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六章:望水

第两百六十六章:望水

        西山之上,有古寺“西山寺”,供奉着佛祖金身,多有灵验之处。故而一直以来,都香火鼎盛,信徒遍布。

        今日一早,便有不少信徒挎着篮子,装满了香烛之类,前来庙中烧香祭拜了。

        不过今天的寺庙氛围有些不同往常,出现了许多陌生面孔,个个身形彪悍,精气腾腾,一看,就知道来历不凡,很可能是精兵乔装而成。

        敢情是又有京师的达官贵人前来礼佛了。

        这不是稀罕事。

        西山寺声名在外,据说皇后娘娘有时都会便衣前来参拜,祈求佛祖保佑,家国安康。

        好在贵客来访,一般不会封山,对于普通的香客信徒,影响不大。

        西山寺建筑群众多,有一十八座,分为主殿、偏殿、僧院、禅院等。除了主殿全方位开放之外,其余各处,进入颇有讲究,等闲身份是进不去的。

        其中禅院,为方丈主持的重要活动场所,一般人就更难进去了。

        此时,禅院大门紧闭,方丈觉明大师正在接待贵客。

        贵客年约三旬,国字脸,三缕胡须,十分清雅。他长着一对凤眼,冷然有精光,隆准高鼻,气度不凡。

        咋一看,和以前帮衬过独酌斋,买过叶君生笔墨的富贵男人有几分相似。

        “殿下,你所问之事,玄之又玄,天机晦明,一时之间,老衲也无从计较。”

        觉明大师开口称呼对方为“殿下”,立刻点出了男子的身份,当今太子,东宫之主,赵匡启。

        赵匡启拱一拱手:“大师法力无边,但请替匡启算一算。”

        觉明大师微微点头:“也罢。我就尽力而为,尝试一下。”

        说着,吩咐身边的一个小沙弥:“明远,你拿着为师的紫金钵,到院中盛一钵水来。”

        那长得眉清目秀的小沙弥应命,拿起那口半尺直径的紫金钵,走出门去。

        禅院之外,是个风景优雅的院落,种植着三株翠柏。六株寒梅、九根修竹。岁寒三物,排列有致,隐隐形成一个阵势。

        院落的右侧,摆一口一人高的大水缸,用木盖扣住。

        小沙弥搬来凳子。站上去,揭开木盖,要用紫金钵往水缸里打水。然而他身材矮了些,而水缸里的水又浅了些,便不得不踮起脚尖,尽量把身子往前倾斜了去,才能够得着。

        水缸的水。都是从寺院后山的深井挑来的,清澈明净,喝在嘴里,甘甜可口。乃是非常优质的水源。

        呼!

        猛地一阵怪风卷起,不明就里,阴森森的,将庭院里的柏树修竹梅树。吹得许多叶子哗啦啦作响。

        小沙弥俯首向着水缸,只觉得背脊被怪风吹得入骨的凉。情不自禁抬头起来张望,就见到不知何时,一大团乌云飘荡在西山寺的上方,笼罩得方圆数里,都十分晦暗。

        “好怪的天气,莫非又要下雨了?”

        小沙弥嘀咕道。

        咕噜噜!

        他所没有注意的水缸中,蓦然显化出一张模糊的脸容来。一对长眉垂落,须发蓬松,乱成一团,粗粗一看,更觉得诡异阴森。

        这张人脸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转眼不知所踪,仿佛已与一缸清水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觉明大师正与太子殿下相谈言欢。他一手把握一串佛珠,习惯性地数着,骤然间心血来潮,打一个突,用力之下,竟把串联九九八十一颗菩提佛珠的丝绳给掐断,哗啦啦,珠子散落一地。

        事发突然,赵匡启不禁吃了一惊。

        看着地上散乱的珠子,觉明大师一阵茫然。

        赵匡启问:“大师,出了甚事?”

        觉明大师不答,掐指急算,却始终晦暗玄奥,难以洞悉气机,只得摇头苦笑:“我也不知,只是刚才一瞬间,心乱如麻,很是不安。”

        他自幼修禅,有慧根,有法力,定性如石,稳固非常,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失手弄断了佛珠。

        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怎么算,都算不出来。

        天机不可泄露,红尘间许多因果伦常,本就无法揣测,倒不奇怪。

        揭过这一层,他才略略心安。

        “师傅,清水盛回来了。”

        小沙弥走进来,恭恭敬敬把装满水的紫金钵摆在木桌上。

        觉明大师定一定神,恢复世外高人的气度神态,道:“殿下,且过来看一看这一钵水。望水之时,还请全神贯注,虔诚祈求,并在心中说出念想。自有反应,或能窥见一鳞半爪。”

        赵匡启略一沉吟,终是挪移过来,探头望着紫金钵里的水。

        水很清,可见底。也许是因为刚摆下来的缘故,还有些不稳,水波荡漾,好像一面会动的镜子。

        不知不觉的,赵匡启精神高度集中,并依照觉明大师的嘱咐,虔诚祈求,心中默念一事——

        嗡!

        水波突变,化为一个漩涡状,将赵匡启的魂神渡引进去。

        世界,已不同。

        ……

        一道遁光闪现,几息时间,最后降落在西山寺后山。遁光化形,臭和尚现身而出。

        他目露精光,顾盼前后左右,将偌大的西山看了个遍,却始终找不到要找的存在:

        “奇怪,刚才明明有一道煞气冲天而起,凶厉无比,怎地转眼工夫,便不知所踪,消弭不见?”

        他朝着周围转了一圈,依然一无所获。

        “这股煞气,似曾相识,当初在扬州所遇,大概如斯。没想到如今竟也来到京师,难道也想浑水摸鱼,分一杯羹?”

        臭和尚喃喃自语:“对方神通广大,现身之后,立刻便掩饰住了气机,不让半点泄露,这一下,就不好办了。”

        “不过他既然选择西山,当有所图,我依照线索,顺藤摸瓜,或许能查出些端倪来。”

        马上又施展出一个术法,径直来到西山寺大殿外面。手中把持一柄破蒲扇,扮作游方和尚的模样。

        “兀那和尚,终于被我逮着你了!”

        忽然一声大喝。

        臭和尚诧异回头,就见到楚云羽怒气冲冲地指着自己。

        “冤家,怎么在这个时候碰到他了?”

        楚云羽大叫起来:“左右,将那和尚拿下。”

        两名侍卫接到命令,立刻拔出刀剑。

        刀剑亮出,登时那许多守住位置的乔装精兵纷纷也亮出了兵器。

        西山寺大乱。

        “罢了罢了,因果在身,始终无法解脱,暂且避过这一遭。”

        臭和尚掐一个法诀,架起遁光飞去。

        有香客信徒见到,惊以为神,跪拜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