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三章:结局

第两百四十三章:结局

        今天,是天下第一才子竞赛尘埃落定,最终揭晓的日子。

        一大清早,扬州学院便人满为患,一眼看上去,人头汹涌,黑压压一片。其中各种议论噪杂之声,沸沸扬扬,好像煮开了一大锅粥,简直比菜市场还要热闹几分。

        最终结果的公示,不同寻常,特意在学院正门左侧,设立起一方墙壁,长达九丈,用来展示作品。

        能上得展览台的作品,必然是整个大赛前十名才子的作品。至于排名靠后的,自然无缘有此荣光。

        此举可扩大影响力;还能藉此公众,以示公正。

        为了维持秩序,府衙那边调集了百名精兵,将墙壁守护住,隔绝观众冲过来,造成损坏。

        书院街道对面,是酒楼“太白居”,此刻也早座无虚席。都是些官员才子人物。他们自持身份,不会到下面和其他人挤在一块。

        一有结果出来,自然马上有人汇报。

        辰时刚过,一阵喧哗,就听得有人大喊:“结果出来了!”

        众人立刻如打了鸡血般耿直了脖子,圆睁双目,拼命看去。

        就见到有衙役开路,分开一条路径来,让一行评委通过,走到展览墙前。他们手中,各自捧着事物,用木盘盛着,上面盖以锦绣。里面之物,想必就是能跻身前十的才子作品,包括三个单元的。

        评委领头者,是个大儒,年过古稀,须发皆白,德高望重。虽然年纪不小,可精神矍铄。态势雍容。养气功夫十足,往那里一站,自有凛然之气萌生。倘若叶君生在此,开灵眸观望,可见此老顶上灵光,血色固然不佳,有些暗淡,可一根七彩文气霞光,赫然有香火那般粗细。非常纯粹。

        古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些评委人员,个个都是读了一辈子诗书的鸿儒大家,才华横溢,哪个不顶上有文气?

        文气灿烂。可成锦绣。

        “肃静!”

        领头老者一声低喝,目光朝前面的人群一扫。

        果不其然,议论的声潮顿时压低了下去,直至鸦雀无声。

        老者先是抑扬顿挫地说了一番开场白,不外乎“子乎者也”类的道理文章。

        一会之后,压轴的揭晓终于拉开帷幄,开始了。

        “第十名。平州才子古问道……”

        最先叫出来的名字,竟是古问道。

        随即有小厮将古问道三个单元的作品悬挂于十丈展览墙的最后面一个位置,整整两幅,一幅书法。一幅丹青,丹青上题着一首七绝。

        天下第一才子竞赛,能进入前十,都属于非常大的成就。声名鹊起。

        然而对于古问道而言,这个成绩毫无疑问很不满意。他可是本着前五而来的,结果只落到第十去,恰恰掉在尾巴上。

        太白居上,古问道狠狠地将手中杯酒饮尽,不由感到黯然,过得一会,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他奔赴扬州而来,本来雄心壮志,不料折戟沉沙。不甘心呀,都怪那叶君生,叶氏兄妹,若不是他们,自己何以会被搅得心乱烦躁,导致发挥失常,跌了分数?

        眼眸中,暗暗掠过一抹狠毒的神色。

        念完第十名,老者随即念第九名……

        一路下来,约莫一个时辰后,真正的重头戏,前三甲名单即将出炉。

        “第三名,为扬州才子宋晓峰……”

        紧接着有小厮将宋晓峰的两幅作品挂上墙壁去,位置显目。

        这个名次的排列并不出奇,很正常。

        江南三大才子,个个都是惊才绝艳,成绩前茅毫不意外。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许多东西都有了定论,说白了,结局已定,很可能前三甲都被江南三大才子包揽。

        太白居雅间,顾学政与李逸风等共聚一堂,听到现在,纷纷叹息一声:冀州才子,竟无一子入围前十。

        郭南明是早早没了希望,最可惜叶君生,若果最重要的最后一场,他能准时参试,正常发挥,说不定能占得一席之地。

        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怪不得这几天叶君生都闭门不出,甚至连最终结果都不来现场倾听。估计发挥不好,心情欠佳。

        “第二名,扬州才子梅雪海……”

        “什么?”

        “梅大才子只得第二名?”

        这个名次出来,很是引起好一阵喧哗,争议。等梅雪海的作品挂上去,众人近距离观赏。

        其实这时候,大家的心思都有些变了,却是最为期待头魁的公布,好生要看看,究竟是孰人的作品,居然能压过梅雪海一头。

        莫非是江南三大才子之中最低调的杨江帆?似乎杨大才子也没有现身来。

        “什么……”

        雅间中,梅雪海本来正优哉游哉地夹一块鱼肉塞进嘴巴里,听到结果进来,手不禁一颤,那块鱼肉“噗”的一下竟掉到了桌子上。

        同席中人,瞧着他渐渐变幻的脸色,都不敢吭声。

        谁都知道,梅雪海心比天高,来参加才子竞赛,就是为了夺第一。其他任何的名次,都是失败。

        更重要的是,一连几天来,在众人的心目中,梅雪海已是当今无愧的第一,奉承多多。

        熟料现在这局面……

        人不怕摔,怕就怕登高了再摔。

        几呼吸间,梅雪海的面色已不加掩饰地阴沉,霍然起身,蹬蹬蹬,人已下楼去了。

        他一走,其余的人也坐不住,立刻下楼,要去看那第一名的作品究竟有何过人之处,竟把梅雪海给压下去了。

        不说他们这一间,太白居上的雅间此刻十室九空,人都顾不得身份面子,全部跑下去了。

        诸人走得快,都还没有结账呢。若非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掌柜都怕他们吃霸王餐,故意找个理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天下第一才子竞赛,第一名者,叶君生!”

        老人家毕竟年老体衰了,中气欠奉,念的声音不大,可听在人群中却像炸开个响雷,嗡嗡作响,半天反应不过来,都是一副呆若木鸡的神态形色。

        “叶君生,怎么会是他?”

        “不可能,我不服呀!”

        “作弊,肯定作弊!”

        这个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下一刻,叶君生的作品已被挂上墙壁,第一幅书法为对子,不少人早就看过,确实不俗;所以大部分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在决定胜负的丹青画卷之上。

        山。

        叶君生画的主题,果然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