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七章:气运

第两百五十七章:气运

        京师自古繁华,不但是整个天下的政治中心,还是文化中心,历史底蕴深厚得吓人。

        京师城墙雄峻,根基四平八稳,历经千年风雨不到,乃是请动世外高人勘察地水风火,研究阴阳八卦,这才动土开工,平地成城。

        此城龙盘虎踞,能聚天下气运,保佑王朝鼎盛,代代传承。

        从高处看,京城就像一方承载天下的巨印,稳稳当当地盖在大地之上,犹如生根发芽,不可撼动。

        虚空之上,血气成云,又有无数文气霞光、富贵气、官道黄气,盘结缭绕成片,将京师笼罩起来。

        此,从命理立场上讲,名之为“气运”。

        气运如虹,万邪不侵,预兆着天华朝还有很长的一段政治寿命,绝非轻易所能更改。

        三十三天,虚无缥缈,仙山浮立,此刻在一座浮岛式地方上,盘坐着十余个服饰各一的老者。

        老者们个个仙风道骨,飘然出尘。从他们身上的服饰可以得知,这些人来历不同。其中分明可辨的是有羽化道、蜀山、峨眉、孤空寺等等,可以说,各方巨头都来齐了。

        这些堪称神仙的人物,聚在一起,当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商议:

        其中两人,眼眸射出万丈精光,从上而下,所观察的方向位置正是京师所在;

        又有一长须拂胸的老者口中念念有词,一扬手,撒出两片龟壳……

        还有撒铜钱的,摆弄命盘的……

        反正各种占卜算术,各使神通。

        约莫一个时辰后,所有的动作戈然而止,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神色中寻求到了答案:

        一老者喟叹道:“贤道中兴,该在今年。”

        另一名背负宝剑的老者须发拂动:“气运如龙,不可逆天行事。”

        一黑衣老人霍然而立:“那我们就干巴巴看着,坐观贤者成神?”

        “三十三天建立伊始,早有规定,不可肆意篡逆红尘,此为大忌。从另一方面将,我们受封与朝廷,为正神。有些规矩就必须遵守。”

        “呵呵,贤道成神,谈何容易?我们虽然无法直接出手,可动些手脚,自然滋生无穷变数。”

        “然也。千百年来,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好吧,天下气数已一一计算在内,具体如何,只待实施行事。”

        “今年气数,定百年国运,不容有失。各位可不要藏私,还请尽力而为。”

        “请!”

        “请!”

        言语声中,本来盘坐在地的诸多身影蓦然原地模糊,最终消失不见。好像凭空遁入了空间,再无迹可寻了。

        ……

        夏日炎炎,京师热闹丝毫不减。街道上熙熙攘攘,两边的茶楼酒店更是人满为患。

        相比之下。城北的一间“白马寺”就显得比较清静了。

        寺院西南角有琅琅读书声传出。

        过不多久,一个长相猥琐的汉子鬼头鬼脑地摸进来。小声叫道:“刘秀才,刘秀才……”

        很快,读书声停歇,随即走出个衣装朴素的中年书生来。

        汉子随便拱了拱手,放下肩膀的麻包,笑道:“刘秀才,这里的废纸足有五斤多,都是我跑了好几条街才捡拾到的,你给钱吧。”

        刘秀才打开麻包,检查了一下里面的纸张,嘴里道:“这次的纸,质量可很差呀。”

        汉子忙道:“哪里差了,里面可是有一大叠宣纸的。”

        刘秀才不想和他多做争辩,道:“这样吧,三十文。”

        “三十文,太少了吧。”

        “吴老三,你这是废纸。”

        “好吧。”

        汉子有些委屈地答应了,接过钱,低声嘟囔道:“小气鬼,活该考了五次乡试,一次都中不了。”

        刘秀才提着麻包进屋,把里面的纸全部倒了出来,很麻利地开始挑选,半盏茶功夫就挑出了一大叠来。

        他家境贫寒,等闲时候买不起好的文房四宝,因为偶然的缘故,想到一个好法子,专门收购别人丢弃的废纸,以此来练笔。

        在天华朝,纸张价值不菲,不少贫寒的读书人都买不起笔墨,只能以树枝未必,沙地为纸,就这样练着。

        “哎哟,这些都是上好的宣纸,可惜都被揉成一团团了。”

        刘秀才将一团团纸团拿出来,心疼不已,连忙一张张打开,铺在书案上,用巴掌仔细抚平。

        纸上正面写着字,字的内容五花八门,有诗、有词、有长句,具体字句倒不出奇,大都摘录字盛唐名句,以及圣贤名言。

        只是那字……

        刘秀才看了几眼,眼神儿忽而被吸引住了,看了一张又一张,最后完全沉浸了进去。

        “呃,没有了……”

        总共十五张。

        他忍不住又重头翻起,翻来覆去地仔细端详,越看越有味道,忍不住拍案而起:“好字呀!”

        ……

        今天天气晴朗,叶君生抽出时间陪叶君眉去逛街。

        他们虽然住进京城有一段时日了,可还没有尽情地四下看过呢。

        叶君眉却有些担忧:“哥哥,乡试就快开考了,真不要紧吗?”

        叶君生微笑道:“正因为如此,才需要出去散散心,减轻压力。”

        叶君眉有点不大明白,按照她的印象里,越是临近乡试,那些秀才就越是紧张,恨不得一天当两天来用,拼命埋头于书堆中,只怕有所忘记。

        好吧,哥哥不是普通人,不能按常理度之。

        那就出去逛逛。

        两人心情愉快地出门,直接奔着最繁华的朱雀街去了。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吃——吃的主力当然为叶君眉,别看少女娇俏玲珑,吃起小吃来那叫一个风卷残云,胃口忒好。

        走得有些累了,便寻间大茶楼进去,找雅座,叫了壶好茶水,悠然对斟。

        茶楼里很热闹,声语喧哗。上方摆出一众家什,有二胡有小鼓,却是个说书的架势。

        说书者年过花甲,手中执两块木板,啪一声的,十分搭配就开始说书:

        破石而出的猴子?

        腾云驾雾七十二变?

        大闹天宫?

        叶君生听着,无比的即视感铺天盖地而来,不禁望向叶君眉。

        叶君眉抿嘴一笑,悄声道:“哥哥,你以前给我讲的故事我都整理成本了,来到京师后,那一阵子你不在,我感到无聊,所以找书社刊印成册了,自费……目前只出了这一本,没想到都被说书的说上了。”

        自费?

        叶君生满额头黑线:作为穿越者发家致富的手段之一,落在咱手里,没端辱没了呀。

        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