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一章:上船

第两百五十一章:上船

        出到外面,见到一艘艘船只停泊在岸边,桅杆上挂着旗帜。旗帜上的图案文字不类寻常,有的描绘着一座大山;有的只是一把宝剑。

        灵眸睁开,就见到这些船体上激荡出一圈圈强大的气息,互相缭绕交际,乃至于形成道道禁制,等闲魂神根本闯不过去。

        这些,应该都是三十三天的座船。如此多精锐汇聚一堂,他们要干什么?

        呜呜呜!

        猛地有激昂的号角吹响,随即船只上人影憧憧,水手们四下奔走,却是要开船了。

        他们途径大和,只是暂息而已。

        该怎么办?

        叶君生开始着急,己身孤家寡人,人家可是一个船队,贸然闯进去,不等于自投罗网了吗?

        然而不上去也不行,船只离港,谁知道会开赴哪里。到时候再想营救大圣,难度就非常大了。

        “老爷,该如何是好?”

        猪妖也颇为焦急。

        叶君生双眸一缩,许多念头在脑海盘旋,可硬是拿不出个定断。

        “叶公子,如果我邀请你上船,你上不上?”

        关键时刻,一道声音如天籁。

        还记得当初在官路上,有巨汉传话,说道要邀请叶君生一同去京师,然而那时候叶君生拒绝了……

        他早习惯自己走自己的路。

        然而现在,当伊人再一次的邀请,叶君生却没有犹豫,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多谢了。”

        沿着木梯子上船,这一路行,不知引来多少好奇的目光:在三十三天,赵峨眉一向都是礼貌得近乎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缘何会突然请一个书生上船来,登堂入室?

        无数视线刀子般刻在叶君生身上,似乎要刻到骨子里去,好好瞧一瞧这文弱书生究竟有何独到之处,能得到赵峨眉的青睐。

        顶上灵光,文气笔直……

        可除此之外,再难以寻到什么称道的地方了。

        随着叶君生走进船舱,隔绝视线,一切又恢复正常。

        号角呜呜。一艘艘船只开始离港,鼓起风帆,驶向远方。

        船舱布置优雅,居中还架设一方香炉,有袅袅的香气缭绕而出。吸一口。心旷神怡。而在上首的位置,摆放一块可移动的木屏风。屏风上笔墨淋漓,题着一首词,《青玉案》。

        叶君生微微一笑:“没想到这一幅屏风被在小姐这里。”

        “我买的。”

        赵峨眉做个请的手势,与叶君生据案而坐,小几之上,摆放着一些精致的点心。以及茶水。

        “买的,花了多少钱?”

        赵峨眉伸出一只手,五指芊芊,皓腕如玉。

        “五十贯?”

        “呵呵。你倒是敢猜。”

        五十贯,真心不是一笔小数目。

        叶君生悠然道:“倘若放在现在,恐怕能卖五百贯了。”

        赵峨眉黛眉一扬:“可不是……不过就算有人舍得出五千贯,我都不会卖。”

        对于她而言。金钱只是一个数字罢了,而有些东西。多少钱都是买不到的。

        叶君生叹了口气:“承蒙赏识。如果有人出五千贯的话,还请告知一声,要多少幅我就写多少幅。”

        这句带着一些玩笑的话语,顿时引得赵峨眉噗嗤一笑。

        笑声清脆悦耳。

        侍候在边上的一个嬷嬷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在她印象里,小姐可是很久很久没有这般笑过了。

        过得一会,赵峨眉问道:“叶公子,你都不知这船要去哪里,为何敢上船?”

        叶君生将一杯茶放在嘴边,抿了一口。茶水入喉,生津解渴,再无烦躁于心,就道:“船去哪里无所谓,我这番出海,本就是想到处走走。”

        “可你妹妹?”

        “呵呵,她有点晕船,所以我已拜托朋友直接返航带她回京师了。”

        西门二公子与大和贸易完毕,返航不是直接回扬州,而是要先依循水路到京师去。

        关于叶君眉的安排,叶君生已一一嘱咐清楚。并请西门二公子出手,要在京师拿下一座宅子,当做以后的家居。

        不出意外,明年之后的乡试,叶君生将在京师进行。这些手续他早就和顾学政他们提过了,毫无问题。

        而且如今叶君眉已开窍成功,再不是以前那般柔弱无力,足以能够照顾自己。别忘了,那一幅《灵狐图》,叶君生也交给她带在身上了。图里有狐仙,有青皮老狐,都算得上是助力。

        叶君生跟着别人跑了,去向未知,西门二公子倒深感记挂,待听说是跟着一个美女跑了,立刻便想当然地脑补起来。

        “啧啧,君生就是君生,才子就是才子,处处有艳遇。”

        对于叶君生的嘱咐,他满口应承,大拍胸口说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叶君生临走之前即席挥毫,写了一首《蝶恋花》送了过来。

        此词结局,正是那“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通读之后,西门二公子仰天大笑:有此墨宝在手,终于可以在未婚妻郭三小姐的后花园那里上演一场活色生香的“财子会佳人了”。

        不容易呀。

        赵峨眉所在的船队,总共有六艘船,形状各异,而且不是那种巨型的船只。看上去,都有些偏小的样子。

        六只船,鼓足了风,朝着东方浩瀚的汪洋驶过去。

        很有默契地,对于航程这些,叶君生只字不提;他不提,赵峨眉自然不会过多解释。平日在船舱里,要么弹琴,要么写字,过得十分悠闲。

        叶君生也差不多哪里去,日常的功课一样都没有丢下,沉稳得很。

        他的沉稳,都让躲在乾坤空间的猪妖着急了:“老爷,何不赶快下手?”

        “下手?怎么下手?”

        一句反问,就让猪妖哑口无言。过得半饷,才弱弱地道:“总得采取些行动,打探牛哥被扣押在那一艘船上吧。”

        叶君生眼眸闪过冷静的光芒:“这个我自然知晓,再等等吧,没有机会,决不能轻举妄动,倘若打草惊蛇,不但救不出大圣,你我皆有性命之忧。”

        猪妖深以为然地垂头叹息。

        第五天,气候突变,狂风大作,裹挟着暴雨。风雨将浪涛掀翻而起,形成了小山一般的惊涛骇浪。

        在声势惊人的大自然面前,一切存在都显得那么渺小无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