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八章:牵动

第两百八十八章:牵动

        乡试第一天,忽忽而过。

        第二天,当朝阳初升,不少士子考生已然醒觉过来。粗粗用送来的清水洗漱完毕,吃过早餐,赶紧埋首苦思,继续未完的题目。

        七道题,每一道所需求的字数不多。然而天下间,最难做的便是命题文章。尤其是在这事关重大的考场上,每一个字,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才会下笔。

        思考、运笔、小心谨慎,保持卷面整洁,诸多因素合在一块,耗时耗力。加上睡眠以及饮食上的不足,每一届乡试,都会有士子支撑不住,半途倒下而被送出去的。

        叶君生同样醒来得早,习惯了,每一天都这般度过,其实和乡试与否关系不大。

        处理完毕些琐事,开始执笔,继续答题——

        “天命之谓性,天命何为?”

        这是第六道题目。

        “天命之谓性”,此言出自《中庸》,后面还有两句“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大概意思是说天生本性,而本性不该放纵,而要用道来约束。用什么道呢,当然便是儒教了。

        这三句,最大的争议在于最后一个“教”字。

        后世学者,大多认定“教”为儒教,然而文言文之类,字面往往存在许多种解释,而且每种解释都言之有理。若把“教”,理解为“教学”之类,却更有道理。

        圣贤有语“有教无类”,在中心思想上两者其实相当契合。

        众所周知。后世理学大兴,“存天理,灭人欲”。却是死板无比的教条主义,经常矫枉过正,引申古书经义。

        叶君生略一思索,有了头绪,奋笔疾飞,约莫一刻钟时间,一篇八百字文章写就。

        写文章。往往怕短不怕长。要做到言简意赅,才是最难的。

        当然啦,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产生长篇来,散文也好。经义也好,千字篇幅为衡量标准。若有人洋洋洒洒写几万字的文章,根本不会被认可。

        秦汉骈文古赋,讲究对偶工整,堆砌辞藻,满篇之乎者也,空洞无物。却是开了行文灌水之先河。

        不过这一点,在考场上行不通。

        叶君生一气呵成,接连把剩下的题目全部做完了。端坐着,搓了搓手。紧一紧面色,趁还有时间,将七篇文章逐一审阅,看有没有纰漏之类。

        时间一点点过去。确凿无疑后,他松一口气。把文章叠好。还没有到时间,于是闭目养神。

        第一场的考核时间到了,有执事下来收取文章卷子。

        整个考场,非常寂静,只有执事官员走动的声响,以及纸张翻动的细音。一众士子考生,乖乖交卷,一声不敢吭。

        在考场内喧哗,扰乱秩序,那可触犯了律令,立刻会被负责秩序的官兵轰出场外。

        规定休息时间过后,主考官宣布第二场考试开始。

        第二场,试论一道、判语五条、诏诰表三者任选一条,总共又是七道题目。

        这一场,考核的是政务水平,和公文写作能力了。

        可以说,比起第一场,第二场的要求相对简单。毕竟套路化得很,虽然也是命题,但很多东西考生早烂熟于心,一一填充上去即可。

        ……

        乡试三天,牵动天下无数人心。

        翰林街,楚府,书房。

        太子殿下微服出行,来找楚云羽密谈。

        “云羽,乡试第二天了,你有何看法?”

        楚云羽心里知道太子真正要问的是什么,不外乎叶君生的表现如何。然而事到如今,早脱离掌握之中,无计可施。

        叶君生人在贡院考场内,就算他再有权势,都难以干涉进入。

        沉吟半饷,苦笑道:“叶君生才华横溢,恐怕不好对付。”

        太子道:“童子试时,听闻他三试第一。”

        楚云羽恭敬回答:“不错,此子,端有些气运在身。”

        关于叶君生出身等一系列问题,他之前就派人调查清楚。尤其“书痴开窍”的说法,更具备传奇色彩。

        了解之后,楚云羽都有点挠头,联系到己方接连几次十拿九稳的出手,都被对方破解掉,玄之又玄。于是不由自主,便也相信起气运之说来。

        闻言,赵匡启面色阴沉得可怕。

        楚云羽忙道:“殿下,就算乡试让此子中举,可后面还有会试,殿试呢。可操作空间不小,我们还有机会。”

        赵匡启叹了口气:“如今他不过一介秀才,都屡屡对付不得,中了举人,恐怕更难了。”

        楚云羽道:“不管如何,他也没有三头六臂。”

        赵匡启摇摇头:“问题在于,叶君生不但属于老二阵营,他还深得九妹赏识。”

        楚云羽一惊:“九公主怎么会赏识他?难道他们认识?”

        “许多东西,我也不大清楚,就知道九妹很喜欢叶君生写的诗词。”

        楚云羽听见,作声不得。此事可完全颠覆了对九公主的认识理解呀,这一位京城小龙女,天之骄女,神仙般人物,怎么会喜欢上叶君生的诗词来……不对,记得九公主本身,也是相当喜欢舞文弄墨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若不修道,生就须眉之身,定然是不折不扣的大才子。

        如此,赵峨眉赏识叶君生就不足为奇了。

        怪不得殿下这般忌惮叶君生,谁都知道九公主与二王爷那边亲近。如果两者联手,赵匡启的太子位置可真是坐不稳呀。

        想通这一层,楚云羽当即跪拜在地,朗声道:“殿下,等乡试完结,老臣必当殚思极虑,为殿下除去此心腹大患。”

        赵匡启很满意他的表忠心,扶其起身:“云羽真乃吾之弘股,放心,朝野这边,我会替你一力承担。需要什么,尽管开口。他日本王登基,你便是第一功臣。”

        “谢殿下。”

        两人低声密谋起来。

        ……

        西山寺。

        臭和尚,黄梦笔等人登高远眺。黄梦笔身边一人,赫然便是向天笑。却是被调遣过来,汇报当日冀州之事。

        臭和尚双眸有精光,穿越千百里空间,凝视着京城上空,观望那气运云彩。

        一炷香后,他忽地跺足失声叫道:“文气霞光,环绕而拱,成龙虎之势,定然应在那叶君生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