为叶君生是己方的人,不足为奇。但光凭这一点,不足以至斯。肯定还有特别的原因,最大的可能性便着落在妹妹赵峨眉身上。

        说来也是,在状元楼上,赵峨眉一反常态地专门去帮叶君生解围,相当不符合其一贯清冷的性子。

        罢了,不想那些,只要确定叶君生会站在自己这边便足够了。只要此子大放光彩,闯过乡试、会试、殿试,日后前程不可限量。

        或许,正因为忌讳于此,大哥方面要直接将叶君生扼杀,致使他胎死腹中吧。

        “哼,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眼眸掠过一缕精光。

        太子有人有计谋,他也有,针锋相对,该出手便出手。

        压过这番念头,他心血来潮,取出一副画轴来。打开,笔墨湛然,正是叶君生所作的《白眼望青天》。

        此画,逆当今画坛之风,笔走偏锋,状甚古怪。然而赵匡明心有城府,斟酌后却明白了画中的寓意。

        聪明人,叶君生果然是个聪明人。

        那么,就拭目以待,看最后乡试公榜结果吧。

        平步青云,而或潜龙在渊,尽在旦夕之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