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五章:局势

第两百七十五章:局势

        头戴斗笠,青衫磊落,脚踏芒鞋,灰色布腰带。全身上下,不带剑。

        但叶君生一见,便知来者是一名剑客,绝世剑客。

        在此人身上,他觉察到了一股如锋如芒的剑气,吹毛断发,仿佛其人,本身就是一柄出鞘的宝剑,倚天而起,能破风云。

        乌云笼罩的夜空,间或出现雷声。也许是云层太厚的缘故,却不见闪电之芒。

        小镇街道,寂静无人,两边人家,也早早熄灯睡觉了。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叶君生本来已经在客栈安顿好,准备洗个热水澡了,然而心有所觉,便走下楼来。

        他一出来,就见到了这名剑客。

        夜幕之黑,在灵眸中化作无形,完全没有视线上的障碍。

        叶君生顿一顿,问:“你来找我?”

        对方开口:“蜀山燕非侠。”

        听到这个名号,叶君生不由倒吸口冷气。虽然早有些心理准备,可当事实降临,仍然感到不安。

        蜀山燕非侠,又称为“天下第一剑”,乃是千年以来最具天赋的剑客,也许应该说,是剑仙才对。

        昔日在孤云峰,传说被燕非侠削断一截山尖的山上,叶君生还曾被一丝剑气入体,幸好被本命飞剑“将进酒”击溃。

        由此可见,这燕非侠的神通本事,到达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报完名号,燕非侠蓦然转身,朝着小镇外走去。

        叶君生心里亮堂堂的,微一沉吟,紧随其后。走得几步,心意念动,飞剑出窍,与身形结合,凝成遁光。

        嗤!

        速度提升,要超越对方。

        燕非侠貌似很寻常的迈步,然而每一步踏出,仿佛能破碎虚空,跨越无数路途。不多不少,恰好保持领先。

        好本事。

        叶君生见状,情知自己不可能是人家对手了。

        片刻功夫,两人来到镇外一处山岗上。燕非侠站定,转身,目光盯着现出原形,盘旋在叶君生头顶上的荧荧小剑,静静看着。

        半饷,终于开口:“此剑不错。”

        叶君生面露苦笑:“但你们都不愿意看到它出世。”

        燕非侠摇摇头:“你错了,愿不愿意,不在我们,而在于你。”

        “我?”

        “不错,如果你的剑足够锋利,就不可能被摧毁。”

        叶君生吃吃冷笑:“可我只是一个人,而你们,是一个存在千百年的制度,一股超然世外的势力。”

        燕非侠反问:“你真得一个人?”

        叶君生默然。

        他的确不是一个人,贤道之法,三立剑纲。天下民心民意,尽皆可用。运用得当,无往不利,足以颠覆一切。

        然而,这一条路,很难,难到连他自己,都不能判断程度。

        只是很多东西,一早就确定,早没回头路。无论如何,都要走下去。

        风更大了,裹挟着点点雨水,扑打在脸上,微微发疼。

        燕非侠冷声道:“你要返回京师,这条路不会顺利。”

        叶君生双眼一眯:“我知道,这不,你出现了。”

        燕非侠道:“你的剑,还太弱,所以我不会出剑。我只是来看看你,如此而已。”

        “看过了就走?”

        燕非侠果然迈步而去,临走时留下一句话:“我们还会见面的。”

        叶君生摸摸下巴,想着事情:千古有训,神通不可乱世。这是他目前最为依赖的一条律令。

        术士成神,三十三天,他们神通广大,可对于律令却十分遵守。

        无规矩,不成方圆。

        无方圆,何以有道?

        所以这一点,能够放心,虽然三十三天的神仙们极其不愿意见到自己成长起来,很想扼杀,但他们害怕沾染因果,牵涉深远,甚至立刻招惹大劫降临,所以不会明着出手。

        不能明着,就会暗地里。

        暗招防不胜防,但总比面对不可战胜的对手要好得多。

        至于目前,最为重要的一步,便是科举。

        贤道修炼,人在红尘,要想一呼百应,万人拥戴,吸收民心民意的无穷力量,那么本身,就必须拥有过人的权势名望。

        红尘世界,通往权势的不二途径,正是科举。

        科举考试,金榜题名,踏上仕途,步步高升,大权在握,藉此造福黎民百姓,收集无尽念力……

        这,便是叶君生日后要走的贤道之路,承民心成神。

        此路漫漫,绝不好走。

        光是作为基础的第一步,都甚为困难。

        好在拨开乌云见月明,一切脉络,俱已显示清楚。纵然如今还身在局中,可起码已看明白了套路,不再浑噩迷茫。

        剩下的,唯坚持而已。

        啪啦!

        一声霹雳,大雨倾盆而下。

        飞剑犹如具备灵性,灵活旋动,激发出一圈圈柔和的光华。

        光圈仿佛水波荡漾,将倾泻下来的雨水尽数融化,没有半点能落在叶君生身上。

        他静静站立,思绪仍在不断飘荡:

        其实不用燕非侠说,他都知道这一次回京,绝非出来的时候那么简单,所遇到的困难,将难以想象。

        但他不得不出京。

        出京,不仅仅为了参加西门二公子的婚礼,最重要的是要牵动局势走向,形成宣泄口。

        人在京师,犹如困龙于井,久居必不利。而风云异动,四面八方,合拢凝结,倾压而至,局势大凶。

        京师虽好,但至少目前不能总是缩在里面不出来。否则的话,主动全失,步步维艰,以后将无比被动。

        因此借着参加婚宴之名,叶君生带着妹妹出来了。

        他们一出,登时引得风随云起,本来合围京师的局势得以产生变数。

        有变数,便有机会。

        那好吧,就拭目以待,这一路上,还会有多少牛鬼蛇神跳出来。且试一试,这飞剑“将进酒”可足够锋利否?

        意念通达,局势明朗,叶君生精神抖擞起来。

        “咦,不对,我与燕非侠出来,只得妹妹一个人留在镇上,会不会出现问题?”

        想到这个可能性,叶君生不再犹豫。飞剑化作遁光,裹起身子,飞快朝小镇返回去。

        大雨漫天,剑遁飞行,隐隐竟还快上几分。却是借了水遁的加成力量,速度获得增幅。

        “不好!”

        远远灵眸开启,见到小镇上,一团阴云如盖,气息晦暗,乃不吉之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