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六章:开卷

第两百八十六章:开卷

        科举院,别名“贡院”,占地相当大。里面早布置好了格局,一排排的。每一排都相差无几,当中一条过道,左右两边则是一间挨着一间的号舍。

        根据统计,这号舍总数量达到了千间之多。

        后面还有各种其他用房上百间,连绵成一大片,形成辉煌的建筑群。就算在京师,都蔚然可观,属于地标般的存在。

        号舍门楣上,挂有相对应考生的名牌,士子们入场后,就得对号入座,端坐进狭小的号舍之中。

        乡试,为期三天。

        在这三天内,任何考生都不得离开号舍,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可以说,这科举考试,考得不仅仅是士子的才华,还有非同一般的耐心。

        不过天下读书人,能冲锋陷阵杀进乡试这一关的,哪一个不身经百考?诸多阵仗都见得多了。对于乡试的环境,也一早适应,并无不妥。

        叶君生应该是个例外,但他身为术士,静坐三天也不算啥。只是觉得,这古代的读书人,委实太狠了。

        都说青灯古佛,寂寞无限。读书人在未取得功名之前,所忍受的那一份孤寂未必就差了,甚至胜之。

        又联想到“悬梁刺股”之类的历史典故,诚不欺我也。

        也正因为如此,刻苦能使人心静,心静而致远。

        约莫半个时辰后,所有的士子考生都各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号舍,坐了进去。

        这一坐,立刻鸦雀无声,偌大的考场一片静谧。

        很快,有各色官员上场。主考、监事、巡察、提调执事等。一个个,身形昂藏。面色郑重,非常严肃。

        官员们各就各位,先有人照本宣科地念读条例纪律,念完之后,又有太监出场,宣读圣旨。

        这圣旨,是圣上特地写的。主题自是勉励各位考生士子,要认真写文章,发挥出水平云云。

        听完圣旨,一众士子无比慷慨激昂。士气振奋。

        前面各种流程走完,到正式开卷的时间,主考官便取出考题来。

        这考题。盖了朱印封条,严严实实密封好。此刻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开封取题。

        很快,四书义三道题目公布出来了。

        紧接着,是五经义四道的题目。

        两者一起。共要写七篇文章,一起组成了乡试第一天第一场的考试项目内容。

        七篇文章,每一篇最低字数三百,一般控制在千字以内,加起来,最低也得三四千字上下。并不算少。

        这年代的字精贵得很,加上用毛笔来写,更增加难度。绝不同后世。键盘敲动,莫说几千字,某些抽风手,一天两三万都毫无压力。

        题目公布,正式开始计时。

        不约而同地。所有的考生都开始对着题目冥思起来。

        先构思,后落笔。还会打一篇草稿,仔细推敲过没有问题后,才进行工工整整的抄写。在抄写过程中,书法要端正清晰,必须用楷书体,容不得半点含糊,如果笔尖抖了,溅出墨汁。毫无疑问,这一篇作废,需要重新抄过。

        如此,耗费的精力功夫相当折磨人,时间更是紧迫。

        第一天第一场,七篇文章,只要有一篇发挥失常,那么也就意味着出局,不可能再扳得回来了。

        取长补短之类的事情,在科举中几乎没有可能发生。

        考生们眉头紧锁,各具情态。负责巡察监督的官员则时不时在过道上走一趟,目光锐利地巡视着。

        “嗯?”

        这官员忽而看到一名考生居然没有动笔,而是径直躺在号舍的小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好家伙,这是什么来头?”

        其监考多年,阅人无数,什么样的考生都见过,可就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大早进入号舍,竟然睡起觉来。

        难道,是一个自暴自弃的家伙?

        可不对,即使毫无把握的考生,都会作答一番,碰碰运气,绝不可能一开考就自动放弃了的。这样的话,还不如不进场呢。

        又或者,此子倒霉生病了?

        大有可能。

        考生背负压力太大,经常会熬夜挑灯苦读,熬出病来的例子常有发生。

        病分大小轻重,普通伤风感冒,只能干耗着。如果实在支撑不住,可叫人送出去医治——当然,这一出去,就无法再回来继续考试的了。

        所以说这考试,真是如同“烧烤”,无论身体心理,皆备受煎熬。

        “叶君生,挺熟悉的名字。”

        官员看过号舍上的名讳,脑海灵光一闪,顿时想起来了:叶君生,不就是那个天下第一才子嘛。

        真没想到,此子刚进场就倒在床上睡觉,这是啥节奏?

        狂生?

        对了,他在扬州得了第一,却不来面圣,领取奖励牌匾。当其时就被不少人视为狂生,受到许多苛责。眼下一见,果然如此。

        所谓“狂生”,自古有之。行为癫狂张扬,愤世嫉俗,总会做出某些不被人理解的行径。

        比如,现在叶君生在考场上睡觉。

        或为自信,或为对抗,或为表现叛逆,不一而足。

        官员眉头一皱,不予理会,迈着步子离开,继续巡视。

        考生在号舍里睡觉,属于他们的自由。只要不鼻鼾,不干扰到别的考生,那么监考官员便无权干涉。

        爱咋滴咋滴,反正最后结果如何,也只有考生自己承担。

        叶君生确实在睡觉,不过与狂生无关。他的精神状态,真是疲倦不堪。

        ——被人设伏,动了手脚。导致南柯一梦,梦里经历无数,对于精神上的耗损相当不菲。换了普通人,只怕早瘫软如泥,连科举院都爬不来了。

        叶君生坚持入场,记录了七道考题。但他明白不宜此刻动笔,免得各种纰漏,反而欲速则不达。于是干脆和衣躺下来,先睡一觉,养精蓄锐再说。

        这一睡,便是一个多时辰。

        已是中午时分,考场有人挨个号舍送饭。

        声音把叶君生惊醒,他坐起身来,先领取了饭食。却粗陋得很,一罐清水,两张干烙饼。

        这般配送,亦有预防作弊的因素。简简单单,一目了然。

        吃一口饼,喝一口水,不用多久,便对付了一顿。

        叶君生吐一口气,神态端正起来,磨墨、执笔、开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