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三章:掌声

第两百七十三章:掌声

        第二天,苏柳园开放,上演杂剧的消息迅速在扬州传开。成百上千的人们蜂拥而来,将偌大一个园子站得满满当当的。

        居中位置,早搭好一座高大的台子,诸多家什,摆放得井井有条,只等开锣演戏。

        西门二公子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这才命令开放园子。不过规矩就是规矩,闲杂人等只能停在外围。台下一圈好地方,摆上一排排椅子桌子,有专门的丫鬟奴仆侍候,有好茶好糕点供应。

        这些都是贵宾才能坐的位置。

        西门家与郭家联姻,两家交游广阔,知交满天下,不乏权贵望族。他们从各地赶来,参加婚宴。此刻自是受邀,坐在椅子上,准备欣赏戏剧。

        近年来,诗词文章之外,话本也逐渐得到推广流传。杂剧的发展一日千里,此种舞台表现形式,弹唱拉打,丰富多彩。可谓融合音律、文华、动作等于一身。加上通俗易懂的故事,喜闻乐见的题材,所以很得大众欢喜。

        无论权贵,而或平头百姓,都有相当的欣赏基础。

        不过平时看戏,都要收钱,价格还不低。如今西门家免费开放,据说请来的还是一流的戏团,那当然是趋之若鹜,早早来到,占据地方。

        至于晚来的,被挡在外面,只能竖着耳朵听,想要看一眼台上,都做不到。

        人多了,局势显得纷乱。不过扬州府衙一众大人亦有到场,对于镇压场子,能起到极大的作用。更不用说还专门调遣了一百官兵来,甲胄在身地维持秩序了。

        是夜,华灯初上。高朋满座,热闹到了顶点。

        哐啷一响!

        锣鼓敲起,帷幄拉开,好戏开演了。

        这时候,叶君生与叶君眉都坐在台下贵宾席中。叶君生优哉游哉地吃着各类点心;而叶君眉却有些紧张,大眼睛睁得大大,盯住台上伶人们的动作姿态,生怕某位出现关键性的错误,导致演砸了。

        叶君生瞧着好笑。却不吱声。天地玄黄顽石印的乾坤空间也同时开放阵法禁制,让里面的猪牛二妖一饱耳福。

        大圣卧着,闭目,间或顺着锣鼓的节奏,摇头晃脑。倒像个同道中人;猪妖则另一番表现,一对眼睛骨碌碌打转,盯着席间的大家闺秀、曼妙夫人,不住吞口水。

        话说回来,它已经很久没有猪哥过了。非不想,实不能也。

        大圣管得紧呢。

        不过对于大圣,猪妖心悦神服。一点脾气都无。近日来,大圣虽然没有传授下猪妖最为眼热的隐身法,可传了一门《搬运术》,以及《穿墙术》来。

        《搬运术》。顾名思义,练成之后,神通施展,能隔空搬弄事物。诸如石头木头之类。念头一动,搬运过来。攻击目标;至于《穿墙术》更好理解了,穿墙过巷,毫无压力。

        这两门神通,虽然为小术,可极为实用。

        猪妖难得勤勉,学得非常认真。数十日间,已略有小成,只可惜无用武之地。

        有宝印庇护,叶君生不怕两妖会被扬州大城隍发现,安心做自己的事。然而他从京师来到扬州,肯定会引起扬州城隍的注意。至于底下会做甚小动作,叶君生倒也不怕。

        成为话本的《红娘传》,被分成六幕,也就是六个故事环节。

        第一个环节,很快演完。不外乎男主角张生与崔小姐的定亲事宜,以及崔家老爷嫌弃张家破败,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了,故而要想退婚。

        这个情节,非常普通,几乎普通到烂大街的地步,美其名曰“退婚流”开局。

        叶君生摸摸鼻子,貌似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不也有过这一番遭遇吗?

        显然,在故事设计之上,叶君眉找到了某种宣泄点,用夸张的手法,将崔家老爷夫人描写得极为反派。

        时过境迁,人事皆非。对于江家,叶君眉固然不再有反感厌恶,可潜意识里,始终觉得对方辜负在先。于是才会借着话本,表达出一些隐晦的情绪来。

        诗词可言志抒情,话本亦然。

        套句后世人的辩论,振振有词:“我所从事的,那也是艺术行业!”

        话本前两个环节,娓娓道来,一环套一环,次序分明。在观众们看来,显然就是一出典型的“才子佳人”样板:

        指腹为婚、男方家败、女方悔婚、然而女主不从、要冲破重重阻扰,与男主私定终身……

        接下来,该是男主赴京赶考,金榜题名,衣锦还乡了。

        到最后,定然逃不过一个男女和谐,团团圆圆的大结局。

        虽然俗了点,可很受欢迎。

        贵宾席上,宾客们看着,听着,不时议论几句;后面黑压压的观众,嘻嘻哈哈,就图个热闹。

        到了第三幕,形势徒然急转,事情走露风声,崔家老爷夫人大怒,囚禁了小姐,不让她出去了。

        张生急得团团转,日日苦相思。

        这时候,小姐身边的丫鬟红娘起了大作用,穿针引线,负责鸿雁传书。

        如果说在此阶段,还算中规中矩的话,到了第四幕,就出现了极大变化:那张生与红娘接触良多之下,发现了对方善良聪慧的一面,竟然慢慢萌生好感,有点“见异思迁”的迹象了。

        到了第五幕,张生霍然醒悟,意识到大小姐的高贵娇气,与自己格格不入,于是乎果断对红娘表白……

        神转折,不折不扣的神转折。

        看到这里的时候,无论贵宾还是普通百姓,都看得有点跟不上舞台变化,而表现出呆滞的神情来。

        杂剧,还能这样来?

        虽然台上的红娘,娇俏可人,冰雪聪明,急智勇敢。比起那娇滴滴,受不得风吹雨打的大小姐,确实更讨人喜欢,可她只是一名丫鬟呀。张生脑子进水了,怎么会选她?

        不通,明显不通道理嘛。

        疑惑纳闷之余,众人又感到极大的好奇,很想看看结局是怎么安排的。顿时间,一个个伸长了脖子,不复之前的散漫,很认真地期待着。

        当看完第六幕,看完那个既充满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结局时。一声长长的叹声,不约而同响起。

        叹完之后,场面陷入一片沉寂。

        许久,有拍掌声起。

        拍手站起来的,居然是新娘子郭二小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