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七章:聚会

第两百一十七章:聚会

        冬天过去了,万物复苏,莺飞草长,一派生机勃勃的迹象——踏青的时候又到了。

        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已有好几拨文人骚客兴冲冲地结队出城,在郊外来踏青。

        叶氏兄妹所在的山麓,俨然成为一个热点所在。当书生们瞧见此地有茅屋,难免多加注意,顺路过来便会瞄几眼。

        他们瞄到了叶君眉,顿时惊为仙女,诸如“天生丽质难自弃”之类的赞誉情不自禁便溜出了嘴。

        消息传播得很快,然而等到第二天别有心思的书生们故地重游时,却霍然发现茅屋还在,但里面的人儿却芳踪渺渺,再也看不到了。

        本以为只是一时出外,于是有不舍的痴心干等,然而观察了好几天,都没有发现,他们才死心:

        那长得如画中人的少女的确是离去了;同时离去的,还有那名苦读诗书的书生。

        听说,两人为兄妹关系;听说,他们是从城中搬出来的,结庐而居的时间并不长……

        扬州城的繁华,仿佛达到了一个巅峰,数以千计的书生从五湖四海蜂拥而至,直接导致城府内所有的客栈酒楼都爆满,人满为患。想找个地方落脚居住,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太热闹了。

        才子竞赛的影响,远超估计。扬州官府都仿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反应倒快,一面上书朝廷。一面加派人手,负责治安秩序等。幸好涌进来的基本为文人。知书识礼,方便管理。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江湖中人趁势而来,尤其小偷小摸之类的,想趁着热闹捞一笔。

        这些人,便比较头疼了。

        官兵,衙役,丁勇。能抽调的人手基本都抽过来了,分区分地,各个负责,对于可疑之人加大审查力度。力保不能出乱子。

        要知道,这个才子竞赛,可不仅仅属于民办性质——自从皇帝老子开了金口,要御赐牌匾,一切都变得不同。万一闹出个冬瓜豆腐来,上传天听,罪名可轻可重。但惊扰了皇上的意兴,即使是轻的,都会乌纱不保。

        这方面,扬州知州心知肚明。

        竞赛正式展开的时间越来越近。各方人员基本都到位,主要人选也被妥当地安排了下来。场地,章程等基本都弄出来了,只是还有些细节,需要主办方、各个评委、以及各州学政大人再参详参详,才最后敲定。

        事务纷扰,不一而足,但都是时间问题,并无甚严重分歧。

        只不过这些。依稀与叶君生无关,作为参赛人选,只等最终的规则章程出来,理解解读即可。对于其他,参与不进去。

        在一众须发斑白的老一辈前,所有的才子都属于后起之秀,资历不足,自然没有多少说话的分量。

        扬州城的衣食住行,各大行业的消费水平都水涨船高地涨了起来。如果说以前的扬州“居不易”,那么现在直接就能说“居很难”了。

        好在,主办方方面在扬州书院划出一片区域,提前建筑起稍微简易的房子来,权为学舍,可供给参赛才子居住,另外还慷慨地免费提供饮食。

        这一点,做得不错。

        自结束半隐居的生活,从郊外返回,叶君生直接就来到扬州学院报道——在这里,他遇见了从冀州赶来的顾学政、李逸风、黄元启等一行“老相识”。彼此相见,难免一番寒暄问候,不提。

        然后,叶君生顺理成章地住进了简易学舍。本来妹妹的安排,有些阻滞,但他灵机一动下,直接让叶君眉换了男装,束起长发,在戴一顶小厮帽,宛然便是一名唇红齿白的小书童了。

        书生带书童,名正言顺,再正常不过。

        换了男装后,叶君眉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可照了镜子,觉得还不错,挺干净明爽的。又想到昔日静儿姐姐,便时常做男装打扮,英姿飒爽,于是更加欢喜。

        女扮男装,其实诸如江静儿那时,还是破绽太多,毕竟她为大家闺秀出身,不管如何,脂粉味总是重。而叶君眉扮起来,又束了胸,形态举止,多加揣摩,反而扮得比她更加出色些。

        分的学舍虽然简陋,但内中隔开,有两个空间,两兄妹,正好一人一处,互不逾矩。

        住的地方解决,饮食同时也不难。到了饭点,直接拿着一枚颁发的牌子,到书院食堂里吃即可。

        其实目前情况,总数一百多名具备竞赛资格的各地才子们,住进书院里的并不多。他们之中,往往在扬州有亲朋好友,来到后时常应酬,并选择更好的地方去了,不想搬进书院里来。

        安顿好后,顾学政那边派人送来讯息,要在晚上请吃饭,算是冀州那一边人的一次聚会,李黄二老,以及另外几名才子都会悉数达到。其中自然包括郭南明。另外的,便是些跟随来观赛的人,为数不多,十几人左右。大都是观尘书院里的生员,他们也有幸获邀。

        这一次,有些意外的便是黄超之没有来,只托人带了封书信给叶君生,说“他临时家里有事,无暇分身。未了预祝叶君生马到功成,在竞赛中有上佳表现”云云。

        他没有来,倒少了个人说话;而刘天辰此刻也没有联系上,同样没有前来赴会。

        但毫无疑问,就在这几天,刘天辰肯定会主动找到书院里来的。毕竟冀州老乡,同窗好友等,不少熟人聚在一块,才热闹。人在异乡,哪怕有朋友,多少都会受到些排斥。

        宴会的地方早就定好了,虽然抢手,可顾学政是什么身份,他出马联络,地方不可能不给面子。

        赴宴的时候,叶君生也带上了妹妹,反正知道内情的人心照,不可能会说什么闲话。至于扔妹妹一个人下来,叶君生更做不出来,难免放心不下。

        同为老乡,济济一堂,自然热闹非凡。在其中,顾学政与李黄二老,以及叶君生郭南明等,更加亲近一些,同席饮食。

        另外的,就在边上开桌了。

        席间,推杯换盏少不了。但就在气氛一片融洽之际,外面忽然爆发了一阵极大的骚乱声。

        有事发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