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二章:阴谋

第两百六十二章:阴谋

        进入家门,貌若无事,闻到阵阵浓郁的香味,顿时了然:妹妹这是又在炖鸡了。

        购下此处四合院,后院颇有些宽敞,所以收拾起来,安置鸡舍,养了十多只鸡。等养得差不多了,便宰杀来吃。

        叶君生另有打算,准备挨过些时日,将猪妖与大圣放出来,豢养在后院。毕竟呆在乾坤空间,无法吞吐日月光华,久居不利。

        近来的时日,都是等待夜静人深时,悄然将它们放出,进行日常的修炼功课。

        “哥哥,好在你回来得及时,雷声阵阵,快要下大雨了。”

        叶君眉探出头来,脆生生说道。

        叶君生回答:“嗯,我就是怕下雨,所以提前回来。”

        近日他的日子,可谓过得逍遥至极,不用为生计忧愁,天天吃过早餐便出去,手里捧一卷书,差不多时辰,就上酒楼茶店。反正走到哪,算到哪。十余天功夫,几乎将整个京师都走遍了。

        每到一处,间或灵眸开启,观地气阵势,不禁暗暗心惊:这京师,端是龙盘虎踞,江山一统,极为稳固。

        血气、官气、文气、富贵气,气运成龙,非常雄浑。

        在这等情况之下,等闲术法很难施展出威力,更遑论孤魂野鬼之类。它们在城中根本无法存活,稍一冒头,只怕立刻会被镇压得魂飞魄散。

        叶君生只是开启灵眸观望,都受到反噬,看不得多久,片刻就觉得眸子干涩刺痛,唯有赶紧撤去。

        走走看看,开拓胸怀。他自然不是因为无聊。

        自从突破散仙境界,实力跃然提升,接触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当然得多加了解。

        此事对于己身修为亦大有补益。

        只是没想到,今天离开福满楼,居然会遇到一场畜谋已久的刺杀。

        为了避免妹妹担心,叶君生绝口不提,一如往常地谈笑风生,吃喝得哗啦啦的。

        晚饭过后。搬出一张藤椅在院落的银杏树下乘凉;至于叶君眉,更会享受,直接在两根树丫之间挂上一张吊床——此物出自叶君生之手,亲手编织而成,算得上是一个小发明了。

        第一次睡上去的时候。微微摇荡,仿佛身在云端,十分惬意舒坦。

        叶君眉对哥哥更加的佩服,总想看看哥哥的脑袋里到底还装有多少新奇的点子,怎么时不时就掏出一个来,无穷无尽似的,比神仙还神仙。

        吊床吱吱。藤椅咿呀,细微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合成一曲韵调。

        在他们边上,则是现身出来的大圣和猪妖。

        经过一番调养。大圣的身躯渐渐恢复,皮毛青得发亮,断角呈古铜色,一对大眼如铜铃;而猪妖则依然粉嘟嘟一头。浑身油光可鉴,胖乎乎的。

        大圣卧着。猪妖躺着,安安静静。

        叶君生忽而开口:“君眉,杂剧那边的话本做好了没?”

        “还差一些,现在正想着呢。”

        “不用急,慢慢来。”

        叶君生没有问还差什么。

        “嘻嘻,挺好玩的,有空就会写一段。”

        叶君眉似乎在构思着情节,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从银杏树的枝叶缝隙里望着天上的星辰。

        蓦然,她一拍手:“嘿,我想到一个很棒的情节。”

        叶君生问:“说来听听。”

        “就是你给我说的那个红娘呀,我决定安换个套路。”

        “什么套路?”

        “张生不爱小姐,爱上红娘了。”

        叶君生顿时满额头黑线:话说,这是后现代主义的颠覆性思维吗?

        不过,对于妹妹这些新鲜的想法,他是不会阻止的。只要她觉得好玩,不管怎么写都行。

        “对,就这样写。”

        叶君眉兴奋不已,躺不住了,一溜烟跳下来,快步返回房中,要奋笔疾书,开创一代潮流。

        叶君生表示他和大圣猪妖这两个小伙伴惊呆了。

        一会之后,猪妖低声问道:“老爷,小老爷这是怎么啦?”

        叶君生一摊手:“没什么,她在写书。”

        “写书?”

        猪妖双眼泛光:“那怎么不把俺老猪写进去,威风威风?”

        大圣瞥它一眼:“就算写你,也是写怎么把你宰杀来吃。”

        猪妖立刻满脸委屈:“牛哥,给点面子好不好。”说着,肥嘟嘟的身子就蹭过来。

        “靠,你这夯货!”

        大圣瞧它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娘子模样,就忍不住要扬蹄开踢。

        猪妖见机得快,赶紧躲到叶君生那边去了。

        对于这两个家伙的小打小闹,叶君生早已司空见惯。不加理会,继续想着事情。

        大圣心思玲珑,嗡声开口道:“老爷,白天的时候,就该把人留下来,加以盘问清楚。”

        “不错,落到俺老猪手里,任他铁打的汉子,都得乖乖招供!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若非在京师,哼哼,一个都逃不掉。”

        猪妖适时插嘴。

        叶君生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对方只是下手的人,未必就知道后面站着谁。倒不如放长线钓大鱼,该浮面的,必定会忍耐不住跳出来。”

        大圣问:“莫非老爷心里有数了?”

        猪妖登时竖起耳朵来听。

        叶君生略一沉吟,缓缓道:“京师不同地方,水深着呢。势力盘根错节,方方面面。反正树欲静而风不止,以后得多加注意小心。”

        大圣咂一咂大嘴:“我是怕,背后会不会有三十三天的影子。”

        猪妖愣了,问:“牛哥,这怎么跟三十三天扯上了关系?”

        “因为三十三天的人,不愿意看到老爷中举,金榜题名。甚至,他们不愿意让老爷继续活着。”

        猪妖扑棱棱一醒神:“那么他们干嘛不直接出手?”

        “世界有别,三十三天可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必须假借人手才行。不知怎的,我心里隐隐不安,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猪妖还是有些不大懂,但很识趣不再追问。

        叶君生倒理解得更深一层,很以为然地点一点头:红尘千丈,三十三天,两者之间本来就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圣所说,大有可能。

        其实很多事情,看透了去,便能看到背后都有一根线在牵引着。

        “哥哥,我写好了一篇,你过目一下吧。”

        这时候,叶君眉拿着纸张兴冲冲地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