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八章:交手

第两百一十八章:交手

        骚动的声音颇大,人声鼎沸,其中还裹挟着争吵的声响。

        “哗!”

        蓦然一声惊诧,异常得沸腾,形成一股声浪翻滚。街道两边无数人都被惊动,纷纷好奇地探头过来观望——叶君生等也不例外,除了顾学政几位注重身份的,其他人基本全来到窗口向外顾盼了。

        街道下面,熙熙攘攘,非常热闹。现在更是热闹得形成堵塞了,如同发生了交通事故一般,堵得严严实实的,水都浸不过去。

        热闹的中心,赫然为一群官兵,他们个个手执腰刀在手,围成一圈,如临大敌地围着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

        老者衣着打扮,普通无奇的,一头乱发随便束成个发髻,用一根树杈拴住。背负一口朱红大葫芦,里面不知装着什物。其面对七八名官兵的围困,却淡定得很。

        骤然间,两名官兵按耐不住了,挥起刀刃,恶狠狠地朝老者头上劈去。

        这一劈,顿时引起围观者的大片惊诧声起,犹如浪潮迭起。他们都在担心老者会不会直接被砍死,从而出现血淋淋的一幕。

        ——话说本来有官兵在街上巡逻,负责治安秩序,发现老者容貌有些怪特,行为不端,于是截住对方盘问,哪里料到老者貌似瘦小,但架子大得很,根本不理会。官兵恼火,便拿出铁链锁人。不曾想老者只轻轻一抖,枷锁便如同面粉做的。破碎落地。

        官兵大吃一惊,慌忙叫人。才有眼下这一幕。

        刀光如芒,来势汹汹,直劈老者头颅——官兵固然称不上武道高手,可所学刀技,简单直接,属于行军打仗的功夫。最为实用。刀刃劈下,威力也不容小视。

        呼!

        “哼。”

        老者冷哼一声,蓦然伸指,微微一弹。

        铿铿!

        两声哀鸣。官兵手中把握的百炼刚刀就被弹断,两截刀刃嗖的飞出去,最后结结实实地插在边上的墙壁上,深入三寸。

        这一幕,落在眼帘内,众人俱是一惊:这老者到底是谁,好厉害的手段,好大的胆子!

        打起来了……

        生怕会被祸及池鱼,也不知道谁先叫喊一声,随即狼奔豕突。乱成一锅粥。

        官兵们不再犹豫,蜂拥而上,抡刀便杀。

        “滚!”

        老者舌绽春雷,平地一个霹雳,双手袖子一甩,一股恶风骤然卷起,凶猛异常,飞沙走石。数名官兵哎呀大叫,站都站不稳。更遑论攻击了,有被沙尘眯了眼睛的,赶紧退开。

        恶风成型,形成遁光,包裹了老者,便准备离开。视线环视之间,蓦然一滞,却是发现了右边酒楼上窗口处,站立一名书生。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果然就在这扬州城中。”

        他心头大喜,一时间便忘了煞祖的叮嘱,只想着能下手拿人,好回去邀功。于是法决念动,拔地而起,直往目标冲去。

        “飞,飞起来了!”

        现场还有不少目击者,见状无不惊为天人,目瞪口呆起来。老者这一飞,可不是轻功的那种飞檐走壁之类,而是真真切切飞起,浑身都仿佛没有重量。

        会飞的,除了鸟,不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吗?

        神仙呀!

        有心意虔诚的,立刻战战兢兢地跪拜在地,口里念念不已。

        一刹那的时间,无数同步事情在发生。酒楼上观看热闹的人群,本觉得距离高,安枕无忧,猛地见老者犹如毒蟒出洞,恶狠狠地冲击过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地往后面躲闪。

        也在这一瞬间,叶君生对上老者的双眼,顷刻明白自己成为了目标。然而电光火石之际,他根本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彼此陌生,没有见过,何以对方想要对付自己?

        一位起码散仙境界的术士,突然间就成为了敌人,事件的发生简直没有任何喘息以及思考的余地。

        若是思考,便会丧命。

        嗤!

        想都不想,飞剑将进酒盘旋而出,好像一道闪电猛闪,疾斩老者喉咙。

        这是攻敌必防的一招。

        “咦?”

        老者情不自禁惊讶出声,震惊于叶君生的飞剑威力——一剑莹莹,速度无以伦比,在肉眼凡胎中,估计会以为闪电出现,又或者眼花。可他身为术士,灵眸流转,却看得清清楚楚。

        飞剑,实实在在的飞剑。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居然就凝聚出了本命飞剑,难道他是蜀山的亲传弟子?我的乖乖,看来老祖鲁莽了……

        火鸟老祖反应极快,本来探出拿人的大手倏尔缩回,捏个口诀,腰间大葫芦口开启,立刻飞出一群火鸟来。

        每一只,都炎炎成鸟性,散发出极高的气温,扑腾着朝飞剑涌去。火焰之间,甚至还蕴含着一些细微的黑丝,蜿蜒弯曲,狰狞如毒蛇。这些,正是火鸟中包含的煞气,能够污人法器法宝。

        滋滋滋!

