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三章:情劫

第两百九十三章:情劫

        谈话陷入僵局,气氛为之凝滞,站在不远处的几名便衣侍卫甚至伸手摸向了鼓鼓的腰间。只待赵匡启一声令下,便会剑及履及,一举将叶君生拿下,乃至于当场格杀。

        叶君生坐着,不动如山,目光清明。

        对面赵匡启的神情差不多,至于心内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揣测得到的。

        天生帝王家,自由学习帝王术。最为关键的一点便是,要胸有城府,不能轻易被别人猜到自己在想什么。

        显然,赵匡启已学到几分火候。外人评论他的喜怒无常,恰恰属于一种表现。

        砰!

        猛地楼下传来异响,有重物坠地的声音。随即“哎哟”一阵叫唤,好像有人受伤了。

        蹬蹬噔。

        很快,脚步急促地一人走了上来。

        长发如瀑,白衣飘飘,做男装打扮,更显得英姿傲然,正是京城小龙女赵峨眉。

        看守楼梯的侍卫却不认识她,想出手阻拦,不料一照面便被放倒,动弹不得。

        身在京师,诸多神通术法难以使用,可赵峨眉本身的武艺登峰造极,那两名侍卫根本不够看。

        叶君生本以为来得会是二王爷,没想到却是赵峨眉。心头不由自主掠过前些时日在城外,受神通迷惑,南柯一梦里所产生的种种。

        梦由心生,由此可知,入局的除了他之外,女主角不可或缺,赵峨眉肯定也是全力以赴配合着了。

        所谓“配合”,自是敞开胸怀,真情流露。唯如此,才能把梦境营造得极为逼真。毫无破绽。

        否则,又怎么能困得住叶君生好几天?

        而最后,破绽正是由赵峨眉主动表现出来的。她既然设局,事到临头为何又主动破局,让叶君生醒来?

        叶君生不是笨人,不是木头石头,心中早有答案。

        赵峨眉闯上楼来,登时把周围的侍卫都惊动,纷纷兵刃在手。吆喝着,冲来保护赵匡启。

        赵匡启忽地一举手,示意不必紧张:“九妹,你怎么来了?”

        “想来,就来呗。”

        赵峨眉难得地显露出一种女子的赖皮心性。大喇喇走到桌子前,坐下来。

        赵匡启眉头一皱:和叶君生一样,他原认为,来得应当是老二赵匡明才对。赵峨眉的出现,顿时打乱了计划。本来预备好的一些手段,再也用不出来了。

        在京城,在父皇心目中。九妹一直都是超然的存在。看似置身事外,仙凡有别。实则影响力无处不在,不容侵犯。

        “早听说九妹很喜欢这姓叶的写的诗词,如今一看。果然。”

        赵匡启暗暗想着,一股恼意泼喇喇涌上心头。

        赵峨眉的性子,向来淡泊,不多问世事。自从上了峨眉山。十余年来,连京城都少回。

        不过回来一趟。都非同小可。

        上一次,救了华明帝一命,同时等于咔嚓掉赵匡启提前登基的野心;这一次,滞留更久,看样子,竟似是为了叶君生。

        难不成,妹妹居然动了凡心?

        想到这个可能性,赵匡启悚然一凛。但很快他就自我否定了:不靠谱。要知道自家九妹可不是寻常女子,自幼修炼,心境如镜,容不下半粒尘埃。哪怕叶君生的诗词写出花来,都不可能俘虏赵峨眉的芳心。

        说实话,他也绝不愿意事态朝着这一方面发展。本来赵峨眉与赵匡明就走得比较近,再加上叶君生这一条线的话,麻烦就大了。

        “大哥,我有事找叶君生,你没意见吧。”

        赵峨眉淡然开口。

        赵匡启干笑一声:“我怎么会有意见?九妹,你来得刚好,愚兄记起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正要回宫去呢。”

        说着,起身,率领一群侍卫下楼而去,走得倒干脆。

        他们走后,这状元楼三楼顿时变得空旷而且清静起来。

        赵峨眉看了叶君生一眼:“叶才子,果然有胆色,单身赴会,面不改色。”

        叶君生如何听不出其中的弦外之音,默然不吭声。彼此的关系,颇有些古怪,一时间,就连他都不知该如何相处。

        赵峨眉幽幽一叹,忽而一咬牙,道:“叶君生,是否有些话,一定要我说出来,你才会正面回答?”

        叶君生叹道:“你我,本就不同世界。”

        “是啊,道不同,不相为谋。就算彼此相隔顾盼,回眸千百回,可到了最后,始终会失之交臂。”

        赵峨眉怅然不已。

        叶君生吟道:“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赵峨眉身子一颤,刹那间,竟心乱如麻:冤孽,真是冤孽。十多年清修问道,竟抵不过几句风花雪月。师傅,情劫真得那么没理由,那么难度过吗?

        “我,要走了。”

        过了半响,赵峨眉觉得自己不该继续与叶君生独处。

        望着她有些慌乱的背影,叶君生忽地大声叫道:“赵姑娘,以前你曾三番几次问我,愿不愿意跟你走。但现在,小生斗胆问一句:有机会的话,你是否愿意留下来?”

        身形顿了一顿,可赵峨眉并没有回头。反而脚步加快,近乎冲的姿态。蹬蹬噔,又下楼而去了。

        叶君生摸了摸下巴。

        “淫荡,老爷你这样子好淫荡呀!”

        猪妖的声音,非常不合时宜。

        叶君生吓了一跳,才发现登楼之前开了阵法禁制,倒让乾坤空间里的猪牛二妖做了现场观众。

        大圣一牛蹄踢在猪妖肥硕的屁股之上:“夯货,猪嘴里吐不出象牙。人家老爷这是情真意切,冰山皆为之融化。”

        猪妖忙道:“正是正是,嘿嘿,这小娘子可不比小老爷差,与老爷你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必须拿下。”

        叶君生哭笑不得。

        这时大圣嚷嚷道:“老爷,小老爷似乎要醒过来了。”

        “真得?”

        叶君生喜出望外,把赵峨眉的事情搁置一边去:谢天谢地,妹妹要醒过来了。这段时日,可真担心得不得了。

        然而酒楼非久留之地,得回家去,再做计较。

        叶君生立刻动身,下楼,脚步匆匆地回到自家四合院。为了避免打扰,关门闭户。

        进入内室,这才开启空间,把睡美人似的叶君眉摄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