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事变

第一百九十七章:事变

        洞穴幽深,仿佛无底,张目四看,都是冥冥的煞气。越往下方,越是浓稠,渐渐竟如同拔不开的油水一样,围聚在身边周围。那一股压迫的力量越来越大,就连身形都变得有些阻滞起来。

        情况险峻,超乎想象!

        叶君生固然早已跻身术士,但远未到真正腾云驾雾,肉身能飞的境界,完全是驾驭剑遁,依靠飞剑;而猪妖更不济,所凭仗的遁术彻头彻尾便是一件外物,还是一件不那么给力的外物法器。

        “老爷,老爷,俺老猪快喘不过气来了……”

        它当初独自下来,也是差不多到这个深度,便遭遇不明敌袭,一个照面险些便丧身,于是几乎连滚带爬的窜了出去,这才保住性命。眼下虽然有老爷同行压阵,可关键本身能力不足,无法到达更深处。

        到了这时,叶君生隐隐也有些退意。飞剑将进酒,光芒炎炎,有一定的专门克制煞气的神通,可耐不过煞气势大,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水能灭火,但假如火势到了一定程度,直接就能把处于劣势的水给烤干了。

        相互之间,本没有绝对。

        他正待开口。猛地心头有警兆萌生,大喝出声:“小心!”

        话出口的同时,意念驱动,驾驭飞剑径直往猪妖右侧扑去。

        猪妖在他出声预警的时候,哪怕毫无端倪,但天生胆小的它即刻拼尽全力,闪电般也往自家老爷身边靠来——

        本来他们下来的时候。彼此拉开了一个身位间距,越往下走,间距越大。此际俨然已有丈余。并不算短。

        正因为叶君生示警得及时,加上猪妖反应迅速,这才救了它一命。就在其身形恰恰离开原位的时候。一只森森巨爪凭空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呼啸划过那里。

        此爪貌似虚幻,并不具备实物那般的质感,可组合起来,气势浩然,杀气冲天,任何人见状,都不会怀疑如果被它抓实,肯定会四分五裂。

        “夯货进来!”

        出现敌袭,叶君生再不犹豫。口诀念动,终于第一次在实战中祭出了天地玄黄顽石印。

        宝印滴溜溜飞起,阵法开启,马上将投身过来的猪妖摄取住,再回到叶君生身上。

        “咦?”

        蓦然从极深的地底处。传出一声惊讶的声音。

        声音虽小,可叶君生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像被一大桶冷水当头泼下来,毛骨悚然:

        “不好,此地竟然潜伏有人!”

        本以为猪妖无意发现的这个山涧洞穴,属于禀天地而生的一处野外无主资源。既然无主。不管这煞气是否凝聚出了灵性,依靠己身本领,收集之并无意外。熟料洞穴深处居然存活有生命,不知什么来头。可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敢于在这般地方生存的人,岂会是善良之辈?

        说不定,是鬼修魔宗的一尊大魔头!

        己等与之碰撞,大大不妙呀。

        电光火石间,叶君生已有决断:走!

        驾驭飞剑,直往上方冲出去。

        “既然进来了,还想走?”

        森然的声音从洞穴深处传出,裹挟在鬼哭狼嚎般的煞气呼啸中,更增添几分可怖。

        呼!

        虚幻的巨爪再度出现,形体俨然比先前增大了一圈。而在这爪子的后面,无数煞气还扭曲着凝结,显化成一头巨型的猛兽样貌。只是远未成型,看不出到底是何等怪兽。

        巨爪猛烈,几乎将半个洞穴的空间都占据住了,其在半空掠出,恶狠狠直往冲上来的叶君生抓下来。

        一爪风云变,天地震撼,威猛如斯。

        叶君生心头凛然,即使还没见着那人的真身,光是对方所使出的神通,最起码都是散仙级别的高手。

        顶你的肺呀!

        “冲!”

        他圆睁双眼,剑芒更盛,毫不示弱地刺往爪心处。

        哧!

        犹如利器划过铁石,阵阵令人牙酸的声响连串响起。

        噗!

        一冲之下,巨爪的气势立刻得到遏制,好像遭受到了打击创伤,呈现涣散的迹象。

        貌似涣散,可依然未散,周围数以千万的煞气疯了似地,竟朝着巨爪方向源源汇集,补充能量。看这情形,不用一时三刻,巨爪就能恢复过来。届时,叶君生想要再冲,恐怕要更费修为了。

        一鼓作气势如虎,叶君生深明此理,豁出去般怒喝:“给我破!”

        这一喝,几乎把全身的修为都发挥出来了,将进酒的气势嗡的炸开,剑芒之中,居然有隐约的字符流转,一如水波荡漾。

        “啊!”

        当明暗不定的字符出现,那煞气凝聚成的巨爪就像被烈火烙烫了一般,发出惨叫。

        剑芒如电,气贯长虹,顿时以极快的速度贯穿巨爪,冲了出去。

        噗通!

