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章:办法

第两百六十章:办法

        “什么法子?”

        叶君眉很兴奋地问。

        叶君生道:“我决定找一个戏班。”

        “戏班?”

        叶君眉有些迷糊。

        “呵呵,就是勾栏演杂剧的。”

        这么一说,叶君眉就明白了。在天华朝,已然形成杂剧班子的规模,每四人或五人为一场,在组织上甚有秩序规格,不过组织里的人员大都为同一家庭出身。

        在这个时代,但凡艺人皆属于乐籍,身份世袭,轻易不得改变。

        叶君眉问:“哥哥,你的意思是让演杂剧的来演《灵猴传》?”

        “正是。”

        “只不过,会不会稍显复杂了些呢。”

        叶君眉还有担心。

        当下的杂剧主题,多为历史题材,少见其他。而《灵猴传》故事极为玄幻,另类志怪,要通过舞台的方式表达出来,难度不小。

        叶君生呵呵一笑:“没有难度的事,我还不愿意做呢。至于格局的局限,都可以改嘛。杂剧表演,道具筹备、涂面化妆、服饰背景,诸如此类,都可以订做,只要有钱就行了。”

        叶君眉摸摸鼻子:“关键就在于,我们该找哪个班子来演?”

        计算下来,投入真不小。一般的家庭事小团体,根本做不起来。

        叶君生神秘一笑:“不用我们找,自然有人找上门来。”

        三天后,西门二公子从扬州赴京,专程来四合院拜访叶君生。

        现在的他,春风满面,眼角都掩饰不住的春意毕露,据其透露。凭着当日叶君生所书写的《蝶恋花》,拿到郭三小姐面前,登时俘虏芳心,登堂入室,春风几度了……

        正因为如此,两家的婚姻大事提上日程,定在下个月十五举行。

        这趟西门二公子入京,一来是做生意,二来是专门送请帖的。

        闲聊间。叶君生提起创立一个大戏班的蓝图构思。

        西门二公子绝非豪门子弟那么简单,他走南闯北,贸易无数,非常有生意头脑。一听之下,顿时觉得大有可为。一拍大腿,道:“君生,这钱我出了。”

        戏班创立,有好节目,演得好,在富贵圈子里演出大受欢迎的话,钱程似锦。

        在后世近代。此类做法风靡无数豪族,非常流行。但凡有喜庆之事,都会搞一戏班来助兴。

        当然,时空倒退千年。国情有不同。但叶君生自信,这样的形式道路是走得通的。

        当下两人一拍即合,由西门二公子出资,找人。找地方等;而叶君生这边,主要就是出剧本。

        至于获利分红。五五分账。

        这个比例,看起来叶君生很占便宜。可西门二公子不在乎,在他看来,叶君生非池中物,搞好关系,有百利而无一害。

        最后,他咂咂嘴唇,按耐不住问:“君生,你不日将要参加乡试,高中的话即将步入官宦坦途,前途无限光明,怎地突然想起弄这个了?”

        不管怎么说,读书人搞杂剧,总是有点不务正业,算是走了邪门歪道。

        叶君生笑道:“不是我弄,是君眉写出的书没有销路,所以才想这么一个法子拍戏,提高知名度罢了。”

        听他说得坦白,西门二公子顿时“啊”了声,眼勾勾看着叶君眉。

        叶君眉甜甜一笑:“西门二哥,这就是我写的《灵猴传》,送一本给你吧。”

        西门二公子接过,有点哭笑不得。他怎么想,都想不到事情的起因会如此……儿戏。

        书卖不好,恍然间却和杂剧牵扯上了,这不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嘛。

        想深一层,终于明白过来:敢情叶君生这是怕妹妹无聊,故而搞出的一个名堂。但话说回来,叶君眉年岁渐长,待字闺中,差不多得嫁人了吧。还有空闲折腾这些东西?

        不过叶氏兄妹给予他的感觉,一向飘忽,不可琢磨。也就懒得问这问那了,反正觉得此事本身确有把握就好。

        随意翻了翻手中的《灵猴传》,眼下却没心思读进去。

        又说了一会,确定了大致的章程方向后,西门二公子告辞离去,他入京来,可不仅仅只为了找叶君生的,另外还有好几家要过去拜访。

        生意人嘛,肯定忙。

        他走后,叶君眉鼓起腮帮:“哥哥,没想到你卖书的法子是这个……但是,真能算卖书吗?”

        叶君生一摊手:“怎地不算?杂剧演出成功了,赚钱了,不就等于把书卖了一个高价?还有,别小瞧了这个,一传十十传百,万人空巷,到时候远比你卖几十本书强多了。”

        这个画饼貌似遥远,但不得不说相当诱人。

        叶君眉记录哥哥叙说的故事,加以完善成本,原本就是为了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喜欢。

        “只是,我怕做不好呢。”

        担当杂剧所有的剧本工作,独当一面,少女毕竟有点忐忑。

        叶君生鼓励道:“有志者,事竟成,你一定会成功的。别忘了,还有哥哥在呢。”

        叶君眉一吐舌头,心里暗暗定下主意:哥哥快要参加乡试,所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自己要尽量不去干扰到他才行。

        终归到底,对于一个正统的读书人而言,乡试才是决定命运的战场。

        呃,也许哥哥不算是正统的读书人了。但一样看得出来,对于乡试,叶君生势在必得。

        叶君生又道:“君眉,杂剧话本,和书本又有所不同,所以你还得把《灵猴传》改变一下,编辑起来更适合表演所用。”

        叶君眉点头:“我明白。”

        顿了一顿,叶君生还是说出了:“其实按照我的意思,这第一个剧本先不用《灵猴传》,可以换另一个。”

        “另一个?”

        叶君眉秀眉微蹙,想了想,脱口而出:“换那个红娘牵线,才子会佳人的故事?”

        叶君生笑道:“孺子可教也。”

        不管什么时代,总有些口味的本质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往往越是通俗的故事,越能获得大众的喜欢。因为真实,因为有血有肉,受众的代入感比较强。在他们看来,台上的故事,很可能也会发生在自家身上。

        点到即止,叶君生并不会过多插手此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