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五章 :宴请

第两百九十五章 :宴请

        “现在就去吗?”

        叶君生有点不大情愿。

        李逸风很无语,他活了大半辈子,阅人无数,自认洞悉人心。然而在叶君生面前,以往所有的阅历经验似乎都毫无用武之地,根本没有判断正确的时候。

        叶君生有才,无可否认。最为另类的当属他的性格,以及想法,很难猜得透,捕捉得到。非狂、非君子、非小人,更非二愣子。

        饶是李逸风和黄元启两个“老一辈”,也吃瘪得很,束手无策。

        干咳一声,黄元启慢慢道:“君生,二王爷很欣赏你的才华,特地在王府中设宴,要请你过去。嗯,他正等着呢。”

        “哥哥,你去吧,正事要紧。”

        叶君眉走出来了。

        微一沉吟,叶君生道:“那好……君眉,在家要注意些。”

        少女重重地“嗯”了声,依身在门边上,含着笑,犹如一朵娇媚不可方物的花儿。

        妹妹,真是长成了……

        要知道,在天华朝,女子十四十五嫁人生子的比比皆是,而叶君眉已经十七岁了,正是最为娇艳的时刻。

        抛开些杂念,叶君生随着李黄二老出去。门外却早备好了一辆马车,三人上了车,坐好,马车便辚辚而行。

        李逸风忽问:“君生,在状元,太子殿下可曾为难与你?”

        叶君生淡然笑道:“如果为难的话,我就不会那么顺利回家了。”

        黄元启搔搔花白的头发:“可不对呀,他没道理如此好说话。”

        叶君生道:“那倒是。不过我有贵人帮忙,却免去许多麻烦。”

        “贵人?”

        李黄二老异口同声。四道眼光好奇地瞧着叶君生。

        “京城小龙女,九公主殿下。”

        “哦。原来是她。”

        两老同时呼一口气,面面相觑,神情变得欣悦起来。他们并不清楚为何叶君生会和赵峨眉搭上关系,这般事宜除非当事人主动开口讲,否则别的人就不该多嘴问,很容易触犯忌讳。

        他们乃是长辈,自然知晓个中道理。

        难道是二王爷那边的手笔?可不对,如果是的话,之前二王爷就不会如此焦虑了……

        李逸风满怀疑窦。

        但无论如何。身份超然的赵峨眉愿意替叶君生出头,无疑是大大的利好消息。当前二王爷身份尴尬,许多事情不宜出面。可赵峨眉不同,她才不管这些权位斗争。而别的世俗关系,又难以束缚住她。

        黄元启叹了口气:“我想,九公主应该也很欣赏君生你的才华,故而为你出头。呵呵,怪不得君生如此淡定。”

        他这一说,李逸风顿时也想通了:这个可能性确实是最大的。记得当初冀州中秋诗会,叶君生的头魁之名便是赵峨眉亲口钦定的。

        揭过此层,所有的因果就相当好理解了。

        叶君生也不分辨,二老心目中得了站得住脚的解释理由。最好不过。

        约莫一盏茶时间,马车停住。

        三人下马。

        叶君生抬头一看,见到此处一座宅子。虽然规模不小,但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二王爷赵匡明的府邸,应该属于别院之类的存在。

        说来也是。骨节眼时,赵匡明若在府邸大开排场宴请叶君生。风声传出去的话,未免瓜田李下,招人忌恨。一个不好,还会使得一班御史大夫上书弹劾,影响就不好了。

        别院门户清新儒雅,没有石狮子大红灯笼之类,木门。门额上挂个牌匾,《清苑》。门两边,各一副楹联。

        “淡泊何所以,宁静自居安。”

        叶君生看了一眼,见到上面的字中规中矩,不像出自什么大家之手,平得很。想来,该是二王爷的墨宝。至于对子的意思,恐怕更多的是门面工夫,不泄半点城府,意义不大。

        无需通报,三人进去畅通无阻。转过三道走廊,很快就来到主厅之上。

        “呵呵,今早有喜鹊鸣枝头,果然有喜。”

        刚迈进门口,便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

        叶君生忍住笑:这古人说话,果然不靠谱,场面讲究得过分。礼节如一,说个话,都要往礼套上讲。嘴里不挂个“喜鹊报喜”,又或者蓬荜生辉之类,那便是失礼了。

        这一套,下至寻常士子,上至权贵人家,都适用。就看客人的身份地位,然后套词。

        就见到身穿便衣的二王爷赵匡明亲自迎了出来。

        李逸风和黄元启慌忙见礼,连称不敢。他们属于二王爷阵营,和顾惜朝一道。严格地说,都称得上是赵匡明的下属了。在这种场合下,自是不敢托大。

        叶君生却不同,虽然太子那边咬死他是二王爷的人。可自家知自家事,他并不喜欢卷入朝政倾轧的乱流中去。只是目前状况,明哲保身亦非好选择。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来见赵匡明。

        他有他的选择。

        一如往常,不亢不卑地拱手作礼:“小生叶君生,见过王爷。”

        李逸风和黄元启看见他风淡云轻的模样,早司空见惯,不再惊讶了。

        话说,叶君生连太子的面子都不给,在二王爷面前保持姿态,也很正常。换了普通士子,可能早“哎哎呀呀”,结巴掉。

        无它,一般读书人有求于人,所要仰仗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宦场叵测,自古便有“不成派系不成官”的说法,必须站队。想要独自清高,那就别想当官。而对于大部分的基层来说,太子、王爷这些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根本走不通门路。

        叶君生淡定,源于他的特殊身份,一言以蔽之,他并不需要求爷爷求奶奶地走关系,腰板子当然比较直了。

        一番寒暄,席间赵匡明说起当日路过冀州,在独酌斋购买书帖之事。李黄二老不由唏嘘不已。

        当其时,叶君生不过初出茅庐,声名不显。他们还是看在二王爷的面子上,才会争相购买叶君生的字。那时候,还觉得叶君生姜太公钓鱼,漫天开价呢。

        时过境迁,如今那些字帖,虽然不是盖着叶君生的印章,可行情水涨船高,价格也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至于各大州府坊间,叶君生的书法丹青赝品满天飞,一批接着一批的。

        喝完茶后开宴席,期间说的都是闲话。二王爷谈笑风生,不提敏感话题。

        饭后,吃罢水果,他开口请叶君生画一幅丹青。

        叶君生答应下来,边上立刻有人端来上佳的文房四宝。

        李黄二老,皆伸长脖子来看,不知叶君生如何着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