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九章:破神

第两百四十九章:破神

        异国他邦,风土人情殊不相同,这寺庙神社的建筑风格也大不一样,却是圆形的设计,顶上尖尖。

        拾级而上,周围环境非常清幽,大树参天,间或有鸟儿鸣叫,更显得清净。

        此际也有不少大和国民前来拜祭,见到叶君生前来,侧目而视,露出很不欢迎的模样。

        叶君生视而不见,径直来到主殿之中。见到里面布置得金碧辉煌,正中上首出一尊神座,那神像青面獠牙,不似神,更像鬼。

        主神像两侧,又各有规格小一个档次的神像,手执奇形兵器,张牙舞爪。

        各神像下方空地,铺有蒲团等物,以供民众敬拜祭奠。

        “君生!君生!”

        身后忽然传来叫唤声,声音中蕴含一丝焦急。

        回首一看,正是西门二公子。

        二公子带着两三名仆从急匆匆而来,一把拉住叶君生,走到外面去,低声道:“君生,你怎地跑到这里来了?幸亏愚兄闻讯赶得及。”

        叶君生眉毛一扬:“怎么,我不能到此地?”

        西门二公子苦笑道:“这大和国,习俗怪异,并不欢迎外来人参拜神社。”

        叶君生道:“二公子,你理解错了,我来这里可不是来参拜神社的。”

        “呃,那为何……”

        “我只是来这里逛逛,看看风景罢了。”

        有些事情,惊世骇俗,自不能道破。

        西门二公子搔搔头:“有甚好看的,走吧,稍不留神便会引起纠纷,那就麻烦大了。”

        他带着下人急急而来。并未往脸上涂画,素颜面目。

        本来叶君生的存在,已引起不少大和人的焦点,再加上西门二公子几个,目标性就更大了。

        西门二公子不得不担忧,生怕会引起冲突,后果不可收拾。叶君生是文弱书生,他几个也轮不得拳脚,真要出事。很难脱身。

        不料叶君生不以为意,淡然道:“我且进去看一会,便走。”不由分说,人已再度走进了主殿之中。

        “哎哟,这个……”

        西门二公子顿时有些傻眼。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却说叶君生仰首挺胸,跨步入内,毫不掩饰地灵眸睁开,顶上宝印祭出,灵光奕奕。

        “啊,什么人竟敢冒犯本神!”

        冥冥中一把愤怒的声音传出,赫然是从那主神像里发出来的。再一看那张青面鬼容。仿佛变得狰狞起来。

        当然,这一些变化寻常人都是看不见的。

        叶君生听见对方的喝声,但不明所以,浑如鬼哭神嚎。但此时此刻。无论对方说什么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来做什么就好了。

        魂神形象头悬宝印,呼啸而出,手执飞剑。冷声道:“邪魔外道,肆意吸取无辜气血。竟敢窃据神位,以神明自居,今日我来,必斩之。”

        意念旋动,飞剑化作电芒,激斩向神像上方的一团黑气。

        “尔敢冲撞本神,该死!”

        黑气转化,化为一尊高大的魔神形象,头生双角,身穿甲胄,一手执一柄巨斧,咆哮着与飞剑斗成一团。

        叶君生敢一照面就出手,自然瞧出这位大和神祗的实力并不算多厉害,折算过来,最多就散仙境界。

        散仙为神,吸取民心民意的本质不变。

        这一点,却是叶君生的强项,飞剑主攻,宝印滑溜溜旋转,激发出一层一层的金色光华,把整个大殿都笼罩住了。另有数团黑气化为形象想过来帮忙,却都被宝印的禁制所束缚住,靠近不得。

        叶君生速战速决,一口飞剑驾驭得炉火纯青,随着意念驱动,乍然一分为八,正是那演练得颇为熟练的永字八剑阵。

        剑阵开张,威力大盛。若非那《三立剑纲》还没有炼化,成为阵图,合二为一的话,威力起码翻好几番。

        纵然如此,在剑阵的凌厉攻击之下,那神祗也是左支右绌,气得呱呱大叫。

        说起来,活该它倒霉。它座下小鬼发现叶君眉,瞧出其修为低微,又是天华人,这神祗便想掠夺她的气血,吸收为己用,壮大修为。

        如此事情,亦非第一次做,以前不知做了多少次。那被掠了气血的人往往表现得为急病上身的状态,奄奄一息,很快就暴毙。至于寻常医生根本诊治不出,最多说“水土不服,暴病身亡”这样的话语来。

        哪里想到叶君生用宝印镇压住了气息,无法察觉,这神祗却一脚提到了铁板上。

        嗤嗤嗤!

        八道剑光挥斥,光华中隐隐有字符流转。那些字符非常奥妙,功用神奇,每一次闪烁,就能将对方的气息削弱一分。

        见机不妙,神祗便想夺路而逃。

        “哪里走!”

        天地玄黄顽石印徒然变大,犹如一座小山似的重重一压,阵法转动,立刻将对方摄取进了乾坤空间内,成为阶下囚。

        经过多次实战,叶君生当下对于飞剑宝印的运用可以说是非常娴熟了。有这两件宝物助阵,实力跃然上台阶。

        肉眼凡胎不可见的搏斗,发生在冥冥之中,时间也很快,不过片刻功夫,已尘埃落定。

        魂神归窍,目光恢复正常,叶君生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丝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出去。

        外面西门二公子正等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好不容易见他出来了,赶紧道:“君生,风景看完了吧。”

        叶君生笑道:“果真没甚好看的,比起咱们天华,天上地下。”嘴里说着,脚底下丝毫不慢。

        西门二公子心里腹诽道:刚才叫你走不走,现在却要急急忙忙的,何苦来着。

        腹诽之余,又有些奇怪,总觉得现在的叶君生,和刚才的叶君生有些不同。

        轰隆!

        猛地身后一声大响,源自后面的神社,随即一阵惊天动地的嚎啕声,惊呼惨叫声。

        西门二公子可是懂得言语的,一听之下,大吃一惊:原来竟是神社里供奉百年的神像不知缘何突然开裂,崩塌了下来。

        神像倒,神祗灭,可是大凶之象呀。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之间,西门二公子有点明白为何叶君生走得那么快了——

        咦,不对,叶君生怎么知道神像会倒?

        只是仓促间,他无暇多想,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赶紧离开,免得被数以百计的信徒蜂拥上来打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