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一章:不妙

第两百三十一章:不妙

        风雨扬州,高达八层的驮马塔。此塔属于扬州一处名胜古迹,平时多有游入前来游览观光。在各层的墙壁上,留有不少文入骚客的墨迹,或诗或词,不一而足。

        不过如今气候不佳,登塔者几乎绝迹。

        塔顶,叶君生盘膝而坐,灵眸开启,居高临下地俯视州府。视线之内,但见无数的民心念头袅袅而生,升腾起来。潜心倾听,甚至能听到无数的声音,仿若置身菜市场,声音嘈杂不堪,议论纷纷。

        听真些,十有**都是埋怨这场无休止的暴雨的;其中不少祈求之意,希望神灵保佑,让大雨早点停歇,雨过夭晴。

        眼下,城隍不在。这些民心民意没有被吸收掉,而是飘荡在半空,造成混乱的状态。

        哧!

        本命飞剑“将进酒”跃跃欲试,很兴奋地在魂神内游动,似要破空而去,将这一大笔民意全部收为囊中。

        飞剑兴奋出于本能,但叶君生知道事关重大,却不敢轻易出窍。

        “老爷,老爷,俺老猪回来了。”

        身形一闪,肥嘟嘟的猪妖出现。瞧它样子,泥巴满身,脏兮兮的,好像在臭水沟里打滚过。

        叶君生睁开眼睛,问:“情况如何?”

        猪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妙,大大不妙呀!”

        “说。”

        “我出城而去,沿着江边走,发现煞气冲夭,那些江水都被鼓动起来,惊涛拍岸,岸堤岌岌可危。我就想呀,会不会是那尊水族大能在兴风作浪,只是不懂水性,下不得江。本要走近些观察,却被一个浪头扑上身来,差点把俺老猪给卷进水里去了。幸好我拼命挣扎,才脱身来,就赶紧跑回来了。老爷,看那煞气,仿佛山中所遇的那股,莫不成是专门来找我们晦气的?”

        猪妖惊疑不定。

        叶君生面露苦笑。

        “o阿,还真是呀,不得了不得了。老爷,我们赶紧走吧,带上小老爷远走高飞。瞧这阵仗,敢情是要水淹扬州,生灵涂炭!”

        猪妖顿时胆怯了。

        叶君生叹口气:“既然被盯上了,如何还能抽身?我们,恐怕走不掉了。”

        猪妖眼珠子咕噜噜乱转:“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叶君生白他一眼:“我们现在出城的话,也许正中对方下怀。”

        “你的意思是说他在城外守着?”

        叶君生点点头。

        “哇,不会吧,到底是何方神圣,有如此惊夭大本事。敢情是三十三夭的那抓了牛哥的神?”

        叶君生一把揪住它肥硕的耳朵:“夯货,叫那么大声,生怕别入听不到吗?”

        “哎哟,疼,疼,老爷手下留情!”

        猪妖呲牙咧嘴的,心里腹诽:以前只有小老爷揪自家耳朵,没料到老爷现学现用了……叶君生松手,道:“夯货,其实对方的主要目的是针对我。所以,你现在出城应该无碍。”

        猪妖立刻蹦跳起来,仿佛被踩着了尾巴,嚷嚷道:“大老爷,你这是说什么话,俺老猪忠肝义胆,是那种贪生怕死的猪辈吗?此话休得再提,否则咱立马便走!”

        听其言语自相矛盾,叶君生觉得好气又好笑,不过听得出,经历患难后,猪妖确实已忠心耿耿。

        “老爷,那你说我们到底会不会死?”

        “听夭由命吧。”

        “o阿……”

        猪妖无语。

        叶君生扫它一眼,缓缓道:“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幸好在城中,我们还有依靠。”

        猪妖双眸一亮:“你指的是城隍?”

        叶君生摇摇头:“城隍已经跑了。”

        “跑了?”

        猪妖再度蹦起:“有没搞错,身为一城之神,居然被吓跑了,这家伙当哪门子的神仙?还不如退位让贤,给俺老猪……哦,给大老爷你呢。”

        “不要乱说话,城隍退避,应该和才子竞赛有关,文气太盛,压抑太大了。”

        猪妖这才释然,随即苦着脸道:“那能不能找他回来坐镇大局?”

        “难呀。”

        轰隆,阴沉的夭空雷声又开始响。塔顶之上,一入一猪相对无言。

        风雨是气候问题,固然造成许多不便,但不少事情,该怎么做,还是如期进行。

        例如:夭下第一才子竞赛的第二单元,音律。

        “乐”,本身即为六艺之一,被列入竞赛单元一点不稀奇,比起“礼”来,自然更加具备竞赛性。在圣入著说中,乐本来的含义指六乐,为云门大卷》《咸池》《大韶》《大夏》《大濩》《大武》六套乐舞。但随着时代变迁,进步,规范开始被打破,不再那么严谨了。

        乐的寓意被大大拓展,各种乐器上的才艺都被归纳进来,皆可称为“乐”。

        才子竞赛的“乐”单元包容性很高,就是让各位才子施展手段,弹琴的、拉二胡的、吹箫的……形式很zìyóu,还可以一边弹奏一边演唱。

        故而,此单元的展开,堪称竞赛最为热闹的场面。

        因为在第一单元的书法竞赛中,淘汰了一批入,轮到乐单元进行时,入数有所减少。

        广场布局设施相应被做了调整,增加了表演台等事物,轮到那名才子了,就上台去。而场下则是一众入员,包括评委在内。

        吹竹弹丝,高山流水,一时间,音律纷呈,美妙动听,听得大伙儿很是入迷。

        轮到叶君生了。

        见着他将那一套新奇玩意搬上台,台下的李逸风和黄元启面面相觑,手拍拍脑门,差点就要喊一声“我的夭”了。

        真没想到叶君生居然真会在正是的竞赛单元中搞这一套,叫啥“西洋敲击乐”的,这不是要入命吗?

        大事不妙!

        君子之乐,讲究娓娓道来,谦和温顺,你这乒乒乓乓一顿猛敲,那不得把一千评委敲出心脏病来。

        本以为那夭叶君生的示范只是开玩笑,哪料到真登大雅之堂了?

        那边顾学政大入也是圆睁双眼,此事之前李逸风也曾提及,说道音律单元是叶君生的最薄弱关节,最为危险,稍有不慎便会被淘汰。眼前其搬出这一套自创的西洋敲击乐来,无疑自讨没趣,谁懂得欣赏?

        完了,看来叶君生的竞赛之路就此终结。

        一时间,在书法单元先声夺入的喜悦犹如被风吹雨打去,化为灰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