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六章:心乱

第两百零六章:心乱

        百文一幅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俨然为一个分水岭。百文以下,基本都属于字匠级别,泯然众人,最多混口饭吃罢了;百文以上,跃然有分别,隐隐具备了成为新秀的资格,具有不俗的发展前景。

        以古问道为例,自幼苦练字,还拜师了多位名家,这才练就一手好笔墨来。纵然如此,他等闲也不敢写一幅字,就喊上百文的价格。

        当然,以他的家境,根本不需要卖字赚钱,做营生。平时基本都是好友之间,互相酬和,赠送字画等。

        但是对于市场行情,古问道却是了解的。自然知道百文一幅子的分量,打死都不信叶君生的字居然这般值钱。

        “此子如果真有如斯本事,被赶下船的时候怎地屁都不敢放?一幅字,一百文,多写几幅,积累下来,家财岂会少了去,又怎么会表现的如此潦倒落魄?”

        诸多疑问在脑海盘旋,古问道又是纳闷,又是恼怒——一种被打脸的恼怒,本以为对方只是个落魄书生罢了,可目前看来,又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迫切想了解清楚,究竟事实如何,否则不甘心。

        除夕之日,细柳巷分外的热闹,可热闹而不混杂,反而洋溢出一种文雅的意味来。皆因此时来此购买字画的人,俱有一定的出身,知书识礼。浑然不同外面的大街,鱼龙混杂得很。

        过年前数天时间,属于字画销售的旺季。对联自不用说。其他能用以悬挂于厅堂书房之类的字画,也是热销得很。不少富贵人家都会前来选购,买回去鉴赏品玩。

        起码都能当做是装饰品不是?

        真心欣赏也好,附庸风雅也好,反正风俗习惯决定市场。

        细柳巷属于字画专卖,档次高,价格贵。寻常百姓家少有来此的。他们选购对联基本都是到街上去,找临时摊子,叫摆摊的书生写。价格不知低廉多少。

        随着又一新年来临,街道两旁悄然多出了许多对联摊子家当,摊子上坐一位衣装简朴的穷书生。文房四宝摆开,就可以做起营生了。

        对此,叶君生绝不会陌生。昔日他便差不多是这般混口饭吃,渡过了最为艰难的一年。

        平头百姓在街道上买对联,富贵人家就到细柳巷去,走进装潢得体的字画店里去,看挂在墙壁上的字画,有喜欢的,便会买下来。

        古问道一行,急冲冲赶来。在路上。通过询问之前安排跟梢的阿三阿四,古问道已知晓严掌柜出身未浓斋,于是直奔目的地——

        “恭送三小姐,一路走好。”

        刚来到未浓斋门口,就见到那严掌柜正走出来。送人上轿子。那人身段婉约,为妙龄女子,可惜迟了一步,来不及一堵芳容,对方已然入得轿子里头。等候的轿夫马上发劲使力,抬轿子走了。

        侧边上。又有一名秀丽丫鬟伴行着。

        这般阵仗,显然是某大家闺秀。

        送走贵客,严掌柜满面脸容,似乎刚做成一笔极其利好的生意,心情愉快得很。

        转过身来,古问道一行人已走进了店铺。

        又有客人上门了,今天果然好生意。

        严掌柜心花怒放,赶紧招呼着。

        “听说贵号有卖叶丰的字帖,摆在那里?让我看看。”

        说起来,古问道还没有亲眼见过叶君生的笔墨。

        严掌柜一愣,随即笑道:“这位公子不巧了,本店确实有卖叶丰的字帖,共有三幅,可刚才已全被买走了。”

        古问道一怔,随即醒悟过来:怪不得之前这老匹夫急匆匆赶来找叶君生,爽快买下另两幅字,原来是有人预定好的了。

        什么人,居然一口气买下叶丰三幅字,很不合常理呀。

        按惯例,收购价一百文钱的话,出售价起码翻倍,两百文,甚至更高都有可能。如此一来,三幅字总共就是六百文钱以上。也许钱不算太多,可相比叶丰的默默无闻,这笔支出显然有些不同寻常。

        一般人购买字画,若是仅仅为了附庸风雅,又不是很有钱的,这样的人群才会购买名气不显的人的作品。可他们最多就是买一幅就够了,有余钱,会去挑选其他人的,这才多元化嘛。

        挂在厅堂上,好看,层次丰富些。若挂得久了,看腻了,就换下来,放进箱筪中收藏,看以后有没有升值的空间,已算一种投资。万一作者高中,或者出名了,旧作的身价自然倍增。

        只不过,大浪淘沙,这样的情况属于小概率事件。

        而身家殷实的,对于不知名作者罕会表现青睐,多是直接高价购买名家手笔。如此,才衬托得有身份,够档次。

        其中门道,古问道可谓一清二楚。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纳闷,谁问道:“谁买去了?”

        听他问得突兀,严掌柜顿时有些警觉,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似曾相识,好像不久前见过。认真一想,有印象了:在叶君生家里,这些人不都在吗?难道他们是叶君生的朋友?

        严掌柜来去匆匆,只为了用最快的速度买下叶君生剩余的两幅字,对于其他情形无暇顾及,因此哪里知道内中详情?当即认定对方是来打探消息的,干咳一声,朗声道:“请公子恕罪,客人隐私,本店概不公开。”

        闻言,古问道差点暴走。一咬牙,忽而扬手掏出一锭银子,约莫二两重:“掌柜,如果你肯说,这锭银子便是你的了。”

        “这位公子请自重,老朽岂是那等逐利之徒……”

        啪!

        又加了一锭银子,更大些,起码五两重的。

        “当然,既然公子心意拳拳,老朽亦可告知一二……”

        其实,这年头,哪里有什么真正的隐私说法?混口饭吃罢了。

        最后,古问道终是打听到了买去叶君生三幅字的客人来历。听完之后,他脑袋嗡的一响,反而更加迷糊了。

        “郭三小姐,扬州巨富家族郭家的掌上明珠……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西门二公子的未婚妻,居然是这么一个女子慧眼识中,一口气买下叶君生三幅字……是一时心血来潮吗?应该是吧。”

        不知怎的,古问道一颗心,更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