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章:文会

第两百一十章:文会

        大年初二,气候晴朗起来,阳光难得地破开阴霾,照耀下来,晒在人身上,竟有种懒洋洋的意味。

        今天,会是个好日子。

        一如往常,叶君生起来得很早。这般作息规律早非常严谨,不会睡过头。其实以他现在的精气神状态,随时都能醒,而一点都不会觉得困。

        起床后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开始舒筋展骨,锻炼身体。锻炼的手段,依然是《永字八剑》。

        早上的功课,与晚上静坐,魂神出窍,模拟驾驭飞剑等有所区别。

        这个时候,叶君眉就会坐在一边,睁大眼睛好奇地观望着,她觉得哥哥手持树枝,指东画西的样子,怎么说呢,很怪。

        现在对于哥哥的身份,少女一清二楚,开始的时候未免感到惊奇,但如今感觉的都是高兴——

        有个本事通天、呵护自己的哥哥,哪个做妹妹的不真心感到高兴喜悦?

        嗤!

        树枝旋转,在虚空划出一道美妙而诡异的弧线,居然激发出一抹破空声,然后向下一摆,斜指地面,收工了。

        《永字八剑》,“点横竖撇,捺折钩提。”最初的形式,便是八道剑意。由狐仙梦中传授,完整地封印在叶君生的泥丸宫中。

        此门神通,原本属于外来之物,算不上是叶君生本身的本领。只是后来不断苦修,激发,开启,这才一点点同化接受过来,化为己用。

        最后。八道剑气归一,才凝成了本命飞剑“将进酒”。

        至此,对于贤道,可以说叶君生已正式跨入门槛,接触到了另外的天地世界。

        然而并非说《永字八剑》就完全被淘汰掉,无用了。恰恰相反,因为理解透彻。返本归元,将潜能全部发掘出来,同时具备了诸多用途。可以提供不俗的辅助效果。

        将进酒,本就能一分为八,形成剑阵。丰富攻击手段。

        八道剑意,一一演化完毕,发了些汗,他便去洗手。

        “哥哥,你这个是武功,还是神通呢?”

        叶君眉好奇问道,在她心目中,既然是武功,自然该是拳脚飞舞之类;可如果是神通,也应该像昔日展现的飞剑一样。玄之又玄才对。

        叶君生呵呵一笑:“既是武功,也是神通。”

        叶君眉歪着脑袋,还是想不通,干脆不理会,返身回屋子里忙活自己的事。

        光阴有脚。轻盈地迈过。

        琢磨着差不多时间,叶君生便叫上妹妹,出门奔赴入内城,与张山宗、刘天辰两人汇合,开始前往郭家庄园,参加新春文会。

        这郭家庄园。却有多处。用来举办文会的选址,不在内城,而在城外东面,有一段路程。

        见到叶君眉,张山宗两人都悄然泛起惊艳之感,不敢造次,以礼相待。

        扬州城东,有山,名曰:竹山,不高。

        顾名思义,竹山之上,满上遍野都种植着许多竹子,各种各类,品种上百,有湘妃、有佛肚、有盘丝……

        竹为岁寒三友之一,不畏寒冬,此际枝叶茂盛苍翠,绿幽幽一片,风景大好。

        郭家庄园便坐落在竹山山麓处——其实整座山都隶属郭家的产业,那些竹子便是花费巨资种植养成的,有专人看守护理。

        一条青石大道蜿蜒而出,与扬州城外的官道相接连通。

        把文会设在城外的庄园,一来地方阔落许多;二来依山傍水,景色宜人,无疑更符合文人的审美,还能看做为一次踏青呢。

        赶往庄园的马车络绎不绝。

        今天的郭家庄园,基本属于全开放式,并无关卡之类,只是吩咐些仆从在一边侍候着,留意场面情况。

        文会章程,从午时开始,但前一个时辰,都是自由活动时间。款待午饭时,才会真正召集大家起来,主人家出面,说话。

        反正自由得很,无拘无束。

        依照叶君生的理解,所谓文会,大抵便是一个圈子里的聚会,吃喝玩乐,吟诗作对……

        他们一行进入庄园后,张山宗随即遇见不少朋友,立刻热情地招呼着。

        见到叶君生面生,有人便问起,张山宗介绍起来,说这位名叫叶丰,字“君生”。诸人听着,一时间没有多想,只是作揖行礼,口呼“久仰”之类。至于久仰些什么,估计他们也不知道。

        叶君眉听着好笑,她敢打赌,对方肯定没有知悉哥哥真正的身份。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天南地北,相隔何止千里?叶君生又并非那种“名动天下”的大人物,别人不识得,实属正常。

