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四章:出剑

第两百三十四章:出剑

        顶上灵光如花绽放,团团一簇,其中血气旺盛,仿佛一口火盆似的,形成椭圆的形状,颜色鲜艳无比。

        血气之中,一株七彩霞光文气分外显眼,直直竖立。

        中心地带,又有白色道气凝聚而成的一口小鼎,三足两耳,足有火柴盒大小,在血气之间浮沉不定,宛如汪洋中的舟楫。

        小鼎之上,又有一方纯阳宝印高悬,光华如水,稳稳压住所有的气息流溢。

        诸多景象,自不是在场众人所能看得见的。

        一干观众,目光所及都是叶君生手部动作,要看他如何敲击表演。

        咚!

        双手挥舞,行云流水,鼓槌敲击而出的,一个个节奏音符震荡而出,慷慨激昂,音节雄浑

        将军令!

        赫然为古曲《将军令》。

        此曲源自唐朝,本隶属皇家乐曲,但流转出来后,几经演变,出现了多种乐谱以及演奏形式。或扬琴,或古筝,或吹打,以表现将军升帐时的庄重严肃,出征时的矫健激烈……

        谁也想不到叶君生摆出偌大阵仗来,所要演奏的居然是一曲《将军令》。

        此曲曲风激昂,本为军中之乐。问题在于,现在是文人竞赛呀。正好比一群才子正在吟诗作对,突然杀进一位舞刀弄枪的,显得非常突兀,并且格格不入。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大感愕然。

        咚咚!

        然而台上的音律毫无阻滞,轰然而出。曲调高亢,隐隐竟裹挟起一股巨大的声势。甚至能将漫天风雨压制了下来。

        风声雨声皆不闻,只听鼓锤震天雷!

        广场左侧。扬州知州大人正坐着喝茶,偶尔与身边的同僚交谈几句。猛地有人前来禀告,附耳细细汇报。

        一听之下,知州大人面色大变:江水爆升,河堤危矣,这可是关系满城生灵的莫大事故。

        他顿时便有了心慌意乱,一贯的养气功夫支离破碎,便要起身离席,出去安排人手应急。

        咚咚咚!

        台上曲调声声传下。莫名的,知州大人的情绪居然稳定了下来:如同两军对阵,适逢敌军偷袭,从最初的慌乱转化为沉稳的架势,从而决定整顿部众,慨然迎战了……

        感觉很玄。

        在不为凡人所见的顶上,知州大人官气凛然,迅速扶正,同时代表着他已彻底镇定了下来。

        “好一曲《将军令》!”

        暗赞一声。面露笑容和一众学政等打了声招呼,这才带人走出场去。若果心绪不宁,脚步慌张地走,难免会引起大伙儿的注意。万一走漏消息的话。只怕立刻便会引发大骚乱,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扬州绝不能乱。

        唯不乱。或者还能绝境逢生,找出解决的法子。

        ……

        城外大江。此刻却早已纷乱不休。

        两强开战,各展神通。法力毫无保留地激荡开来,堪称翻江倒海的威力。

        威力波及,浪涛惊起,形成一波波乱流,漩涡生成,水花激荡数十丈,骇人听闻。

        “无知小辈,今日教你身死道消!”

        乌云滚滚,喝声如雷,无数煞气变幻,最后凝出一方巨手,带着无穷气势呼啸抓向地面上的臭和尚。

        煞气浓郁,里面戾气怨气怒气恨气,诸多负面气息纠缠在一起,并且不是混乱的,而是经过了祭炼,宛如法宝般。

        巨手遮天,好像大山压落。

        臭和尚已满头大汗,相比煞祖,哪怕是修为远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的煞祖,无论境界或是修为,都相差不小,抵抗得甚为吃力。

        噗!

        他承受无比压力,不禁喷出一口鲜血来,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身上用念珠形成的防御阵势如同一面受到重击的镜子,出现了条条裂纹。

        哇哇哇!

        巨手仿佛实质,冲击力非同小可。其中更有煞气凝成无数的魔头厉鬼形象,咆哮厉叫,扰人心神。一不小心被邪魔侵入进来,人立刻便会崩溃发狂。

        “八部天龙,速速护身!”

        臭和尚大叫着,打出一道法诀,身周围马上出现梵音佛唱,浮现出道道虚影,共计有八道,只是略显模糊,看不真切形象。

        “哼,不过初窥门径,也敢班门弄斧,给本祖破!”

        煞祖得势不饶人,巨手再现,狠狠一抓。

        咿呀呀!

        令人牙酸的破裂声响起。

        臭和尚身如飘絮,一连倒退了十多丈。口中大呼:“黄梦笔,此时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话音刚落,但见一束彩光自南边来,却是一只笔。

        此笔出现,不过手指粗细,越到近前,形体越是增大,最后大若树干,笔头尖尖,疾点乌云。

        “咦,天地众生笔?”

        煞祖第一次露出了惊讶,但毫不慌张,乌云舒卷之际,便将这来势汹汹的一笔化解掉了。

        宝笔现身,羽化道大师兄黄梦笔同时现身,站立在臭和尚身旁。

        “救兵什么时候到?”

        臭和尚第一句就这般问。

        黄梦笔面露苦笑:“起码还得一个时辰。”

        “有没搞错,扬州城隍就逃得那么远了?”

        “他前些日子闭关……”

        “占着粪坑不拉屎,如果扬州生死涂炭,我看他必会被剥掉神气,打落红尘受过百年。”

        臭和尚气急败坏,都爆粗了。

        黄梦笔一摊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还是先应付眼下吧。”

        煞祖同样开始急躁,他施展无上神通大法,惊世骇俗,本来就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只想着早点水淹扬州,夺到天地玄黄顽石印,掳夺十万生灵煞气,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却不愿意正面和三十三天开战。

        至少如今还不是时候。

        “挡我者死!”

        吃喝声中,漫天江水翻腾而起,足足几十丈。刹那之间,活在水中范围来不及逃遁的鱼虾尽数被无孔不入的煞气绞杀,化为丝丝煞气,增加威力。

        面对如斯神通,黄梦笔都不由脸色一变:“臭和尚,你还有帮手吧,赶紧叫出来!”

        “叫个屁,这时候还有谁来,拼命吧!”

        臭和尚异常狼狈的样子,咬牙彻齿,真要拼命了。

        ……

        咚咚咚咚!

        一曲《将军令》,渐入高潮时,鼓点胜铁骑。

        塞上长风,笛声清冷;

        大漠落日,残月当空;

        日夜听驼铃,随梦入故里。

        手中三尺青锋,枕边六封家书;

        定斩敌将首级,看罢泪涕凋零。

        报朝廷!谁人听?

        嗡!

        顶上灵光,道气小鼎开启,一道寒芒如电激射而出,飞剑“将进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