        飞鸟毫无畏惧地撞击在飞剑上,好像活物,灵动地用幻化的尖嘴利爪去抓咬。

        “嗡!”

        叶君生心头一震,感觉到本命飞剑受到了一些创伤,附带之下,自己同样受到牵连,伤了气血。他不敢迟疑,意念旋动,驾驭着飞剑破围而出。光芒闪动,将两只悍不畏死的火鸟绞碎,化为灰灰。

        “我的火鸟呀!”

        火鸟老祖更是心头都在滴血:本来已残缺凋零的火鸟,现在又断送了两只,简直就像砍了他两只手指一样。

        “可恨!该杀!”

        怒火冲天,其时他已探测出叶君生的实力远逊于自己,最多不过法相之境。那飞剑的威力虽然不俗,但相比起来,还是不够火候。千载难逢的良机,一旦错过,以后可就难说了。

        他心性谨慎,可眼下明显的敌不如己,情况截然不同。正待催动法决,不惜再拼上几只火鸟,也要将叶君生拿下。蓦然心头一跳,好像受到了重锤敲击,周围的压力徒然提升——

        这,这是扬州大城隍的神念?

        不好,惊动他了。

        扬州为天下重镇,人口稠集,血气旺盛。本来对于术士的道法神通都存在一定的压迫反噬作用。不过这作用,等闲时候,尤其对于散仙境界以上的术士,那就显得孱弱了。毕竟那些血气,只是多,并不精纯,压力不足以完全压制。

        然而城中斗法,百分百都会惊动坐镇其中的大城隍,来自三十三天的大神人物。作为管辖之地,他可不会坐视不理,否则便属于失职。

        一念之下,火鸟老祖几乎吓出一身冷汗,他自己什么身份,心知肚明。平日里混进城来,并无所谓,可触犯大城隍的威严,那就不同了,肯定会被降妖除魔的。

        当下无暇再攻击叶君生,遁光卷起,呼的朝着城外急速遁去。

        从他向叶君生出手,再到叶君生出剑,其间不过短短几呼吸的功夫。周围的人或还在失声惊呼,或抱头鼠窜找地方躲藏,或跪拜在地……根本没人瞧破具体过程的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城隍的现身,叶君生第一时间也感受到了,飞剑归窍,迅速退回到酒楼里头去。顶上天地玄黄顽石印光彩流转,道道玄黄气垂落下来,保护隐藏住己身的秘密。

        “哥哥,哥哥你没事吧。”

        叶君眉急促叫道,扑过来看着他。

        “没事。”

        话刚出口,气血翻腾,窍脉狂跳不已,一缕鲜血缓缓流出口角。

        叶君眉看见,大急,却被哥哥一手捂住了嘴巴。少女很快明白过来:有些事情过于惊世骇俗,却不能声张。

        “呱!”

        夜空中,一只猫头鹰不知从哪里飞来,怪叫一声,盘旋着,最后降落在酒楼的檐角处,瞪着一对又圆又大的眼睛,碧莹莹地左顾右盼。

        “嗯?鬼修魔宗的人竟敢在扬州闹事?”

        猫头鹰浑身的羽毛片片竖起,状甚愤怒:“只是,究竟为了甚事?交手的双方,都是什么人?”

        振翅再度飞去,在半空盘旋两圈后,这才离开。

        “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

        “神仙呀,我看见活神仙了。”

        “可不是吗?看他衣装朴素,平淡无奇,竟是神仙来着,刚才还使出了神火道术……”

        “呜呜呜,我要早知道,就向他求支签,许个愿了。”

        舆论沸腾起来,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人群中,前来抓捕的官兵们大眼瞪小眼,都看出了彼此内心的惊惶畏惧:他们竟然想杀神仙,如果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

        酒楼上,众人情绪慢慢开始平稳下来,也是惊讶讨论着,顾学政等人由于没有亲眼目睹,可询问了解详情后,亦是大皱眉毛。

        顾学政忽而沉声喝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你等就不要再说了,各个散去吧。”

        被这么一扰,也没有了继续宴饮的兴趣。

        “南明,君生,你们且留下。”

        顾学政又叫道,却命人收拾了雅间,开始喝茶,顺便说些事情。

        “是。”

        叶君生嘴里答应着,可早已心不在焉:不管换了谁,蓦然跳出个大敌来,又怎么能不深入思考?

        观老者所用神通,邪气凛然,应该为鬼修魔宗的术士。那么,难道是洞穴里的人物,他追赶过来了?

        脑海灵光一闪,一颗心砰砰地跳着:这么说,对方一定还会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