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一章:天才

第两百二十一章:天才

        叶君眉请哥哥授道,懂得了诸多道法规则,晚上打坐之际,冥思出窍之法。摸索之下,竟出奇的顺利,魂神一下子出得窍来。

        “这是……”

        少女只觉得身子飘飘荡荡的出现在虚空中,目光环视,将房间情景尽收眼底,最为惊奇的当然属于她看到了自己的躯体一动不动地坐在床榻上。

        “成功了,出窍成功了。”

        一抹欣喜之情涌上心间,她曾听哥哥说过:要想成为术士,第一道难关便是出窍。出之可为神,不出则为凡。不过此关可不容易,除非有大神通者直接点化,光靠自己的话,哪怕拥有相关的修炼法门,都要经历许多才行。

        只没想到,自己不过听说了点道理,尝试一下,居然便成功了。

        叶君眉女儿情态萌生,几乎要忍不住高声欢呼起来。

        呼呼!

        猛地一缕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透入,刮在身上,只觉得冰冻刺骨,如同人掉进了冰窟里头去,连牙齿都忍不住打战。

        不好!

        叶君眉立刻想到哥哥的叮嘱告诫,说人第一次出窍,由于神魂脆弱,不够强壮。所以事先要做一些保护措施,比如在房间焚烧檀香;又或者要将房间内所有的缝隙都堵严实了,不许漏风……

        然而她兴之所至,心血来潮,事先却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做。

        那风仿佛越吹越烈,听在耳朵里。都出现了幻听,犹如鬼哭神嚎似的,十分刺耳。

        再继续任由吹下去,恐怕魂神都会被吹得魂飞魄散!

        “哥哥,救我!”

        仓促之间,叶君眉甚至连返回躯壳都难以做到了,只能呼救。

        唰!

        千钧一发之际。叶君生的身形及时出现,双手将她抱住,往下方一冲。恰好将叶君眉的魂神送回到躯壳内。

        呼呼,好险!

        魂神归位,叶君眉面色苍白。急促喘了好几口气,才缓缓睁开眼睛。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是哥哥一脸关怀的容颜。

        “君眉,你没事吧。”

        叶君眉咬了咬嘴唇,轻轻摇头:“没事。”

        “呃,你怎么突然间就出窍了的?”

        叶君生大感惊奇地问道。

        叶君眉伸手搔搔头,有些迷茫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就是打坐的时候,按照哥哥的讲解方法,尝试一下。就出窍了。”

        听她说得简单轻易,叶君生顿时傻了眼:自家妹妹究竟算是什么人物,别人求了一辈子估计都求不到的东西,她就只是听自己说了说道,然后光凭着冥想就成功了……

        开玩笑呢?

        叶君生是过来人。自是明白修炼不易,要有人指点,要学习功法窍门。问题在于,他的指点都是些入门级别的粗浅大道理,可不是啥灵丹妙药。

        叶君眉一蹴而就,难道就是传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再联想到其第一次作丹青便将自己甩开几条街的行径。穿越者突然觉得很自卑。

        “哥哥,是我太冒失了……”

        瞧见叶君生有些呆滞的神情,少女还以为他责怪自己呢。

        叶君生咕声吞口口水,稳了稳心神,老气横秋地道:“知道就好,若不是我还没有睡,觉察到异常,即刻过来巡视,后果不堪设想。”

        回想刚才的凶险境况,叶君眉不禁心有余悸,悄然一吐小香舌。顿了顿,又问:“哥哥,你不是说出窍很难的吗?为何我试一下就出了。”

        叶君生忍不住要翻白眼,只好含糊回答一句:“凡事总有例外,也许你就例外了”云云。

        其实他也大感好奇,不过自家妹妹成功出窍,迈出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步,那可是了不得的好事。

        是好事就好,追究过多,反而显得啰嗦了。

        既然妹妹成功出窍,一些关乎术士修炼的忌讳规矩都得提前说明,免得叶君眉无意间闯祸。

        世俗凡人有规矩,术士亦然,尤其他们这些半路子出家,不隶属三十三天的编外人员。为人做事,都需要低调些,以免受人注意,麻烦上门。

        叶君眉听得津津有味,了解更多,半饷之后忽然问道:“哥哥,假如你现在出窍上街,会受到大城隍的监视约束?”

        “那是当然。”

        如果他没有天地玄黄顽石印护身,隐匿其气息,只怕一时三刻便会被扬州大城隍属下的鬼兵阴差发现。不说一照面就大打出手什么的,至少会请去喝茶问话,查清来历。

        这般作法就好比阳间俗世,有陌生可疑人进城,少不得被卫兵一盘诘问,审核路引文书等。

        叶君眉听罢,又是一吐舌头,下意识地望了望窗口处,生怕会突然冒出青面獠牙的牛头马面来。

        叶君生看出了她内心的忧虑,微笑着安慰道:“你也不必过分担心,大城隍虽然是神仙,可平时只是寄托一缕神念在城隍庙里,等闲时候不会轻易离开。而巡逻的鬼差阴兵也不会太多,不可能事无巨细地盘查的。除非在城中施展出道法神通,惊动开来,否则一般时候,只要小心谨慎些,就不会有事。”

        叶君眉连连点头。

        又说了一会,时辰不早,该休息了。少女平生第一次出窍,又受了惊吓,精神方面明显萎靡不振,很是疲倦。

        “君眉,你要记住,以后不要再随便出窍了,准备功夫不足,会造成各种反噬,损害身子的。”

        叶君生再三叮嘱。

        叶君眉自无不听,重重一点头:“我清楚了,哥哥,你放心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经过刚才的教训,她着实有了经验。

        “哥哥,你也早点休息吧,才子竞赛过不得几天就要开始了,养好精神,大杀四方!”

        说到后面两句的时候,双手摆出一个威风凛凛的姿态动作。

        叶君生哈哈一笑,同样还之一个信心满满的手势:他带着妹妹,千里迢迢奔赴扬州,可不是为了看烟花的。

        出到外面,帮妹妹关好门,但并没有马上就返回自己房间,而是留在门外倾听片刻。当听到了妹妹沉沉入睡的呼吸声时,这才放心走开。回到房间,精神犹自奋然,于是继续练笔画丹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