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三章:乡试

第两百八十三章:乡试

        “开城门喽!”

        时辰刚到,随着守护士兵的一声吆喝,两扇巨大城门缓缓打开。进城在左,出城在右,民众们排列成队,鱼贯而入。

        队伍中,叶君生赫然在列。他生怕再度滋生shíme意外,以至酿成无可收拾的意外,故而早早就排起队来。

        长亭憩息,一梦数天,快乐不知时日过。如今虽然梦觉,却也心有余悸。三十三天的手段,端是鬼神莫测。

        这几天来,身在乾坤空间的猪牛二妖虽然gǎnjiào不对劲,然而束手无策,难以插手帮忙。至于叶君眉,至今还méiyǒu醒转。

        对此,叶君生甚为担心。经过一番魂念检查,倒méiyǒu发现大碍。妹妹呼吸平稳,只是一直沉睡。

        另外,那一幅神秘《灵狐图》却不见了。

        去向不明。

        此画极为不凡,似乎并不受乾坤空间阵法禁制的制约,而能做出诸多具备自主意识的事情来。

        本来,此画一向平静。然而救了那只青皮老狐狸后,就变得颇不稳定了。

        而且,妹妹极为喜欢此画。以至于后面大部分的shíjiān,都让叶君眉带在身上。

        难道说,《灵狐图》的失踪,会和叶君眉有关?

        叶君生想到这个kěnéng性,然而妹妹未醒,不好询问,更不kěnéng搜身啥的了。唯有暂且搁置下,先进城,参加即将举行的乡试再说。

        今天,是乡试举行的大日子。

        天下士子会聚京城,济济一堂。集合科举院,逐鹿金榜。在读书人心目中。此乃天下第一等的大事。不管天崩地裂,妻离子散。只要有资格,都要赶来参加。

        一大早,住在京城里面的士子们就起床,洗漱收拾完毕,吃过早餐,提前几个时辰赶到科举院去,等待入场了。

        像叶君生这般因事耽搁,刚进城来的,绝无仅有。换了别人。只怕早急得心急火燎,手足无措了。

        但其实,距离科举院正式开门进场,还足足有两个时辰。

        前世今生,阅历无数,亦非寻常考生,叶君生此刻却显得淡定从容许多。入得城来,先回四合院。

        “哎呀,老爷。老爷!”

        守在门口的小厮眼尖,蹦跳起来,大声叫唤起来。

        李逸风正坐在门槛上打盹人老了,上了年纪。róngyì犯困。尤其为叶君生的事,忙上忙下,急得嘴巴都长了泡。

        “叫shíme呀。”

        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小厮依然嚷嚷:“老爷。那可不是叶公子,叶公子回来了!”

        “shíme?”

        李逸风差点一个趔趄。赶紧起身观看。

        呜呜呜,那可不是叶君生嘛。风尘仆仆。

        一shíjiān,他竟很想哭。

        “君生,君生,你可回来了!”

        叶君生忙道:“见过李老,这是怎么啦?”

        “怎么啦?”

        李逸风狠狠一跺脚:“这都shímeshíhòu了,你还问怎么啦?”他莫名地就感到生气,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叶君生搔搔头,隐隐míngbái了个大概,道:“李老,因为学生的事,害得你记挂烦忧,委实愧疚。”

        李逸风也来不及问缘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拉起他就走:“走,快走,去科举院。”

        叶君生忙道:“李老,还有shíjiān……再说,我一身风尘,需要先沐浴更衣一番,免得衣装不整,进不得场。”

        这倒是实情。

        科举考试,不仅仅考的是肚子里的才学文章,对于仪容相貌等,亦有讲究章法。

        衣装可以旧,可以缝缝补补,但绝不能邋遢污垢。而tōngguò乡试之后,jìnháng后面两关,尤其殿试时,仪表相貌的重要性就开始突出了。套句行话,这殿试,其实就是面试。上得金銮大殿,面对圣上。圣上看得顺眼,合乎心意,便会朱笔批注,点为探花榜眼,甚至状元。

        这个时刻,长得歪瓜裂枣的,任你前面成绩无比优秀,也不大kěnéng进入前一甲,最多就是个二甲进士。一不小心,说不定还掉到三甲去了。

        民间故事传闻,天师钟馗原本为读书人,才华横溢。殿试之时,却因为容貌过于粗犷丑陋,而被刷了下来。他一怒之下,触柱身亡。后皇帝怜悯之,故下诏封神。

        经过几天折腾,披星戴月,以及各种遭遇,叶君生身上都散发出了臭味来,确实要沐浴更衣一番,才好进入科举院。

        李逸风稍稍定神,道:“好,但要抓紧shíjiān,勿再拖沓。”

        其实计算shíjiān,十分充足。但凡事有万一,人的固性思维之下,定要提前许多过去,做从容之计。

        乡试乃国之大事,章程严谨,甚至达到了苛刻的地步,绝对不容有失。tèbiéshíjiān计算之上,迟到一秒钟,都不允许再进去了当然,这个时代的计时工具手段还难以精确到秒的地步。

        反正失之交臂的话,代价可是非常惨重。错过飞机火车,还能等下一班,错过今届乡试,只好等多三年。

        叶君生开门入屋,jìnháng洗漱。

        李逸风吩咐那小厮,让他去通知黄元启,说道叶君生已安然回来了。让黄元启去拜访二王爷,陈述此事。

        当初找二王爷帮忙,调遣人手眼线,四下寻找叶君生的下落。如今人已归来,自然得让二王爷那边知晓,好将人手调回来,不用继续寻找了。

        做完这些,李逸风在庭院里观望天色,掩饰不住的焦急:这君生,洗个澡怎么如此久?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又约莫一刻钟shíjiān,装束一新的叶君生终于出来了,背负着装载文房四宝等家什的书筪。

        “走走走!”

        李逸风一连说了三个“走”字。

        出到外面,早有一辆马车停住。上了马车,奔赴科举院。

        在车中,李逸风说个不停,都是关于乡试的jīngyàn之谈。几十年前,他就是从科举院中考出来的士子。一直以来,在这方面研究颇深。所说的,自然为真知灼见。

        叶君生很认真地听着,一一记在心中。

        他固然为术士,然而天子脚下,科举院中,神通术法,等闲无法施展。所凭仗依靠的,需要自身才艺。

        “老爷,科举院到了。”

        此时,车夫停住了马车,恭敬地禀告道。

        叶君生面色一正,下得车来,就见到黑压压,都是人。他gǎnjiào到,一层文气凝聚而成的七彩霞光,铺天盖地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