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三章:邪门

第两百六十三章:邪门

        酝酿了大半宿的暴雨,终于在下半夜的时候爆发,倾泻而至。好在雷电,在吃晚饭的时候就停止了。

        被雨打窗户的声音惊醒,叶君生披衣起床,点起油灯,先关了窗户,却了无睡意,干脆端坐在书桌前,一张张看妹妹所写的《西厢记》——应该说是《新西厢记》。

        叶君眉幼年持家,辛苦劳累,虽然识得些字,但始终没有系统化学习过。后来进入冀州,叶君生声名鹊起,笔墨卖上了价钱,家境大为宽裕后,才力主让妹妹进读女子学院,与江静儿同窗。

        这个进读,对于叶君眉的改变,可以说是根本性的。

        聪颖,好学,再加上勤奋,她的进步有目共睹,第一次作丹青就让哥哥甘拜下风、写的字娟秀有英气、诗词方面也颇有建树。

        除了经义。

        不仅仅因为书院不教,叶君眉天性对于经义就无好感,少有读得进去。倒是每一次听叶君生朗读,听得津津有味。

        现如今的少女,能够被叫为“才女”了。不过她一向不喜欢去参加文会这些,不为人所知,自然默默无闻。

        眼下写书,同样用的化名。

        或者在她的潜意识里头,这些故事题材都是出自哥哥之口,自己不过负责执笔而已。

        一页页的纸,共有十页,每一页,上面都密密麻麻写着端正秀丽的簪花小楷字。

        字行排列,当然是竖的,一行行排下来。

        十页纸,写满字,起码好几千的量。看来妹妹在写字方面亦是天赋不凡,手速很不错。

        在后世的现代社会,这么一个才能利用得当的话。说不定又是一个码字姑娘。

        呃,漂亮的那种,可遇不可求。

        其实之前叶君生已看过一遍,现在重看,看得比较仔细。重头一遍下来,大致情况了解清楚。

        总体而言,叶君眉的写法没有什么大问题,对白动作,都很适合杂剧的改编。只是在主线方面,对于张生喜欢上红娘不喜欢大小姐这一点。略有些微词。

        想法很大胆,而且贴切。

        原著里头,红娘的角色本来就要比大小姐丰满出彩许多。只是碍于出身身份的问题。唯有充当穿针引线的绿叶。

        叶君眉异想天开地将其扶正,把大小姐取而代之,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反主流的做法。

        毕竟当下世道,文人骚客,追逐的都是“才子佳人”。一个奴婢,能算得上是佳人吗?

        托着下巴,静静沉思,耳边雨声不断。

        过了一会,叶君生解嘲地一笑:我这是怎么啦,妹妹著书写话本。本就不是为了讨生活,何须处处讨好与人?

        那样的话,还有什么意义?

        又或者。反其道行之,反而能取得意料之外的成功……

        想通了这一层,他不在纠结,略略修改了些行文,以及语句。便算审核过关了。明天交给妹妹,让她把其他故事情节完善。圆过来即可。

        依照叶君眉的构思,足有十幕之多。

        搞定了话本,接下来叶君生开始忙活自己的事,屈指一算,距离乡试举行已时日无多。

        闭上双目,脑海像放电影似的,把记忆回放——该读的经义文章、重点的经注点评、格式题材,诸如种种,仿佛流沙般流淌而过。一字一句,都印象深刻,念头一动,随时涌现。

        莫说以前书痴的功底基础,现在的叶君生何许人也,散仙大成,魂神健壮,,念力方面的优势简直超凡。

        万事俱备,只等乡试到来了。

        ……

        夜深了,加上风雨交加。偌大的京城变得异常沉寂,从高空上看,还亮着灯火的区域并不大,其中最为璀璨明亮的一处,却是皇宫要地。

        帝王之居,蜡炬燃烧旦夕,不会熄灭。

        除了皇宫一带,其他地方寥寥一些灯火,不甚起眼。

        翰林街,楚府。

        朱门屋檐下,高高挂着四盏大红灯笼。忽地一阵风吹来,很有些怪异,唰的,四盏灯笼全灭。

        “咦,灯灭了!”

        “好大的风呀。”

        守门的侍卫叫起来,只觉得眼前一团漆黑,赶紧掏出火折子。又有人去取梯子,要将灯笼再点上。

        朱门大户,夜间门前长明灯,可极少会被吹灭的。

        “嗯,那是什么?”

        等灯笼亮起,有眼尖的侍卫看见,摆放在大门两边的两尊石狮子,头部貌似有东西,依稀是纸张之类。

        他走下去一看,就发现是两张淡黄色的纸,巴掌大,长长的,上面弯弯曲曲用朱砂描绘着玄妙的符文。

        竟是两张道符,一左一右,恰好把石狮子的眼睛给贴住。贴得很紧,风雨都刮不掉。

        莫非是被风过来的?但也太准了吧。

        想起刚才突如其来的一阵阴风,侍卫不由自主地觉得后脑发凉:邪门。

        一时间,并没有去揭掉石狮子眼睛上的符纸。

        内府,主卧室。

        “啊!”

        猛地传出楚云羽的惊慌大叫,霎时间,灯火齐明。

        大床之上,楚大人霍然坐起,满头冷汗,面色通红。

        “怎么啦?”

        “老爷,发生了什么事?”

        两把娇滴滴的声音,一左一右,来自今晚侍寝的妻妾。

        楚云羽身子还在发抖,说不出话。

        右边的妻妾赶紧下床来,顾不得身上只穿着一件肚兜,大半个娇躯都暴露了出来。她倒了杯水,递过来给老爷喝。

        喝过水,楚云羽的情绪渐渐平复。随即,他起床穿衣,开门走出去:“叫文先生到我书房来。”

        外面自有侍从听命,快步而去。

        过不多久,衣装整齐的文先生就来到书房面见了。

        “大人,紧急叫属下来,可有吩咐?”

        楚云羽冷然道:“刚才我做了个梦,梦见三郎了。”

        文先生面色一紧:要知道楚三郎可是大人的逆鳞,自从爱子遇害,他再听不得儿子的名字,一听就要发狂。不料今晚,大人会主动提及。

        楚云羽接着道:“三郎满身血污,骑着汗血宝马,但那马,没有头!”

        说到这的时候,他情绪波动得厉害,面色铁青。

        文先生担心地问:“大人……”

        楚云羽一摆手,示意他闭嘴:“三郎骑马来找我,说凶手就是叶君生。那么,文先生,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文先生心一凛,噗声跪倒,肃然道:“属下肝脑涂地,敢不为大人分忧?”

        心里却亮堂堂的,大人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呀,至于那叶君生究竟是不是真凶,早已不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