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二章:招安

第两百九十二章:招安

        上到三楼,见四下空荡,了无食客。而每隔一段地方,便站立着身形彪悍的便衣侍卫,目光精锐地观察周围动静。叶君生出现在楼上,大部分的目光立刻落在他身上,咄咄逼人,极为警戒。

        叶君生眉毛一挑,第一时间便看到了那个坐在中间木桌边上的人。

        这人年约三旬,国字脸,留着三缕短须,相貌清雅。加上身穿一袭白袍,看上去,倒像个儒生。

        然而叶君生知道,对方正是当今天华朝的太子殿下,东宫之主,未来的帝国继承者。

        坊间多有传闻,说道太子喜怒无常,性格暴虐,好女色,爱杀生,绝非明君之选。

        然而传闻就是传闻,难以影响到政局的大方面运作。至少,华明帝没有任何罢黜太子的意思。当初圣体病重之际,便全权让太子把持朝政,算是提前过一把皇帝瘾了。

        只可惜,后来的事情未尽如人意……

        想到此事,赵匡启就感到很不舒服。

        他坐在宽大的木桌子后面,正在闭目沉思,听见脚步声,霍然睁开一双凤眼,望着走来的叶君生。

        好一个天下第一才子,眉清目秀,无须,年轻得过分。

        赵匡启生在帝王家,天生起点优越无比,不知见识过多少才俊。不过眼下第一眼看到叶君生,都不禁心生讶然。若非事实确凿,实在不敢相信,此子能写出大气磅礴的《念奴娇》、能写出旷达深透的《水调歌头》、能写出耐人寻味的《青玉案》、以及,那一首婉约动人的《临江仙》来。

        一首首,俱是脍炙人口的佳作,传遍大江南北,一时纸贵。

        若说文坛是最为讲究资历的所在。那么叶君生横空出世,简直颠覆所有。再加上一举夺得“天下第一才子”的名头光环,更增势头。风头之劲,甚至要远超过当年太白进京,一首《蜀道难》让贺知章惊为“谪仙”的典故。

        再联想到楚云羽三番几次派遣得力人手,都无法将其除掉,此子,果然不简单呀。

        有微微的寒芒在眸子里掠过,很快隐匿不见。

        赵匡启站起来。呵呵一笑:“叶大才子,你终于来了,让我等得好生心焦。”

        笑容洋溢,热情张扬,仿佛欢迎老朋友一般。

        叶君生拱手作礼:“见过殿下。”

        赵匡启一摆手:“本宫出门在外。微服而行,不必多礼。如不嫌弃,你我以士林礼相见如何?”

        所谓士林礼,便是文坛上的一套,称兄道弟,表字相称。

        叶君生道:“小生不敢……未知殿下邀小生来,有何吩咐?”

        不亢不卑。滴水不漏。

        赵匡启不以为意:“无它,闻君生名久矣,特意一叙罢了。请,请坐。”

        木桌上。一尘不染,被打理得极为整洁。上面摆放着的,除了旁边一副精致茶具之外,就是文房四宝。

        看样子。似乎太子刚刚提笔铺卷,醮墨提书过一番。

        果然。一副中幅字帖,端端正正摆在他身前处。想必已成书一会了,上面的墨汁早就干透。

        觉察到了叶君生的目光,赵匡启干脆把字帖捻起来,笑道:“君生,你看本宫字如何?”

        字帖笔墨纵横,写的是一首词。

        叶君生只看一眼,即刻便知道对方摹写的正是自己昔日之作。直接撇开词句,见那字是一手狂草,有很深的草圣痕迹。其中却写出了个人意蕴,狂放不羁,足以称得上是一首好字。

        赵匡启贵为太子,自幼学习无数,有鸿儒帝师。无论文章经义,而或丹青字法,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殿下草书,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有狂放之风,相当不错。”

        听到他的点评,赵匡启笑道:“这一首词,正是君生旧作。当时传到京师,我无意间闻悉,便好生欢喜。”

        说到这里,径直朗声念道:“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才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余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啧啧,君生此作,看似直白,实则直抒胸臆,怀抱远大。若本宫没有记错,这词乃是你在冀州所作。看来,那时候君生对于天下第一才子竞赛,便很有想法了。既感怀身世,又寄望将来。”

        赵匡启微微道来,还真像是在进行诗词鉴赏。

        这一首《临江仙》确实是当初在冀州,叶君生写来,送给黄元启的。

        当其时,李逸风早一步得到了《难得糊涂贴》,黄元启眼巴巴也要一幅字,于是叶君生便写了这一首词。

        时过境迁,此词也和他别的词作一样,传了开来。

        太子殿下当着自己的面,侃侃而谈诗词,叶大秀才表示有点困惑。一时间捉摸不透,干脆保持默然。

        赵匡启瞥了他一眼,继续道:“我还很喜欢君生的另一幅字,叫《难得糊涂贴》。难得糊涂,四字道尽沧桑,藏尽机锋。君生才华之全面,实在惊人。”

        话说到这份上了,叶君生不得不道:“谢殿下赞赏,小生愧不敢当。”

        赵匡启拍案而起:“实至名归,有何不敢当?君生,本宫就开门见山吧,我非常欣赏你的才华,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过来帮我?当今圣上龙体欠安,本宫要从旁协助,经营许多事务,头疼着呢。”

        戏肉来了,和先前猜测的八九不离十:招安。

        叶君生回答:“太子盛情,实在令小生感动。不过今日乡试刚刚完结,结果未明,说这些,言之甚早。”

        赵匡启叹了口气:“君生以乡试推诿,本宫很失望。我想再问一次,你真不愿意帮我?”

        叶君生处之泰然:“请恕我无能为力。”

        “好、好、好!”

        赵匡启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神色一变,目光森然。

        在一瞬间,叶君生心头猛地一跳,觉得像是被一头绝世凶兽盯上了一样,隐隐地,其中居然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相当熟悉,像是以前彼此有过刻骨铭心般的交锋。

        这是怎么回事?

        他抬头对视,想把握真切点,可模糊的感觉一闪而逝,再无从捉摸。

        桌子对面,太子气势徒然变换,深沉默然。

        酒楼上,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