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四章:会聚

第两百六十四章:会聚

        雨夜苍茫,乌山。

        乌山之顶有一座古色生香的庙宇,名曰:“兰若古刹”。

        夜已深沉,此刻庙宇里面居然灯火通明。

        黄梦笔、臭和尚对面而坐,大眼瞪小眼的,颇有些奇怪地对持着。

        半饷,臭和尚开口:“大师兄,你说赵峨眉那小妮子会不会来?”

        黄梦笔没好气地回答:“我哪里知道……”

        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臭和尚又问:“那燕非侠呢?想必他已到京师了吧。”

        黄梦笔翻了翻白眼,那意思仿佛在说“你问我我问谁呀”。

        臭和尚跳起来,嚷嚷道:“此番我们代表宗门,天下行走,要阻止贤道面世,他们倒好,姗姗来迟,藏头露尾的,什么意思呀?”

        黄梦笔伸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道:“和尚,稍安勿躁,小心犯了嗔戒。”

        “我嗔个屁!”

        臭和尚丝毫不顾形象地爆粗:“敢情就要你我出力,他们坐享其成?”

        黄梦笔面露一丝苦笑:“此事关系天下气运,那小子命理隐晦,不知是甚来头,所以这一趟,很多人都想观望一下,再做决定。”

        臭和尚哼了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无非不都是怕沾染了因果,被气运反噬,损害门派龙脉,所以都不愿出头。”

        黄梦笔一摊手:“你明白了不就好?牵涉太大,三十三天就这个态度。当然,也不愿眼睁睁目送他贤道成神。这不,我们就来了。”

        臭和尚仍然有些气愤不平:“可还有两个该来的没有来。”

        “和尚,你这是在说我吗?”

        语声明净,带着一抹清冷之意。随即一身白衣的赵峨眉现身庙中。

        臭和尚变脸很快,笑道:“你来了,怎会说你?”

        “那么,敢情就是我了?”

        下一刻,一个男声从屋外传来。若说赵峨眉的声音是清冷,那么这人的声音简直就是寒冷了,令人一听,顿时如堕冰窟,浑身都要僵硬。

        臭和尚咕声吞口口水。笑得像哭:“阿尼陀佛,你们都听错了。”瞥眼见到对面的黄梦笔隐隐在偷笑,顿时恍然:“大师兄,你忒不地道,明知道人来了。也不点醒一二。”

        黄梦笔非常无辜地耸耸肩:“和尚,我早说了,小心犯了嗔戒,你不听,我将奈何?”

        臭和尚摸了摸刷子一般的鼻毛,哼哼道:“好吧,既然大家来了。就商量商量吧,该如何行事。”

        赵峨眉道:“先前黄师兄是否已动了手脚?”

        黄梦笔连忙撇清:“不是我,是和尚。”

        赵峨眉望向臭和尚。

        臭和尚道:“就是给那楚大人托了个梦罢了,这京师。果然龙盘虎踞,托个梦也好生艰难。”

        赵峨眉道:“你要借刀杀人?”

        臭和尚连连摆手:“莫要说得这么难听,和尚此举,只是了结一段因果因缘罢了。至于他要怎么做。俱与我无关。”

        所谓因果,自是指的在冀州之时。臭和尚出手救了楚三郎,但后来楚三郎不知悔改,仍然去招惹叶君生,最终被飞剑斩首之事。事件中,楚云羽怒火攻心,竟把臭和尚认定为凶手,广发缉捕令。

        这一着,始料不及,端是让臭和尚好不郁闷,甚至成为三十三天的一个笑话。

        为此,他耿耿于怀。这番托梦给楚云羽,算是做一个了断。

        黄梦笔道:“和尚的做法,恰如其分。如今距离乡试已不久,倘若被那书生高中,与国之气运融合,那将大势已去。”

        这时候,一直没有进入庙宇的第四人冷声说道:“个人命理,与国运契合,必须连中三元吧。就算真能中,也未必就能契合。”

        黄梦笔道:“燕师兄,那书生不容小视,其修炼贤道,已成就散仙。根据情报显示,我觉得他身边肯定有前朝余孽存在,否则,何至于让这贤道流传于世?”

        “此言有理。”

        臭和尚附和。

        黄梦笔继续分析道:“我羽化道冀州分支景阳门,曾觉察到涂山氏的气息,只是后来几经勘察不得。如今想来,显然是被遮掩了天机,导致书生气候已成。”

        听到“涂山氏”这个名字,庙宇内的气息为之一滞。

        他们当然不会忘却,在三十三天,前朝,涂山氏可是一方庞大的势力。只是后来,三十三天剧变,改朝换代。和其他旧势力一样,涂山氏几乎被杀戮殆尽,遭受灭族之祸。

        依然未曾现身的蜀山第一剑燕非侠问:“你确定?”

        黄梦笔道:“当其时,我羽化道弟子向天笑负责勘察事宜,我已叫他赶来京师,当面问过……对了,当其时,青牛便是出现在冀州,并被擒拿。”

        说到青牛,四人立刻想起东海的事,着实憋屈。

        然后,臭和尚和黄梦笔的目光,眼勾勾看着赵峨眉——当其时,赵峨眉可是和叶君生在一起的。

        “如此说来,天地玄黄顽石印,也被那书生得到了。”

        “显然。”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思维敏锐,善推算,很多事情串联结合起来,尽皆了然于胸。

        恍然大悟之下,不禁心生匪夷所思之感。

        又或者,撇开诸种因素,一言以蔽之:叶君生,天生气运,所以才能瞒天过海至今。

        赵峨眉霍然起身,道:“这是属于我的因果,我自会了结。”

        说罢,竟然飘然下山而去。

        “呵呵,此子来路如此蹊跷,我也去见一见吧。”

        窗外燕非侠的声音,渺渺茫茫。

        过了一会,再无动静,臭和尚低声问:“大师兄,他们都走了吗?”

        “废话。”

        黄梦笔觉得这和尚的毛病有变本加厉的趋向。

        “你说,赵峨眉会和书生作何种了断?她可是京城小龙女,说起来,国运是她家呀。”

        黄梦笔淡然道:“管她作甚,我们还是喝酒吧。”

        语音刚落,手一扬,掌心多了一壶美酒;再一扬,桌子杯子变戏法般出现,桌子上还摆放着三碟冒着热气的佳肴。

        臭和尚双眼放光:“大师兄,你的袖里乾坤搬运大法,是越来玄奥熟了……对了,你说书生身边的前朝余孽,会不会就是涂山仙子与凡人结合,所生的孩子?”

        黄梦笔把酒言欢,没好气地道:“什么话你都说完了,让我还说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