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七章:等待

第两百九十七章:等待

        (上一章该是296才对,写错了,抱歉。)

        乡试完毕,所有考生的试卷都被密封好,送入礼部,由相关负责的官员进行批卷、审核。

        在天华朝,科举制度极为严谨、严格,各个流程功夫都布置到位,鲜有作弊的空子可钻。

        考生的试卷,姓名之类可昭示身份的信息,全部封住,审阅官无从得知。而倘若卷子上做了记号什么的,便属于“卷面不洁”,对于成绩影响很大。

        礼部衙门,一处由重兵把守的院落,里面便属于阅卷处。

        中午,骄阳似火,秋老虎热气逼人。

        礼部尚书楚云羽身穿官袍,神色威严地从外来走进来。作为礼部的最高领导者,他全面负责乡试各种事宜。当然,乡试非同小可,他也不可能做到一手遮天。主考官之类的重要人选,必须经过殿堂上的讨论,然后由皇帝甄选定夺。

        作为二品大员,楚云羽的权力不可谓不大。来到礼部后,诸多官员见到,立刻恭敬行礼。

        他只是微一点头,不苟言笑。

        说实话,楚云羽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刚不久,太子殿下大发脾气,把他叫去训了一顿。

        对于赵匡启的怒火,楚云羽心知肚明。不外乎在乡试上,没有把叶君生搞下来。

        还真是棘手呀。

        想到那个可恨的家伙,楚云羽就不禁咬牙切齿:从冀州到京城,对方一直阴魂不散。更诡异的是,明明只一个书生,缘何三番几次痛下杀手,都毫发无伤?

        这是楚云羽最感到无力的地方。

        感觉不可思议,就像叶君生开了外挂。顶了光环,刀枪不入……神仙似的。

        神仙?

        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神仙啊。

        楚云羽却不信,道释会些神通术法,他清楚明白,但距离传说中的那种高高在山,无所不能的神仙,就相差得远了。

        问题在于,叶君生是个读书人。读书人跟术士之流,向来风马牛不相及。一言以蔽之:敬鬼神而远之。

        考场上,楚云羽倒想安排些手脚,做掉叶君生,可惜找不到机会。监考实在太严,贸然行动。风险很大。一不小心,还会牵扯到自己身上,惹火烧身,甚至会动摇到太子的地位。

        要知道,叶君生并非普通士子,他身后站着二王爷。这个平时一贯标榜寄情山水,淡泊宁静的王爷。绝非善茬。他只是以退为进,等待一个机会罢了。

        再说了,一向神秘的九公主,也很欣赏叶君生。为了他。甚至直接闯上状元楼,破坏掉赵匡启的布局。

        所以太子很恼怒,价值千金的玉都摔了两块。

        对于太子发脾气,楚云羽不以为意。或者说,他早司空见惯——虽然近期来。赵匡启暴怒的次数确实多了很多,有点反常。不过也能理解,诸事不顺,不火才怪。

        那么,如今进入到至关重要的审核阶段了。数以百计的士子考生,他们的前途命运,将要诞生结果。这其中,叶君生成绩会如何?

        太子的意思,是看能否洞悉叶君生的卷子,直接废掉。

        这个办法,瞒天过海,最为保险。做好了,根本没有把柄存在。唯一的问题在于,如何能判断出哪一张的卷子是叶君生的?

        而且,楚云羽虽然统辖全局,但他并非主持批阅的人。故而在此环节上,必须还要找人才行。

        毕竟当批卷结果出来,中举的卷子又会被密封住,等最后统一公布结果。到那时,木已成舟,为时晚矣。

        虽然叶君生未必能中,即使中,更未必能成绩优异,夺标解元。但未雨绸缪,必须做到胎死腹中,才会放心。

        死,叶君生必须死!

        就算没有真凭实据,可楚云羽就一口咬定,楚三郎的死和叶君生有莫大的关系。

        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子之痛,甚至都要超过了对太子殿下的忠心。更不用说,两者目标相同,自该不遗余力。

        “叶君生的书法,我已网罗了六份,仔细研究过,如何运笔,如何折转,具体的笔迹风格早了然于胸。凭这一点,只要看到叶君生的卷子,就一定能辨认出来,那就好做事了……”

        脑海掠过隐晦的念头,楚云羽走进房子中,背负双手,进行惯例的巡察。

        ……

        在妹妹口中,叶君生到底没有得到关于赵峨眉的什么明显讯息,唯有悻悻然作罢,转口问关于《灵狐图》的事。

        叶君眉眼眸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古怪之色,回答道:“具体情形我不是很清楚,《灵狐图》与我的魂神融合,传递了一些信息,就像一个梦……嗯,和以前我跟你所说的那个梦,恶狼追白狐,书生救狐的,一模一样。”

        叶君生听着连连点头,这个他记忆犹新。

        那么,串联起来,还是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灵狐图》的来历等等,皆无从得知,好生遗憾。

        谈过话后,各自忙活。

        日子,仿佛又回到从前,平淡而有规律。

        叶君眉负责家务,以及修炼功课,还有就是写剧本——《红娘传》出乎意料的大获成功,杂剧团那边已经开始大规模的到处演出了。大致情况,和后世的“巡演”有得一比。

        反响好,老张头无话可说,转而信服,态度殷切。而西门二公子他们一对新婚夫妇,也大力推进杂剧事务,加大了投资。另一方面,则督促叶君眉能早点拿出第二个本子来。

        叶君眉相当有成就感,赶稿那叫一个勤奋,每天能写两千字。

        每当妹妹拿着稿子来给叶君生看,挺着鼓鼓的胸脯,一副等待赞赏的傲娇状,叶君生就很想说:给哥一台电脑,我日更一万!

        咳,想想而已。

        今时不同往日,叶君眉每天写两千,字字端正,故事精彩,真不容易了。相对大部分的读书人,绝对称得上是高产。

        期间李逸风和黄元启时常登门走动,两老也不返回冀州了。据说二王爷那边有安排,准备让他们出仕当官。

        人逢喜事精神爽,两老笑眯眯的,红光满面。

        叶君生几乎怀疑他们去宜春楼了。

        京城内,进京赶考的士子考生基本也全留下来,每一个都在等待,等待揭榜的那一天到来。

        这一天,并不用等太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