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九章:分歧

第两百六十九章:分歧

        “终于完成了……”

        日落时分,刘秀才把最后一个字抄完,下意识就把手中的笔扔在地上,再不想拿起。

        刚休息片刻,外面传来僧人的叫声。

        他慌忙应道,奋力站起来,收拾凌乱的纸张,叠好,成一大叠,捧着送出去,心里不由腹诽:“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这白马寺的僧人却像催命鬼似的……”

        接过经文,那僧人道:“刘秀才,我这就送去藏经阁那边验收,希望没有问题。”

        闻言,刘秀才不禁打了个突——他连续奋战了五六个时辰,期间饭都来不及吃,头晕眼花的,难免会出些纰漏。如果不过关的话,那就惨了。

        然而这个时候,多说无益,唯有祈求佛祖保佑,藏经阁那边高抬贵手,不会计较一些小瑕疵问题。

        返回房中,左思右想,始终觉得不踏实。打来一盆冷水,掬一把在脸上,浑身打个激灵,驱散困意。

        约莫半个时辰,外面猛地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闻声知事,刘秀才暗暗叫苦。

        “刘秀才,刘秀才你快出来!”

        彷徨无计,他只得硬着头皮走出来,见到那知客僧后面,还跟着一位老和尚,观其服饰,便知地位不低。

        “你便是抄写经书的刘秀才?”

        “正是小生。”

        老和尚手一举,举着一张宣纸:“我且问你,这一张笔墨是怎么回事?”

        刘秀才睁大眼睛看去,不禁“啊”了声,忙道:“大师,此张字帖,是小生忙乱出错。不小心夹杂在经文里面去了。”

        老和尚点点头,问:“你写的?”

        刘秀才吓一跳,连忙摆手:“不是,偶然所得。”

        “可知是谁人所作?”

        刘秀才摇头,老实回答:“不知。”

        心里却直打鼓,不明所以。

        老和尚略一沉吟,忽道:“刘秀才,此张字帖转给贫僧如何?”

        那知客僧在边上解释:“刘秀才,这位是藏经阁的了愿大师。平生最爱书法。”

        刘秀才释然,陪笑道:“大师喜欢,拿去便是。”

        了愿大师道:“哪能如此……嗯,这样吧,我给你五百文钱。你看如何?”

        “什么?”

        刘秀才差点蹦跳起来。

        他去捡拾叶君生的字,没有想太多,就是觉得字好,拿回来可以当临摹蓝本,如此而已。

        从未敢想,这样的字帖竟能卖钱。

        无它,只因字帖本身被揉成团。折痕满幅。说白了,这是一幅坏字。

        加上没有署名,没有印章,根本不算是正式的字帖作品。比草稿还不如。

        这般的字都能卖钱?

        真以为是书圣墨宝吗?

        随便一个字,都能卖出高价。

        一时间,刘秀才有些晕乎,转不过弯来。

        了愿大师道:“怎么。秀才莫非嫌价格低?”

        刘秀才如梦初醒,忙道:“不敢不敢。可我有十几幅呀。”

        了愿大师双目放光,踏前一步:“还有?都出自一人之手吗?快快拿出来,每幅五百文,多少老衲都要。”

        听到这句话,刘秀才几乎要哭出来了:“可是我,昨晚都烧掉了……”

        心在滴血,若是没有烧的话,十几二十幅,能卖多少钱啊。有了这笔钱,哪里还需要寄人篱下,忍气吞声?都能住进京师有名的“高科客栈”,与八方才子高谈阔论了。

        后悔莫及。

        “什么,你都烧了?”

        了愿大师狠狠一跺脚,看表情,仿佛比刘秀才还肉疼些。

        ……

        西门二公子成立“京剧团”的地方,位于京师西区,名为“锦园”。

        地方颇大,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其中又有假山流水,风景十分宜人。

        院子里的建筑,依照职能分为乐部、唱部、杂部等,分工清晰,功能齐全。

        现阶段,招揽进来的人员足有三十多人。在行业中,算是比较大的一个团体了。

        由此可见,西门二公子答应办杂剧团,绝非敷衍了事,着实也是下了许多本钱功夫。

        看了一圈后,叶君生表示很满意。叶君眉更是好奇地东张西望,遇到里面的老师傅,开口问个不停,很是兴趣的样子。

        等闲不知道,还以为她想学艺,登台表演呢。

        班头人称“老王张”,走南闯北,在许多州府都带过团,这番被西门二公子挖来,坐镇锦园。

        他负责接待叶氏兄妹,而西门二公子,早回扬州去了。

        在客厅分宾主落座,上茶,期间叶君眉问起《红娘传》的演练情况。

        老王张皱了皱眉,道:“请问此话本是叶姑娘所写的吗?”

        叶君眉点点头。

        “咳,请恕老朽直言,此话本,有点不合时宜呀。”

        当今时宜,自是“佳人才子”,《红娘传》里倒是有佳人,有才子,问题在于神展开,神转折,才子最后被佳人身边的丫鬟奴婢给“抢”了。

        这算什么戏呀?

        老王张经验丰富,手中不知排过多少话本,可从未曾见过如此剧情,相当难以接受。

        倒不是他老顽固,而是根据一生的经验来审视,觉得如果剧团耗费力气来排练这个剧,很可能竹篮打水,收益惨淡。

        这是他所不希望见到的事,更不愿为此折堕半世声名。

        西门二公子临走之时,不曾点破叶君生的来历——这也是叶君生特意嘱咐的,他不愿泄露身份,张扬出去,惹得许多围观。

        也许他的身份,早被某些有心人洞悉,可对方有所图谋,故而也没有曝光出来。

        因此,对于叶氏兄妹,老王张表面客客气气,实质并未如何放在心上。

        听到他的评语,叶君眉面色有些涨红,分辨道:“班头,正因为潮流多年不变,时宜沉积,偶尔换一下套路,或许能让大家耳目一新,觉得很好看呢。”

        老王张呵呵一笑:“叶小姐此言差矣,世事人心,多依习惯而行。如果觉得戏路不符合,根本就不会来看。”

        这般的问题争论,不可能在口头上辨出个子丑寅卯来。于是叶君生直接开口:“班头,西门公子应该已吩咐下来,你们按照话本排练即可,至于其他,无须担心。”

        老王张顿时无言,在天华朝,伶人的地位堪称卑贱,本来就没话语权,不过……

        他心里暗暗道:“我一定要分析厉害给西门公子知晓才行,怎能胡来呢。”

        要知道大场面地排演一个话本,花销方面可不是小数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