        剑遁继续顽强支撑了半分钟后,再也支持不住,剑光涣散,消失无踪。失去依仗,叶君生顿时就从约莫两丈的空中摔落。

        地面上,怪石林立。直腾腾掉下去的话,绝不好受。

        幸好叶君生早有后着,早将猪妖放出。

        好个猪升天,肥嘟嘟的身段,动作倒丝毫不含糊,半空一个窜身,把自家老爷稳稳当当地接住,骑在背上,发动遁术起来。只无奈此门甲胄附带的遁术。带不动人,唯有先安稳地落在地面,随即撒蹄狂奔,有多远跑多远。

        身后,潜伏的神秘高手并未追来。

        如此,猪妖才稍稍松口气。但速度不敢降慢,一口气奔出十几里远。

        天空上雪花片片飘落。煞是美丽。可如此美景,对于急于逃命的猪妖与叶君生而言,毫无感觉。

        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已脱离了莽莽群山的范围,而来到平地上,甚至见到了官道。

        远处。依稀有零落的灯光闪烁,仿佛为一座城镇。

        “老爷,怎么办?”

        猪妖蓦然停住步伐,望着远处的灯火,两只大眼流露出既向往,又畏惧的神色。

        如果只是平凡的村庄小镇,却无虞被神灵察觉;可规模较大的城府就不好说了,十有**,都会有三十三天的神明意念在监察,还会有数量不一的道兵阴兵之类巡逻。

        他们对于妖气十分敏感。靠近过去的话,立刻便会察觉,从而闹将起来,降妖除魔。

        是以,城府之中。妖魔鬼怪是很难潜伏进入的。个中原因,除了人群聚集,血气旺盛的之外,神仙坐镇更是一大因由。

        这是一个有神明在上的奇异世界,百姓拜祭香火,而神灵给予一定的庇护。早成规则。

        ——即使,神明降妖除魔,出发点绝非是为了百姓安康,仅仅为附带作用。但在某种程度上讲,同样属于庇护。

        猪妖嘴里大口喘着粗气,哪怕它如今已在老爷的改造下改邪归正,不会再吃人了。可妖就是妖,人就是人。无论世俗,或是三十三天,这般观念早已根深蒂固,不会改变。

        在人的世界里头,作为妖身,注定会是对立面。

        所以,就算对于城府无比向往,可猪妖目前也不敢轻易涉入。以前进去冀州,那是在老爷的掩护下,自家更是极为低调,才能掩藏行踪,更不敢施展任何术法了。

        然而目前的情况不同,夜深人静,城门紧闭,想要进去,就必须施展遁术才行。

        这一施展,气息便无从隐瞒住了。

        叶君生一样在喘气,刚才在那洞穴里头,驾驭飞剑破开煞气巨爪耗费了太多的气力,整个人差点脱力了,骑在猪背上,都是双手死死抓住夯货一对肥大耳朵,才能够保持稳当。

        他略一沉吟,苦笑道:“还是先在周围寻个地方安歇吧。”他实在没有把握,万一时运不济,猪妖刚飞上墙头就被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时运这玩意,叶大秀才一向都是比较好的,不料今晚在山涧洞穴的遭遇,却来了个造化弄人,差点阴沟翻船,赔了性命。

        时运可信,但不能迷信呀。

        穿越者感叹不已。

        得了吩咐,猪妖马上在城外转悠,不多久寻着一间长亭,走了进去,放老爷下来。

        于是叶君生开始打坐调息,而猪妖则一如往常地负责在周边境界。

        雪花簌簌,在亭子外的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寒气越发重了。

        叶君生甚至觉得有点冷,等到修为稍有恢复,赶紧从天地玄黄顽石印的乾坤世界内摄取出厚实的棉衣来。

        在此过程中,他不忘去探视叶君眉,却发现妹妹神色十分古怪地坐在马车上,手里捧着一幅画,正是那《灵狐图》,在痴痴地看着。

        “君眉,你怎么啦?”

        叶君生问道。

        叶君眉抬起头,可见双眼有些红肿,似乎刚刚大哭过——这一路来,叶君生在现实世界内经历跌宕,无暇顾及乾坤空间的情况,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哭了?”

        闻言,叶君眉连忙伸手擦了擦眼睛。

        “到底怎么啦?”

        叶君生以为妹妹不适应乾坤空间世界,急忙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哥哥。”

        叶君眉展颜一笑,只是笑容有些勉强的意思。

        叶君生哪里相信,可对上她清澈的目光,许多话不便直接问出口,只得先搁置住,还是赶紧先撤出来,恢复修为再说。

        “嗯,有心事的话,一定要和哥哥说。”

        叮嘱一番后,抽身离开。

        在一瞬间叶君眉欲言又止,始终没有问出那一句话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