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二章:切磋

第两百一十二章:切磋

        山青迢迢,满山竹林,天空下着雨雪,气候冥冥,意近黄昏。但竹林苍翠,傲然而立,不肯向这冰雪低头;山麓下,一道石桥横斜,而就在旁边茂盛的竹林间,一树梅花怒放而出,枝干嶙嶙,花朵娇艳,比起翠竹的气节,却多了几分入骨的媚意。

        任尔风雪漫天,我自香自苦寒来!

        这是面对苦难的一缕微笑,宛如破开阴霾的一抹阳光——随时随地,希望永存!

        此画叶君眉耗时不长,下笔如飞,但无论章法,或是意境,俱已达到了一种极高的水平。

        无疑,作画行笔之时,少女饱含情感,以那株迎雪怒放的梅花自比,寄托良多。

        ——少时爹娘双失,唯一的哥哥痴痴呆呆,生活的重担完全压在她稚嫩的肩膀上。那时候难呀,真的难。春去秋来,烈日风雪;咸菜稀饭,粗粮杂食。每一天,都仿佛没有明天。

        每一天,都仿佛没有明天,这是何等的艰辛苦困?

        天可怜见,总算熬了过来。

        自哥哥开窍的那一天开始,她便知道,最苦最累的日子过去了。

        叶君眉永远记得那一天的点点滴滴。

        然后生活顺理成章地步上正轨,一天比一天好。只是昔日的感受,从前的记忆,总不肯,亦无法忘却。于是才有现在,面对梅花傲放时的怦然爆发,以丹青为载体。寄托了所有的情感思忆。

        艺术的魅力尽在此处,只要潜心品鉴体会,内心最软的一处,便会被触动,被打动。

        叶君生拿起毛笔,面对妹妹画出来的丹青,同样感触唏嘘。略一思索。笔锋醮墨,在画上留白处题下一词,《卜算子》:

        “山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写毕,轻轻一吹,将那墨汁吹吹。

        叶君眉轻声念道,尤其念到结句“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时,不由痴了。

        哥哥的词,写尽了自己的心声。与画境搭配起来,简直已完美。

        此时叶君生又拿出天地玄黄顽石印所变化的印章,凝神运气,大印盖于词句后面的空白处。

        “君生天地外。灵顽有无中。”

        印鉴凛然,精气神立生。

        不过妹妹可没有印章,无法盖上,要她署名,只微笑回答:“画好即可。何须记名?”

        唯有作罢。

        “放游兄,据说山上另种有一园梅花,如今想必已盛放,不如我们上去赏一赏吧。”

        “自然要去,三弄兄你爱梅如命,肯定比我更心焦要上去赏梅的了。”

        一阵笑语声。自山径下传来,有人上来了。

        叶君生见丹青笔墨已干,便小心翼翼卷起来,让妹妹拿着,等回去后再请人裱好,留为珍藏。

        不多一会,两名文士模样的中年人转过山径,走了上来,见到亭子里的叶氏兄妹,不由微微一怔。

        这两人,吃饭的时候却没见着,不知是不是没有来,或是属于名士,在另外的地方吃喝。

        叶君生早收拾好一干物品,带着妹妹离开,交错而过时,略略点头致意,算是打了招呼。反正彼此都不认识,也无甚话说。

        等他们走远,一短须文士问道:“放游兄,此子为谁?”

        那放游兄摇头道:“不识,或许为文会新人吧。倒是他身边少女,灵气钟秀,颇为脱俗。”

        “所见正同。”

        言毕,没有在这方面过多纠结,走入亭内赏梅。

        “哥哥,接下来做什么?”

        走在山径上,叶君眉轻声问道。

        叶君生道:“不如再到那寒鸦湖看看?”

        “嗯。”

        ……

        扬州内城,西门家,庭院重重,富丽堂皇,尽显富贵之气。因为举办文会的缘故,庭院内高朋满座,人影绰绰,颇是热闹。

        “好诗!”

        居中一面小湖,湖边开辟出一个小型广场来,此刻聚集了不少人,正个个伸长脖子往前面观看。

        前方摆一张宽大木桌,桌上文房四宝侍候着,古问道脱去外袍,青衫磊落,正在饱醮浓墨,挥毫作诗。

        他似乎饮了不少酒,面色酡红,醉眼朦胧,然而抓笔的手依然稳定,酒兴酣畅,更增灵感。唰唰唰,竟又是一首七绝面世。

        写完后,旁边即有小厮拿走,吹干墨汁,然后高高举起,向围观的诸人展览。

        “吹酒飞雨问九天,雨雪霏霏忆流年……好诗!”

        “这是第七首了吧?”

        “算上两首词,共有九首了。”

        “哗,厉害!”

