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四章:圣像

第两百八十四章:圣像

        科举院外有一个大场子,也幸亏这场子足够大,才能同时容纳这么多人。根据统计,今届参加乡试的士子考生,足有两百五十八人。至于其他,俱为家眷仆从之类。

        看他们脸上的神情,似乎比士子还要急切些。

        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皆损,息息相关,倒不足为奇。

        由此可见,陪考式大阵仗,自古有之。

        当然,也有不少远路而来的士子孤身只影,不过这一些,都衣装寒酸,出身寒门。

        “元启,这边。”

        李逸风叫起来。

        那边黄元启见到,快步而至,目光幽幽地盯着叶君生看,眼神十分渗人。不过乡试开考在即,为了避免影响他的心态,黄老生生忍住,不去苛责。反而挤出一脸笑容,叮嘱叶君生一番。

        “君生,二王爷那边对你亦极为关注看重,他本想亲自过来,见你一面,无奈耳目众多,却身不由己。待你考完,再请你到府上一叙。”

        叶君生知道他们都属于二王爷那边阵营,虽然自己一向不站队。可有些东西早烙上了印记,难以抹掉。

        “嗯,我会去的。”

        过了一会,两队身穿黄色甲胄的御林军盔甲鲜明地开过来,把守住科举院的大门。

        咿呀一响,大门徐徐打开。许多人手各司其职地开始忙活,准备迎接士子进场。

        考生入场,可不同于进城门。讲究的东西多着呢,最重要的一关,便是预防作弊,故而一定要搜查衣装,以及随带物品。

        这年头。考个试不容易。为了考好,跻身官途,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作弊的方式更是千奇百怪,防不胜防。

        李逸风忙道:“君生,快要进场了,你赶紧去那边拜过圣像。”

        广场右侧,设置有高坛。坛上,立一尊圣贤像。高一丈。用汉白玉雕成,雕工炉火纯青,使得雕像栩栩如生。

        圣贤高冠宽袍,背负双手,手中握有书卷。举目远眺。眉头略紧,仿佛正在忧患天下苍生。

        此像立在科举院前,不知多少岁月,起码都百年以上了。每一届乡试开考,士子进场前一定会在像前焚香祷告,希望圣贤保佑,自家高中。金榜题名,光耀回乡。

        叶君生做过去,自有李家小厮送上点燃着的三炷香。

        捻着香火,拱手俯身。作揖祷告。

        就在这一瞬间,叶君生霍然感觉到,高坛上的圣像仿佛活过来一般,浑身激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来。拂在身上。一如春风沐人。

        他暗自一惊。

        换了旁人,自然会以为是错觉。可叶君生不同。他深知某些玄奥:最大的可能是,这尊圣像屹立百年,经受无数人的香火祷告,乃至于开灵,具备了神一般的光环。

        什么是神?

        ——这个世界本没有神,可拜的人多了,便有了神。

        可见,神的本质就是民心民意所凝聚出来的存在。

        道家、释家、魔门都有神祗。那么读书人的神祗,便是古代圣贤。大家信奉的东西不同,可本质上却都是一样的。

        读书人,学派众多。其中最为人接受,以及从不怀疑地去学习的,学派祖师自然最容易成神。

        莫名地,叶君生精神一振,抖擞起来。

        环观别人,他们却没有如此感觉。

        这时候,有专职官员大声吆喝,维持秩序,让士子们排起队伍,正式开始进场了。

        挥手与李黄二老告别,叶君生排进队伍了,缓慢前进了十余步后,若有所觉,霍然回首张望——

        在一瞬间,他竟看到高坛上圣像的视线发生了转移,挪移过来,灼灼地关注着自己。

        这,不是幻觉,更不是错觉。

        在精神层面,属于非常真实的一次对视。

        穿越千百年,彼此相见。

        在叶君生眼中,圣贤彻底的活了过来,化身为一个须发雪白的老头子,看着自己,面露微笑。

        他忽地也笑了。

        ……

        乡试开考,京师百态纷呈。

        在一间并不起眼的酒楼中,厢房内。

        砰!

        摔杯盏的声音狂暴而粗鲁。

        店小二很想进去看个究竟,可房门外把守着两名彪形大汉,眼睛一瞪,煞气腾腾。

        小二被吓得不轻,赶紧一溜烟跑去禀告给掌柜知晓。

        掌柜低声道:“包房的大爷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你管那么多作甚,莫说摔杯盏,只要有钱给,拆了房间我们都要扮作不知。来福,招子放亮点,有些人,是我们不可能惹得起的。”

        小二闻言,一个劲点头,再不敢过去张望了。

        “楚云羽,你办的好差事!”

        厢房内,乔装出行的太子赵匡启咬牙切齿,非常愤怒。

        地上,楚云羽跪着,一声不敢出。他侍候殿下久已,从未见过对方发这么大的火气。

        一切的缘由,都在于“叶君生”。

        当初太子下死命令,让楚云羽下手,想尽一切办法,不准让叶君生参加乡试。

        楚云羽领命后,立刻派遣最得力的虎狼卫出马,要击杀叶君生。然而一大队虎狼卫,出去执行命令,便奇怪消失——消失的意思,应该就是被歼灭了。

        这让楚云羽大吃一惊,后面接连又派出不少人手去,但最终的结果一样,犹如泥牛入海,一点波澜不起。

        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叶君生依然好好的。

        整件事情,充斥着诡异的氛围。想不明白,难以解释。

        赵匡启火气难消地问:“楚云羽,你倒是说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云羽身子一颤:“回禀殿下,前面几次行动的详情,我都上书陈述过了。好几拨人手,前赴后继,都已失手,而且无一人逃得回来。”

        “你的意思是,这小子身边有高人保护着?”

        “十有八九。”

        “那依照你的分析,会不会是老二那边的手脚?我可得知,这两三天,他们活动很频繁。”

        楚云羽摇摇头:“殿下,这个老臣真得看不透。”

        “好了,你先起来吧。”

        赵匡启道:“就算让那小子进了科举院,也不一定就没办法。本太子早有预算,安排了棋子。现在,该是这棋子发生作用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