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四章:出海

第两百四十四章:出海

        山,好多山,好大的山!

        雄山峻岭,层嶂重叠,一股雄浑高昂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一幅画,竟画出了山的神韵。画挂于墙壁,而山现于纸上。围观的众人看见,却gǎnjiào那山fǎngfó是真的。

        笔墨淋漓,纵横交错,大开大合,采用的是写意之法,笔随意走,用墨极其大胆奔放。个别山体,简直就像是直接泼墨上去形成的。

        固然如此,可轮廓线条,浓淡适宜,其中有灵动之气,气韵飘逸,虚实之间的结合,几乎到了天衣无缝的境地。

        这些山形峰貌,高低不同,大小不一。更令人咄咄称奇的是,从不同的角度看,入目的情景gǎnjiào都不同,有一种云山雾里的gǎnjiào,非常惊奇。

        当然,画上不仅仅只有山,其中林木郁葱,怪石突兀,又有一道瀑布倾流而下,气势非凡。肉眼可见,甚至觉得那奔涌的水花都要飞溅出画纸之外;人们都能感受到瀑布冲击的巨响。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不知觉间,诸人心头上蓦然想起盛唐太白的诗句来。

        这一道瀑布,恰好位于整幅丹青的中央处,属于点睛之笔,从而让整副画的气势跃然更上一个台阶。

        就见瀑布下面,水潭荡漾,潭边有亭台,台上可见一书生,青衫磊落,头戴儒巾,有衣带飞舞,似乎被瀑布冲击的气势所动,扬于脑后,极为生动。

        丹青向来分南北。画法各个不同。然而这一幅画,隐然区别。把南北两派的风格都有融合进来,画风新颖。别开新面。

        “我míngbái了……”

        人群中,李逸风一拍手。他tūránmíngbái过来,为何当日shíjiān紧迫叶君生还要换纸张,把中幅换成大幅。

        一般而言,大幅肯定比中幅难画,着墨需求何止多了一倍。

        然而恰因为如此,大幅空间大,却最适合叶君生这种殊不同常规的画法,双手齐下。几支笔墨飞舞,行笔勾勒,不拘小节。

        这是典型的以势取胜,只要大势已成,其他一些细微的瑕疵就会被完美掩盖住,甚至直接融进了笔法之中,瑕疵不再是瑕疵了。

        不得不说,若论功力、笔法,叶君生的确还存在一些问题。可他很聪明地扬长避短。将长处淋漓尽致地挥洒出来。

        整一幅画,胜在气势,胜在饱含激情,以及。胜在篇幅大。

        大幅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相同水平质量之下,得分肯定会更高。皆因大幅更难完成。价值更高。

        《庐山图》。

        这幅画叫《庐山图》。

        庐山乃天下名山,一向都是各大画家所最为喜爱的题材之一。

        丹青右侧留白处。一首七绝笔走龙蛇: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就是叶君生写出来配丹青的诗词,并不是这几天街坊传闻的那两句诗句。但毫无疑问,这一首七绝与整副画的意境配衬得堪称完美。尤其最后两句,貌似直白,却蕴含了一种深刻的人生哲理,耐人寻味,余韵无穷。

        丹青上佳,诗词绝配,整体水平比之梅雪海那一幅桃花,端是胜过了好几筹去。

        至此,再无疑问,就算梅雪海再不甘心,此刻也只能望画兴叹了。

        “好一幅《庐山图》,好一句‘不识庐山真面目’……”

        “一刻钟shíjiān,画成诗就,那叶君生莫非是神仙?”

        “文曲星下凡?”

        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

        “哎哟对了,那叶君生méiyǒu来看结果,可有人通报去了?”

        “还用说,你没看冀州的学政大人,欢喜得都满脸红光了。他底下学生惊才绝艳,一举夺魁,身为学政,政绩起码翻几番,说不定很快就会调遣入京,高升了。”

        ……

        “君生呢,君生在哪里?”

        “叶大才子快出来,你夺魁了。”

        “你们不要吵,我哥哥还在睡觉呢。”

        叶君眉气鼓鼓,柳眉倒竖,很不欢迎这些喧嚣的声响。

        “呃,妹子还不快去叫他起床,你知不zhīdào叶才子夺魁意味着shíme?”

        过得一会,进去报告的叶君眉出来了,一个人出来,道:“我哥哥说,‘他zhīdào了’。”

        啥?就这么一句话?

        一众人大眼看小眼,几乎眼珠子都要掉了一地去。

        尘埃落定,一切已成定局,后面的事情波澜不惊地jìnháng着,至于圣上所赐的,写有“天下第一才子”字样的牌匾,却不是在扬州这边颁发,而是要奔赴京师面圣的shíhòu再能拿。

        由于叶君生再三坚持,这个领取shíjiān定在明年乡试之际。

        好在圣上在这方面并méiyǒu定死期限之类,估计他老人家也没想到有人夺魁,居然不心急第一shíjiān去拿牌匾,实在匪夷所思。

        这个决定,同样让顾学政等人急得直跺脚。

        问及叶君生接下来要去干啥,叶君生回答说:“要出海。”

        一群人为之扑街。

        好吧,大家zhīdào叶君生脾气执拗,劝不得,只好作罢。

        揭过这一层,其余的庆祝娱乐可就无法躲过了。宴席餐饮,一日好几顿,排得满满当当,预约都到十天之后了。

        灸手可热势绝伦,不外如是也。

        在此期间倒是发生了一件事情,平州才子古问道疯了。

        有人说他受了刺激,导致jīngshén失常;有人说在他返回平州所坐的船只上,发现一些奇离古怪的玩意,诸如符咒、小人之类,貌似请人做法云云。结果不知怎地,居然弄得zìjǐ疯了……

        不过此事很快就风吹鸡蛋壳,再无人理会,扬州内,议论的焦点基本汇聚在叶君生身上。

        名声扶摇,直达青云,就连江南三大才子都黯然失色。听说梅雪海等,都悄然离开了扬州,奔赴京师而去,潜心准备明年乡试,要在科举中金榜题名,重夺荣光……

        半个月后,叶君生偕同妹妹登上了西门家的大船,扬帆启航,jìnháng东海之旅。

        此行出海,海路茫茫,准备经过大和国,然后再折返回来,送叶君生回京。

        到那时,估计就是明年的事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