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三章:交锋

第两百三十三章:交锋

        乌云遮天蔽日,滚滚而来,若是瞧明白些便可发现那根本不是云,而是无数的黑色气息凝聚而成。在半空上翻腾扭动,如同幕后有人操纵的一般,显得颇有灵性。

        乌云之下,则是滔滔江水,一浪高过一浪,排山倒海,声势惊人。

        乌云,浪涛,两者存在极其密切地联系,说白了便是在乌云的作用下,才能掀起如此巨浪。

        云起浪涌!

        水涡飞腾,其中倒有不少鱼虾之类,受那乌云重压,瞬间死亡。身子都爆裂开来,血肉融进水里,将江水都濡染成一种病态的红色。

        浓烈的血腥味充斥江面,再加上不时传出来的惨呼嚎叫声,把这江岸附近数里地化作人间地狱。

        “阿尼陀佛!”

        猛地一声佛号传出,声音不大,可清清楚楚,风雨根本压抑不住。

        说也奇怪,这一声佛号传出后,本来抱头在地上打滚痛苦不堪的一干护堤人员如梦初醒,纷纷恢复了灵智,爬将起来。

        他们相顾骇然,有眼尖的顿时见到一道灰色的身影出现在河堤之上,被狂风吹拂起灰色的衣衫,猎猎飞舞。

        依稀间,可以看到此人顶着光头,赫然是个和尚。

        如此危难时刻,突然冒出个和尚来,莫非是传说中的罗汉下凡,拯救世人于苦难之中?

        匆促间他们不及多想,看见黑云催动江浪越来越近,气势压迫慑人得紧,赶紧迈开脚步。狂奔回城而去了。

        “阿尼陀佛!”

        又是一声佛号。

        臭和尚身子一飘,下一刻已出现在江边一块巨大的岩石之上。

        浪潮汹涌。本来早将这岩石覆盖,但自从和尚登上去后。那些暗红的江水立刻退却,让出一块地方来。

        “你,是孤空寺的和尚?”

        乌云之下,乍然传下巨喝,犹如雷霆作响,震人心弦。

        “不错,贫僧孤空臭和尚,见过煞祖。”

        臭和尚双掌合十,眉目低垂地应道。

        “哈哈哈。没想到你这小和尚还知晓本祖名号,那且饶你一名,速速退开吧,免得说我以大压小。”

        臭和尚面色无波澜,一字字道:“煞祖倘若退去,贫僧自然离开。”

        “嗯?这么说,你一定要挡住我的路了?”

        臭和尚摇摇头:“非也,贫僧绝非要当煞祖的路,而是煞祖你挡住了我的道。”

        此话打着禅机。然而煞祖何许人也,自然一听就明白:他藏身深山不知几许岁月,闭关养伤。那天叶君生带着猪妖来,本来想收集煞气。不料将其惊动,醒过来。

        两下交手,竟然让煞祖发现叶君生身怀至宝天地玄黄顽石印。

        这一发现可不得了。饶是他成名已久,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早就不假外物,可依然动了心思。想要掠夺过来,炼化为己用。

        若能如此,手持这件纯阳之宝,那么煞祖便有了莫大依仗,不用多久就能打回三十三天去,重夺昔日威风了。

        毕竟天地玄黄顽石印绝非寻常法宝,而是排名前茅的纯阳之宝,足以成为立教之本,成道之物。只是当初三十三天巨变,此宝下落不明,成为一大悬案。

        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被叶君生所得,而且恰好被煞祖发现。这真是天数注定,属于他的大气运。

        无奈当初煞祖刚刚醒转,一身修为十不存三,才让叶君生等逃遁出去了。当其时他也无法直接去追,唯有后来拿下火鸟老祖,让他到处打听。

        功夫不负有心人,等火鸟老祖打探到叶君生身在扬州的时候,煞祖再也按捺不住了,元神出窍,要运起大神通倾一江之水,水淹扬州城,从而把叶君生逼出来。

        至于生灵涂炭,完全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况且他身为煞祖,最喜各类煞气,正好将满城百姓淹死,还能收集到千千万万的煞气,进补己身,恢复修为。

        煞祖来势汹汹,又觉察到扬州城隍因为避文气而退避三舍,少了这一尊人物镇守,底气更足。

        熟料没了城隍,横地却杀出个孤空寺的和尚来挡住去路,没端心烦。

        “你这和尚,可是孤空寺的天下行走?”

        “不错。”

        “呵呵,三十三天,道释行走,本意在红尘打滚,各寻因果,了结尘缘。那么,现在,你是想藉此而满足济世之情怀?你,真得不怕死!”

        煞祖声音之中显然运上了法力,威风凛凛,固然没有显露真身,但那份浩荡威严根本掩盖不住,直接压下来,沉甸甸的,身心脆弱者,几乎便要屈膝下跪,匍匐在地。

        不过臭和尚无悲无喜,巍然而立,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好,既然你顽冥不化,那本祖就送你上西天见佛祖!”

        话音刚好,乌云一个变化,下方一股江水如同被一只大手捏住,掀将起来,化作一条巨龙模样,张牙舞爪,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朝着臭和尚冲来。

        臭和尚面色肃穆,双手飞快捏出法诀,气象立生;挥动间,将挂在脖子上的那一串素白色念珠扯下。

        砰!

        念珠断开,九九八十一粒珠子飞舞于身前,金光大发,凝聚成一个玄奥阵势,正面迎上飞扑而来的水龙。

        两者一交锋,波浪滔天,形成极大的声势,骇人至极。好在附近的人基本都跑光了,无人见到。否则传言开来,世上又得多诸多离奇传说。

        ……

        城外大江翻腾,城内却相对平静。

        久雨不休,民众怨声载道,然而还没有到失控的境地。主要的街道之上,不时有官差巡逻,察看民情。

        扬州书院内别有情景,天下第一才子竞赛进行得如火如荼,并没有受到气候的多少影响。

        今天举行的是音律单元。

        “昔日未登台,世上几人曾识我;今朝初报鼓,场中哪个不抬头!”

        比起风雨,叶君生演奏之前所说的对句更加入心。场内众人,心思不一,然而灼灼的目光毫无例外,都是放在台上某人身上。

        下一刻,叶君生坐落在事先准备好的特制椅子上,双手一翻,拿起了两根类似鼓槌的事物。

        咚!

        敲击开始,与此同时,在不为人所见之处,顶上灵光如花,傲然盛放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