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五章 :一年

第两百五十五章 :一年

        雪满山林,白皑皑一片。建立在山间的亭台楼阁,顶棚之上悉数落满积雪。

        这是乌山,位于京师北面十里,属于一处远近闻名的景地。

        隆冬季节,对于贫苦百姓而言苦不堪言,可对于文人骚客来说,却是难得的出行好天气。

        亭台楼阁中,几乎每一座,里面都围聚着文质彬彬的赏雪客。生起炭火,温着美酒,又有各式菜肴摆于几案之上,好一派丰富聚餐情景。

        期间谈笑风生,不时有诗词出口,更增添几分文雅气息。

        “哈哈,昨天我苦候书圣府近乎八个时辰,终于得到了一个字,太爽了。”

        “不是吧,侯林兄你这么好运气,羡慕。”

        “快,快拿出来看看。”

        随即那侯林兄小心翼翼地贴身拿出一幅装裱好的字来。

        说是一幅字,其实真正写字的纸张不过巴掌大小,似乎还有些皱,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之”字。

        “好字,果然出自书圣之手。”

        “那还用说,此字一划三变,风格凛然,除开书圣之外,别无分号了。”

        “这一个字,候林兄可愿割爱?”

        “不卖不卖,我这是要留起来当传家宝的。”

        闻言,四周一片唏嘘声起。

        书圣居于京城,一天到晚登门求字的人络绎不绝,不知凡几。不胜其烦之下,书圣干脆离京远行,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神龙见首不见尾。

        近年来,能够获得书圣真迹的人凤毛麟角。稀罕得很。

        如今临近年关,远游的书圣回府。闻讯后。数以百计的人立刻围拢在书圣府外,等待府上家人出来倒垃圾。

        这些垃圾里面,运气好的话能够寻找到书圣的笔墨,获得一字半句的话,那就发达了。

        因此,有时候为了哄抢垃圾,往往会争执得面红耳赤的。

        垃圾里存在书圣笔墨的几率并不高,书圣有个习惯,就是练笔临帖不满意。随手会将笔墨撕碎扔掉。故而保存完整的字样不多,能捡拾到大不易。

        眼下这候林兄拣到了一个字,运气真不错。

        瞧往那个“之”字的目光变得炙热。

        “哎,记得十年前,书圣有一幅《清雪贴》,售价五百贯,当其时我没有买,悔之晚矣,现在起码要三千贯才能买到了。”

        “三千贯?你去哪里买?以前收藏的人个个都捂得不知多紧。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所以呀,经此一事,我终于悟了,买字。就要在成名未盛时下手,最为合算。”

        “哦,林海兄意有所指呀。莫非说的是那天下第一才子叶君生?”

        “对,就是他。他虽然在扬州夺得头魁。可据说笔墨行情并不算太高,正好向他求字。”

        “哎。林海兄此言谬矣。人家夺了天下第一才子,本该骑马游街,可这一段日子,你何曾见过人影来着。听说他出海去了,估计要乡试时才会回来。人都找不着,你去哪里求字?再说了,你都没见过人,不知他长得甚样,就算当面碰过,也不识得。”

        “可不是,此事透着玄乎。他一介秀才,缘何如此不识抬举,竟然不第一时间面圣,接受牌匾嘉奖,真不知怎么想的。更想不明白的是,圣上居然不发怒降罪,其乎怪哉?”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据说才子竞赛第三单元角逐之际,天地异象,有非凡的事情发生。所以叶君生申请推迟领受牌匾,圣上就答应了。”

        “说起来,近期还真有不少景象事端发生呀,我还听说与国家气运息息相关……”

        “噤声,此言岂能胡乱出口,还是谈风月吧。”

        “对,只谈风月,就说那叶君生……”

        议论纷纷。

        雪簌簌地下着,山道上走出一人,严寒天气,也只穿一件单薄的棉衣,面目清秀,不过二十出头。

        其背负书匣,仿佛刚在山上用功来着。

        亭子里的文人们瞥了他一眼,很快不予理会:在他们看来,此子就是个贫寒书生,如此而已,最多是奔赴京师参加乡试的。这样的士子,如今不知有多少。

        书生支开书筪的布匹撑棚,防御雪水浸落,迈着步伐,下山而去。

        从乌山回京师,路程不算短,尤其对于一名徒步的书生而言。

        风雪之日,官道罕见人踪,书生迈开大步,视冰寒于无形。路途之上,很快留下两行足迹,只是很快,又被落下的雪花所掩盖住了。

        得得得。

        一辆马车从后面赶来,超越过去,忽而在前方不远的地方停住了,随即探出一张有了皱纹的老脸。

        老汉手执马鞭,显然为一个车夫:

        “这位公子可是要前往京师?”

        却是冲着书生喊的。

        书生点点头。

        老汉呵呵一笑:“不如上车来吧,我家小姐想请你同车前往。”

        这样的天气之下,他不认为书生会拒绝,这几乎就是个不可能被拒绝的提议。

        “多谢小姐关爱,只是我想一个人走走。”

        闻言,老汉登时一双眼睛鼓了起来:这书生莫非精神上有问题,有车不坐,却愿意吹风受冻。更何况主动邀请的可是自家小姐,小姐貌美如花呢。

        “不知抬举。”

        嘟囔一句,唯有的解释便是对方受那该死的所谓“骨气”影响,所以不想上车了。

        驾!

        他不再犹豫,驱使马车跑起来。约莫半盏茶时间,居然又瞧见前面徒步走着一人。

        不过这人头发花白,相貌苍苍,自家小姐哪里会有兴趣,直接超越过去,只留下深深的车辙痕迹。

        书生貌似文弱,可脚程很快,不用多久,他也遇见了那个木讷赶路的老人。

        江湖第一神剑谢行空!

        不过两年不见,这赫赫有名的剑侠居然苍老成这个样子了,乍然相见,几乎不敢相认。

        “你要去哪里?”

        谢行空眼眸掠起的一抹喜色转瞬即逝,木然道:“走到哪里便是那里。”他杀戮一生,早看破红尘,只余下一份无比的执着在坚持。又或者说,究竟在坚持什么,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弄不清楚了。

        “在寻找蜀山?”

        谢行空双眸黯然:“太远,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

        仙缘如雪,只是你永远都不知道漫天之下,那一片才是真的。

        短暂的交谈,随即分别,虽然看起来两者的方向相同,只是道路早就泾渭分明,不可能走到一起。

        进入繁花似锦的京师,穿街过巷,来到一座平凡的四合院外,推开门,就听到里面一把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哥哥,你回来了。”

        回来了,又是一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