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九章:收官

第两百三十九章:收官

        灾害固未成,可影响已深远,扬州府衙乱成一锅粥,一道道命令飞快地下达,然后便是各方人员出动,负责各项善后事宜。

        这般大环境下,天下第一才子竞赛的关注度徒然有所降低。

        今天,已是最为关键的收官之日,改制之后,丹青诗词双管齐下,熔于一炉。本来依照计划,比试地点会从书院的广场转移到别处,比如某些风景优美的野外去。

        如此,风花雪月,环境宜人,更能激发才子的灵感心思,从而作出佳作。

        然而乱糟糟的善后清理工作毁了一切,再说了,城府周围的地方,都曾经被洪水淹过,异味缭绕不散,大煞风景,到那些地方去作画,吟诗,简直自找苦吃。

        于是,不得不推翻计划,还是留在广场处。好在天气晴朗,可将遮顶的幕布撤去,可见蓝天白云。

        其实扬州书院历史悠久,百年经营,本身就是风景优美的一个园林。

        经过前面两关的淘汰,最后有资格参加收官战的共有三十一人,实际到场三十人唯一没有来的是在音律单元晕倒的叶君生。

        大会规定,无法亲身参赛者,将会自动丧失该单元的成绩。

        由于是最后的比试,时间倒非常充裕,一大清早各才子即可进场,也不是规定要在广场上死坐着,而是可以到处走走,放松心情。观察入微,酝酿意兴。

        为防作弊。广场上铺开三十一副椅凳,文房四宝俱已摆好。只等才子下笔。

        才子从外面进来,都要经过搜查。

        晨曦微微的时候,书院内已是人来人往,开始之际,谁也没有进入广场中,而是先在外面酝酿情感。

        改制之事早就传开,故而先前两天的时间,不少才子已做足功课,选材、临摹、陪诗……

        有满意的。定住章程,草稿打了一遍又一遍,尽量做到手熟。

        这样一来,临到场上,胜算大增,直接重新画一遍即可,大大节约时间。

        其实这也是另一种作弊。

        不过文艺比试,往往具备许多不确定因素,远非背书抄书所能涵盖。尤其丹青。临场发挥存在太多细微影响,一个疏忽便会导致瑕疵出现,拉低成绩。

        更关键的是,大赛组委会方面也有所限制。提供给才子作画的,只得一幅空白宣纸。

        也就是说每人只得一次尝试的机会,一旦犯错。结果不言而喻。

        要求很高,几乎可以和科举考试有得一比了。在科举考试中,卷面也是不得出现失误污垢的。

        规定面对的是所有才子。故而大家都能够接受。这本来就是举世属目的比试,程序当然严苛,松垮垮的,如何有权威性?

        因此,直到辰时过去,才有第一位的才子正式进场,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得端端正正,并未心急马上提笔醮墨,依然还要调整心态精神,务必要状态最为完美的时候,才开始作画。

        有了第一个,很快就有第二个,一会之后,广场上已坐满半数席位;再过得一会,三分之二都进场了。

        剩下的才子已不多,其中包括最有可能夺魁者,江南三大才子之一的梅雪海。

        只见他神态淡定,背负双手,站立在一丛桃花之前。

        春暖花开,桃花已放,有灼灼之华。

        梅雪海伸手折下一支,放在鼻子里一嗅,脸上流溢出享受的神情。

        才子嗅桃花,竟不逊于佳人的“人面桃花相映红”,婉约入画。

        虽然将本次竞赛看得很重,志在夺魁,但梅雪海并未事前打腹稿,他不屑为之。

        在他看来,事前打腹稿匠气有余,灵气不足,虽然有所准备,可反过来会极大限制灵感的爆发,不足以画出满意的代表作。

        打腹稿,那是没自信的表现,他梅雪海会没自信吗?

        遍观场内,能成为真正的对手,构成威胁者,不过寥寥两三人而已。

        对了,或者还要将那个叶君生算进来。

        第一场书法单元,叶君生横空出世,给梅雪海留下深刻的印象。对方一副长联,字面精炼,涵义意赅,确实不俗。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宛然写出了天下士子的心声。

        故而,对于这个一直想当面切磋比试一番的对手,梅雪海收起来傲气。

        音律一关,叶君生表现相当有个人风格,成绩也说得过去,得以进阶最后的收官战。

        只可惜,他意外昏迷,至今未醒。反正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见对方身影。

        要知道,收官战比试的收卷时间为子时。

        一到子时,必须停笔,不许再动。

        收官之战,意义非凡,对于观众都有了约束,闲杂人等,全部隔离到外面去,连书院都无法进入。广场内所坐的,只有各大评委,以及各州学政大人。

        今天,就连李逸风黄元启都无法进入内场,只能在外面等待消息。

        “君生还没有来,看来无望了。”

        李逸风苦笑道:“我刚派人到庭院打探,君生仍未醒。”

        “哎。”

        两老相顾叹息,万万没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场内,顾学政同样眉头紧锁,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冀州另一个代表才子郭南明已坐到座位上,不过和其他人一样,只在运思,不曾提笔。

        昔日狂傲的冀州才子,几番经历,棱角已被磨平,却平添几分稳重的气息。只不过以他前面两单元的成绩,能进入前十已算胜利,前三基本没戏了。

        他环顾左右,莫名地心中竟有几分寥落之意:叶君生,果然没有来。

        对于这个曾经气得自己吐血的对头家伙,郭南明无比怨恨,但时过境迁,心境转换后,发现对方不能参加收官战,反而感到失落。

        如果他来了,会画出什么样的丹青,配以什么样的诗词?

        可惜,这么一幅作品注定胎死腹中,无法出世了。

        郭南明叹了口气,心意坚定,左手托袖子,右手提笔,终于开始醮墨作画了。

        计算时间,也该动手了。

        外面欣赏桃花的梅雪海福至心灵,灵感如泉,有了沟壑,不禁哈哈一笑,大步进场,同样开始泼墨著丹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