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章:速度

第两百四十章:速度

        时间飞快流逝,巳时已过半。

        广场上,有些速度快的才子已然完成作品,小心翼翼地吹干,反复检查欣赏,确定没有大问题后便交卷,欣然离开。

        不过半盏茶时间,场上席位就空了一半。

        影响之下,剩余的才子也不禁加快速度,挥舞笔触,抓紧完成。

        时间所剩不多,再不完成,就会极为紧迫,倘若最后连作品都完成不了,那就惨了。

        梅雪海神情投入,下笔婉转,面颊间或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

        这是胜利之笑。

        笔下开生面,这一幅作品堪称是他的代表作了。

        《春暖桃花图》,他所画的正是桃花,有佳人,有才子,踏青之景。至于诗词方面的构思,早已成足在胸,待丹青最后一笔完成,并不停留,笔墨醮墨迅速在留白处题写起来,正是一首词曲《蝶恋花》。

        辞藻用句,作得花团锦簇一般。

        到了最后,章印盖上,盖棺论定。

        快哉!

        情不自禁把手中笔掷在地上,昂首环顾,大有谁与争锋的气派。

        算算时间,只剩一刻钟,拿捏得刚刚好。

        另一边,郭南明也是完成了作品,却不知是否情绪不稳的缘故,所画的一处岩石用错了墨,导致形成瑕疵。虽然后面尽力补救,但始终无法完全弥补回来,唯有黯然一叹。

        高水平的比试,要求非常严格,稍有失误。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无可挽回。

        罢了罢了。反正早已丧失问鼎的资格,名次差些早已有心理准备。

        他面露苦笑。看见梅雪海一番昂然姿态,霍然明白对方必然是画得极好,甚至可能超水平发挥了。

        如此,这个“天下第一才子”的头衔八九不离十,已为梅雪海的囊中之物,堪称实至名归。

        突然之间,场外入口处传来一阵喧哗。

        评审首席本来正在闭目养神,此刻抬头喝道:“何事喧哗?”

        然后就见到一名面目清秀的书生走了进来,赫然是叶君生。

        他怎么来了?

        叶君生突然出现。使得在场许多人都大感惊诧,转念一想,莫非其刚刚醒转过来了?瞧他面色苍白,不外如是。

        一醒来,即刻奔赴广场,倒是执着。不过现在才过来,还有什么意义?

        时间只剩一刻钟了呀。

        最先的惊喜转瞬散去,顾学政本来挺直的身子又不禁软坐回去了。

        才子竞赛,并不规定迟到早退之类。叶君生姗姗来迟不算违反规矩。因此,负责秩序的人员并未询问,而是来到入口处,往外面的人安静点。

        叶君生来了。叶君眉自然伴随,在场外与李逸风等人一起。

        李逸风问:“叶小姐,你哥哥他?”

        叶君眉颇有些担忧地回答:“哥哥一醒。听说竞赛改制,今天为收官之战。无论如何都要过来参加。”

        黄元启叹了口气:“惜乎不早来半个时辰,现在回天乏力了。”

        早来半个时辰。时间充裕许多,犹有一搏之机,眼下嘛,说什么都晚了。

        李逸风面色变幻不定,忽道:“君生做事,一向稳健,或者还有机会。”

        黄元启啊了声,很不以为然。

        李逸风微一沉吟,道:“元启,你可还记得君生双笔作画时的情景?”

        “咦?”

        黄元启顿时想起来了:昔日在冀州,叶君生苦练丹青,曾虚心向他们讨教技法,当其时叶君生展现出一种类似耍杂的笔法来,双管齐下,一心两用,舞得眼花缭乱。

        如此用笔,行云流水,作画的速度自是极快,甚至是太快了,容易让人觉得草率了事。

        然而事实上,叶君生做出的画作,水平依然不容小视。

        那么说来,现在他能故技重施,只用一刻钟便画出作品来?

        太玄乎了吧。

        即使真能完成,可质量水平究竟会达到什么样的地步?

        听李逸风一说,黄元启的心思顿时变得活泛:再说了,叶君生能出现在场上,参加竞赛,本身已是了不起的事,如果能交出作品,更是难得。至于水平高低,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广场内,叶君生来到属于自己的座位,见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文房四宝,忽然举手,说道:“小子可否换整张尺寸的纸?”

        这话一出,满场皆惊。

        本来此单元做丹青,每个人所发的宣纸都是四尺对开,属于中幅,而最后来到的叶君生居然开口要四尺整张的大幅,他要干什么?

        时间都快到了呀,难道还想作画?

        就算作画,缘何偏偏还要换大幅的纸,莫非他不知道越大幅,越难画吗?

        竞赛比试,纸张的选择规定不能选小,低于标准,可也没规定不能往大上选。于是一会之后,便有小厮拿来一张四尺整张的宣纸过来给叶君生。

        整张的纸,恰好将书案铺满,笔墨之类只能摆放在角落处。

        叶君生忽然又做出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举动,他把书案移开到别处,直接将宣纸铺于地面上,铺展开来。

        还没有等大家反应过来,叶大秀才双手将袖子捋得高高,赤膊,随即十指翻动,一手各将不同的两支笔拿在手里。

        唰唰!

        笔头极快,醮起颜料,就开始作画。

        这般的作画方式,无论才子或者那些白发苍苍的评委,以及各学政大人,他们倒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所见的俱为街头卖艺的行头,如何能用到这里来。

        这可是天下第一才子竞赛的竞试场呀。

        相信此刻叶君生抖一抖身子的话,会抖下满地的眼珠子。然而时间宝贵,迫在眉睫,哪里还有工夫理会这些。

        唰唰唰!

        在雪白的画纸上勾勒出基本的框架线条后,叶君生换笔的速度快得没人能看到清楚,一支支大小不一的笔在指间转换,一种种适宜的颜料落在该在的空白处。全幅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竟然具备一种优美的感觉。

        双手挥舞,笔触缭乱,双腿随着落笔的变化而变化,身子或蹲,或坐,或弯或立,哪里像是作画,倒像是在打功夫。

        笔起笔落,丹青轮换,瞧得在场的人眼神儿都有点发直,甚至连叶君生画得什么,都无暇顾及。

        “天呀,他同时竟能双手用五支笔画画?”

        “我看到了什么,他一边写字,一边画画?”

        惊诧莫名的心思搅得一颗心七上八落的,那小心肝鬼死般紧张。

        “时间到!”

        倒是负责及时的人员非常尽职地一声大喝。

        于喝声中,叶君生刚刚把捏住手里的三、四支笔扔掉,掏出印章盖上。

        丝毫不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