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五章:白眼

第两百九十五章:白眼

        宣纸洁白无瑕,很快,叶君生醮墨落笔。

        赵匡明在一边饶有兴趣地仔细看着——关于叶大才子在扬州竞赛之上,短短一刻钟时间,双手执数笔,双管齐下,画出那气势磅礴的《庐山图》之事,坊间早传得神乎其神,非常了得。

        当其时,才子竞赛的书法丹青作品,公榜之后,由评委那边全部收回去,封贴好,然后携带回京,交给华明帝审阅。

        这个审阅,基本属于走过场的。

        众所周知,华明帝不好文艺,偏重实事。

        不过拿到众才子的作品后,圣上还是附庸风雅地命人专门找一个地方,把所有作品陈设出来,以供给一班文武大臣观看。

        毫无疑问,叶君生的定鼎之作受到一致好评。只是不少大臣对于叶君生不第一时间进京面圣谢恩,反而“失心疯”地跑出海去,深感忿怒。连番上书,要求圣上开金口,免掉叶君生的第一才子光环。

        然而华明帝只一笑置之,并未追究,好生令人费解。

        无论如何,作品是真实的,不会扯淡。

        那时候赵匡明曾专门去观看叶君生的《庐山图》,他并不相信市井传闻,什么指间夹笔、什么双手作画,什么下笔如飞,这有可能吗?

        才子见得多,出口成章,下马成诗,诸如此类,倒还比较靠谱——才子竞赛的丹青诗词单元难度更大,别忘了,除了画画之外,还有一首脍炙人口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呢。

        单凭这两句,便足以气压全场。

        诗词,或可以早就想好,打好腹稿。可偌大一幅画,一笔一墨,根本不能偷工减料,怎么可能用这般的方式来画出来?

        怀着好奇的心态去看画,看完画后,二王爷却默然了。

        可以很分明地看得出,从笔法,功力的角度来看,《庐山图》颇有瑕疵。不少连笔处显得潦草,甚至可以说是轻浮。

        由此可见,叶君生作画时的情况,确实很急促,状态不好。这便印证了一刻钟画就丹青巨幅的说法。

        真是有些不敢想象。

        时间迫切,或者可以完成作品,但这样的作品竟能问鼎第一,这就万中无一了。

        《庐山图》,细微有遗憾,然后从整幅丹青来看,却显得山水跃然,气势逼人。就连存在的不足,都似乎转化为优点了。

        再配上七绝,配上李逸风亲手铭刻的鸡血石印章,浑然一体,令人一看,无话可说。

        自古竞试比赛类,罕有好作品出世,这是惯例。然而叶君生的出现,却屡屡打破这一说法。

        因此,赵匡明一直想找个机会,亲眼看看叶君生是怎么作画的。是否真如传闻的那样,两只手,竟能挥动好几支笔来泼墨作画。

        眼下看时,叶君生却中规中矩,右手执笔,醮墨挥洒。

        速度,委实不满。想都不用想的,唰唰唰,简直快过抄书。

        只是没有目睹到传闻的一幕,不知怎地,赵匡明有些怏怏。

        过不多久,丹青墨就,略微凉一凉,墨汁干得几分。

        赵匡明等人便凑上来看。

        叶君生画的是小幅,写意,落笔寥寥。枯涸的池塘、残破的荷藕,池塘边摆一方青石,石头尖上立着一只鸟儿。

        鸟儿仰着头,仰视苍穹。最让人过目难忘的是,此鸟的眼珠子居然是白的。

        白眼看青天!

        这个……

        李逸风和黄元启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色中的疑惑,以及纳闷。

        整一幅画,意境萧索,给人萧瑟之感。鸟儿白眼望青天,很突兀。无论格局背景,以及事物,本都不该入画的。

        但叶君生画了。

        用意何在?

        以画中小鸟自喻吗?

        暗示时局貌似繁荣,实则枯萎?

        好小子,端是让人不放心啊。若是二王爷发怒,那就不可收拾。

        赵匡明静静地看着,现出思索的神情来。忽而,他抬头开口:“君生,此画画法,当真别开生面。”

        叶君生微笑道:“若王爷喜欢,还请笑纳。”

        “我会的。”

        四目相对,俱是一笑。

        无事发生,李逸风与黄元启都放下心来。固然二王爷为人随和,亲切,但作为帝王子弟,有哪个是能随便敲点的?

        随后,又坐了一会,叶君生起身告辞。

        二王爷本来要让马车相送,可叶君生婉拒了,一个人出府而去。

        至于李黄二老,被留了下来,有事情洽谈。

        却说叶君生,大步而行,要快些回四合院找叶君眉,好生了解关于《灵狐图》的奥秘。

        回到家门口时,却发现门是从外面锁着的。

        怎么回事?

        叶君生心怀疑窦,开锁进门,叫唤叶君眉不应。入得厅中,发现桌面上用杯子压着一张便笺。

        字体秀丽,自是出自叶君眉之手:

        “哥哥,我跟赵姐姐出去一趟,很快回来,不用担心。”

        赵姐姐?赵峨眉?

        叶君生迟疑了一下:他不明白赵峨眉为何会来找叶君眉,倒不是担心对妹妹不利,而是另有疑窦。

        以对赵峨眉的了解,她应该不会害妹妹。话说回来,妹妹和赵峨眉,几乎没有什么认识呀。

        不行,得出去找一找。

        不过京城那么大,去哪儿找?

        此地不同别处,术法神通难以施展,想快速找到一个人,非常困难。

        正左右为难间,听见院门开动,有笑语盈盈。赶紧跑出去一看,可不是妹妹回来了吗?

        至于赵峨眉,却不见人影。

        叶君生问:“君眉,这是怎么回事?”

        叶君眉道:“呃,赵姐姐登门,说要找我出去走走,说说话。”

        “嗯,都说了些什么?”

        叶大秀才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前不久时,他才刚开口叫赵峨眉留下来。不过半天功夫,对方便约谈妹妹,啥意思。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没听到叶君眉都开口叫“赵姐姐”了吗?

        所以从她嘴里,打探些口风,非常有必要。

        不料叶君眉道:“没说什么,都是闲话。嗯,最后她叮嘱哥哥你要勤读诗书,好好准备下面的会试呢。”

        就完了。

        叶君生好不郁闷,相比明年开春的会试,还是先等乡试出榜吧。

        屈指一算,时间相当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