        又或者,即使听着名字熟悉,不留意的话也想不过来,只是认为同名同姓而已。

        这个世界,讯息委实蔽塞得很,没有照片,没有直面性的视频传播,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事例海里去了,不差叶君生这一个。

        而与此同时,张山宗也没有点明,却是想等文会真正开始,这才向郭家引荐,造成更好的效果。

        这张山宗,不过一名普通秀才,才华不彰,尤其诗词类,更是短板,他年年参加郭家新春文会,不过混个脸熟罢了,不曾有作品拿得出手。久而久之,甚至被人套以“南郭先生”的名讳,滥竽充数是也。

        遭受讥讽,心有不甘,总想通过别的方式来挽回颜面。既然本身实在无长处,那么只得借助他人了。

        “山宗,你忙吧,我想到周围走走。”

        叶君生适时提出要求。

        张山宗笑道:“好的,君生请自便。”

        刘天辰本也想跟着过去,但考虑到叶君生还带着个妹妹,便打住了。留下来陪张山宗,顺便多认识些朋友。

        不多久,与张山宗相熟的十余人便聚集起来,选一个地方坐着,谈笑风生地聊天。

        作为外地人,刘天辰受到了一些额外的关注,有人问起冀州那边的风土人情等。

        刘天辰自无隐瞒,一一回答。

        又有人问道:“天辰兄,你既然属于观尘书院的廪生,定与叶君生认识吧。就是那个‘明月几时有’的叶君生。”

        叶君生所作不多,流传开来的不过四首词而已。偏偏四首都脍炙人口,水平非常高,故能在江南引起传阅风潮。其中一首《水调歌头》,更是被视作难得一见的佳作。

        有人评论:“水调一出,对月词穷矣。”

        赞誉之声不绝于耳,甚至有好事者打趣说:叶君生这厮忒不地道,中秋写了《水调歌头》、元宵又弄出首《青玉案》,这让别人在同样佳节的时候还能写什么?恐怕不管写什么,一经面世,总会被拿来与这两首长词比较。比较之下,优劣立分,瑕疵将被无穷放大……

        太有压力了呀!

        闻言,刘天辰干咳一声,调整了下喉咙,才道:“自然认识的。”

        “呃,这次才子竞赛,相信他获邀吧,不知会在什么时候下扬州来。”

        “其实他已经下了,呃,刚才那位便是。”

        果不其然,好几双眼睛都睁大开来,有惊讶的,有恍然的,固然谈不上有多少的诧异,但异样的情绪波动不可避免泛动着,以至于形容于色,掩饰不住。

        原来,就是叶君生呀,还真年轻,连胡须都不显,二十出头吧。

        诗词文章,年年皆有佳作面世,谈不上谁独步天下,没有那个说法,自古“文无第一”,相反的更多会是不服气的想法。然而如此年纪,就才华横溢,写出了许多人或许一辈子都做不出的词,那意义便大不相同。

        “嗯,那这叶……叶公子人呢。”

        东张西望,不见人影。

        那张山宗所期待的就是这一刻,要在朋友面前出些风头,矜然道:“君生去赏竹了,稍后自然会回来。”

        “原来如此,山宗,没想到你与叶公子结识……”

        “对呀,山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认识叶公子,怎么刚才不介绍清楚,累我等失礼。”

        七嘴八舌。

        张山宗腰板都挺直几分,嘴里敷衍着,内心着实愉悦:今日邀请君生来,定然能洗脱“南郭先生”的损名,从而让郭家看重。

        中午,日光高照,暖煦不已;间或有清风徐来,吹拂碧绿的竹叶,沙沙作响;其中还有不知名的鸟儿,在枝叶间跳跃鸣叫,婉转成曲,好一幅诗情画意的景象。人在其中,意兴蓬勃,的确能激发不少灵感。

        文人骚客,讲究风花雪月,倒不是追求一味享受,而实有需求。

        “哥哥,这庄子,好美呀。”

        叶君眉站在一丛湘妃下,由衷赞道。

        “确实不错。”

        叶君生左右环视,附和道。

        此处庄园,无论整体布局,还是细节设置,无疑都花费了不少心机功夫,雕琢得体,不失自然。丛丛竹子,各有特色,每隔一段地方,建起亭子,可供休憩,或者赏景。

        走得一段,面前霍然开朗,竟是一面湖水,究其源头,依靠山壁处有山泉喷涌而出,水流哗啦啦作响。

        湖中种植有荷花,荷叶婷婷。

        此湖,无疑属于整座庄园的点睛之笔。

        “问道,此湖名‘寒鸦’,可惜当前冬季,若是春暖花开,多有天鹅、鸳鸯等泛于湖面上,更添生动……”

        湖的另一边,一行人缓步而行,当中簇拥两人,赫然是西门二公子,以及古问道。

        两边走近,立刻就发现了彼此存在,不由得一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