        “还用说,一个时辰,三壶酒,九首诗词,端有盛唐太白斗酒诗百篇的气势呀。”

        “毫无疑问,今年新春文会压轴者,非其莫属了……”

        因为开春后的才子竞赛,不少江南才子皆选择韬光养晦,闭门用功;除此以外,还有一种避免过早暴露的目的。要知道新春文会年年有,可才子竞赛,尤其是皇帝亲笔御书《天下第一才子》奖赐的机会,一辈子恐怕就这么一回了。

        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所以今届文会,注定比以往几届都要式微许多。确定参加,并保证会有作品出来的有名才俊,一巴掌数得过来,其中还会有不少出工不出力,很可能只是酬和应景之作。

        没想到,从平州而来的古问道突然爆发了。

        平州与扬州相隔不算太远,可以说比邻,互相文化交流较为密切。古问道的声名早就传了过来,他可还是出了诗集的,而且卖得不错。

        如今,古问道受西门二公子的邀请,参加新春文会,可以说是一尊极为大牌的人物。

        大牌今天仿佛受了刺激,喝着美酒,拍案而起,要即席赋诗。这一写,就是整整九首之多,而且每一首的质量,都可以说是水准之作。

        真真切切的大爆发。

        第九首写毕,古问道将手中毛笔一掷,大喝道:“痛快!”狂态毕露,更添几分风采。

        “好!”

        下面喝彩之声雷鸣。

        西门二公子坐在边上,嘴角含笑,同样鼓掌赞赏。

        忽有下人匆匆前来禀告,道是郭家三小姐出外归来了。闻言,西门二公子大喜,想起一事,忽问:“她是回家,或是去了竹山?”

        “直接过去竹山了。”

        “竹山?”

        沉吟着,西门二公子又坐下来,今天不准备过去了。

        ……

        竹山,寒鸦湖边,本来清幽的环境如今人满为难,声音不可避免地噪杂起来,间或有人鼓噪道:

        “叶公子,你身负北方第一才子之名,无论如何,都请赋词一首,让我们欣赏欣赏。”

        “不错,既然来参加文会,岂有袖手之理。”

        前来参加郭家新年文会的人,基本为扬州本地的士子,自从听说叶君生现身后,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传遍开来,个个都打了鸡血似的。有自负才名的,直接放言要找叶君生切磋切磋。

        又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在一边煽风点火,不费多少功夫。一干士子就很自觉地调整枪口,一致对外,浩浩荡荡地四下去寻找叶君生。

        见状,刘天辰暗暗叫苦。无奈他也不知道叶氏兄妹跑哪里去了,无法事先通报。后来有人发现叶君生在寒鸦湖边上观水,于是乎大部队蜂拥而至,才有这一幕的出现。

        纷扰之中,叶君生静立如山:群情高涨,亦可视为民心的一种,至于里面包含多少恶意,又或者纯属看热闹的心理,那倒难以分辨。

        是顺是逆,只在一念之间。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声娇叱,不怒自威。随即有仆从出面,让众人让开一条路来,走进位妙龄女子,二九年华模样,容颜说不上多么美丽,但娥眉直鼻,大方端庄,很是雍容。

        “郭三小姐……”

        顷刻间,熟识的人立刻认出她来,赶紧腾身让开。、

        郭三小姐,可不仅仅是郭家的千金大小姐那么简单,她自幼聪慧,有经商头脑,十五岁便开始帮忙家族打理生意了。可以说经营得有声有色,很是给力,属于巾帼不让须眉的一大典范。

        而且她喜欢丹青书法,拜师木此行大师,颇有造诣,在文学方面亦有相当的天赋。故而家族每年举办的新春文会,俱由她主持,深得人心。

        “公子可是彭城叶公子?”

        郭三小姐莲步轻移,走到叶君生面前,双眸很是明亮地看着他。

        “小生叶丰,见过郭三小姐。”

        郭三小姐微微一笑:“叶公子不必拘礼,倒是妾身要赔礼才对。会上诸人,过于唐突了。”

        寥寥数语,即可显示出一份大方得体的干练气度来,令人好感顿生。

        “叶公子,请往这边请。”

        这句话,等于解围了。

        郭三小姐出面,要请叶君生到庄上奉茶,周围的士子们虽然有些不甘心,可谁都不敢反对,他们更没有任何反对的立场。只是转念一想,既然叶君生参加了文会,莫说他们,即使郭三小姐都会表达意愿,请叶君生作诗词的。届时水平如何,一看便知,并无需操之过急。

        人群中的刘天辰见郭三小姐亲自邀请叶君生,立刻如释重负地长出口气。话说刚才这么多人围着,还真不好处理,场面太有压迫感了。亏得叶君生,竟能沉得住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