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五章:摧城

第两百三十五章:摧城

        却说叶君生登台以西洋敲击乐的形式演奏一曲《将军令》,乐至酣时,意兴蓬勃,本命飞剑“将进酒”轰然而出。从道气所化的小鼎内激发,寒芒一闪,直上云霄;再一闪,已远到城外江边。

        飞剑破空,隶属实体,可不再是虚幻的顶上灵光。不过广场上黑压压诸人,此刻俱被那雄浑激扬的音律所吸引,哪里有人注意到这般细节变化。

        江上大战,胜负很快分出。

        煞祖全力出手,黄梦笔与臭和尚固然身为道释两家的天下行走,新生代最为出色的弟子,但他们也难以承受住对方惊天动地般的神通威力。

        若非黄梦笔手持一支半步纯阳至宝天地众生笔,只怕一个照面便会崩溃。

        危难时刻,寒芒如电,从城中掠出,锋锐无匹地击打进乌云。

        “咦,那是?”

        臭和尚不由大叫起来。

        黄梦笔脱口而出:“蜀山第一剑!”

        “不对,威力相差甚远,不是他。”

        臭和尚念头打转,很快便有了一个准确的判断。

        飞剑击杀煞祖而去,显然是友非敌。可惜威能不强,最多法相境界修为的神通。对上煞祖,如同隔靴搔痒,根本造不成杀伤。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滚!”

        煞祖大喝一声,浓稠的乌云煞气倏尔变化出一张面容模样,五官皆全,此刻巨嘴一张,形成无底黑洞。直欲将那口小飞剑吞噬进去。

        “城中出剑的家伙要遭殃了……”

        臭和尚喃喃道,他与黄梦笔有心相救。无奈分身乏术,自顾不暇。根本腾不出手去。

        他们深知煞祖厉害,那些凝聚而出的煞气,蕴含天地人三才奥义,堪称极致。最能污损人的精神,以及各类法器法宝,只要被一丝缠绕住,都能被毁掉整体存在。如果那飞剑被吞噬,最多一时半刻,就会彻底腐烂掉。

        本命飞剑一毁。那驾驭飞剑者受创严重,即使能保住性命,可一身修为基本十不存八了。

        嗤!

        这飞剑倒也光棍,之前气势汹汹的一击居然属于虚晃,相距还有百丈距离时,非常灵敏地掉头逃走。

        “还想走!”

        煞祖如何肯让它逃遁,森森巨口一个扭曲,分化出第二只巨手来,凌空探出。要把那飞剑擒下。

        飞剑速度极快,两三呼吸间便回到扬州城上空。

        然而巨手不遑多让,如附骨之疽,不依不饶。同时也席卷到了扬州城的上空。

        风雨之时,天色晦暗,当煞气凝聚的乌云来临。顿时像城府顶上被遮盖住了一大块无边无际的黑布,阴影如黑幕。偌大的郡城立刻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啊。发生了什么事?”

        “天怎么完全黑了。”

        “看,天空上怎么有一只巨手……”

        “魔鬼,一定是魔鬼来了。”

        刹那时,整个扬州城都陷入到一种极其恐慌的境况之中,百姓呼爹喊娘,忙不迭躲进屋子里头,关窗闭户,许多人都不禁跪在地上,祈求神灵保佑。

        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末日情景,举城呼号,声动如雷。

        这般莫大动静,任何一个角落都无法避免。

        扬州学院广场上,虽然事先早就点起灯火照明,但眼下种种异动传来,一下子让诸多才子都感受到了。

        似乎,在风花雪月之外,发生了某些不可思议的变故?

        一众才子你看我,我看你,但没有任何人能给出答案。

        煞祖手段通天,巨手压城,一举将本来凝聚在城府上空的血气文气全部冲击得七零八落,端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莫大神通。

        在无孔不入的煞气影响下,诸多负面反应立竿见影。

        首先城中猫狗鸡鸭之类,蓦然发狂起来:狗咬狗、猫咬鸡、那本来性格温顺的鸡鸭一只只竟疯狂地向主人家攻击。

        一切事态都颠覆常理,就连平时胆小畏缩的老鼠都敢于大摇大摆走出来,成群结队地到处过街,甚至组团群殴猫……

        乱了!

        疯了!

        从家畜家禽,然后到人。一些精神抵抗力差的人已出现反常,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来。

        变故突生,毫无准备。倘若持续酒店,恐怕整座扬州城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此时此刻,几乎没有人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切都超出想象。所能做的,唯有跪地祈祷,虔诚祷告,希望老天爷开眼,尽快恢复正常。

        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官吏权贵,无不如此。

        “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呀,赶快显灵,保佑我们吧……”

        “佛祖在上,今有邪魔入侵,如果你能保佑我一家大小,我一定杀猪祭神,供奉香火……”

        “城隍老爷,你最灵验,何不降下真身,驱邪斩魔,还扬州朗朗乾坤……”

        一道道民心民意如同涓流,汩汩涌现,争先恐后地漂浮到上空扬州大城隍不在,成千上万的民心民意无人吸收,只得随意地飘荡着,纠缠成一片。

        无形的念头,存在的时间并不会太长,过得一会无人吸收的话,便会被罡风吹散,归于虚无。

        相比其他各处,扬州学院内倒暂时保得一份难得的平静。此地文气最盛,对于煞气的影响抵抗最为得力。一众才子尚未出现离奇的行为举止,不过心头压抑,郁闷难受,显得坐立不安。

        咚咚咚!

        台上叶君生挥槌不休,敲出一记记悲壮的音律节奏。仿佛敲进了人的心坎上,有共鸣,有回音。

        与此同时,还感觉到心头的压抑郁闷之情大为减轻,好像被阵阵音律给震碎敲散了。

        叶君生面色苍白,全神贯注,本来为文人雅韵的事情,在他手中却变成了心血之作。场下观众如堵,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承受着什么,付出了什么:

        “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不朽何所得也,问之天地不答,问之苍生有言。子曰:吾善养吾之浩然正气也。其气至大至刚,可纵横天地之间,可缩于七尺躯干。能得意志,能得力量,名曰:仁者弘毅,故无敌矣……”

        “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君生上古,继天立极,作民主;兴百神之奠,垂万世之法;祭祀事用,发大誓愿,祈我家国:春秋百代,永保升平。呜呼!尚飨!”

        嗡!

        黑暗中一道寒芒掠闪,如此引人注目。只是离地太高,以至于瞧不清究竟是何物。

        寒芒突然稳定不动,一指粗细。

        它不动,风云却翻腾不已。只转眼间,那寒芒形体居然急速增大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