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吟诗

第一百八十九章:吟诗

        前些日子,猪妖刚走,隔不多久,现在又住进一只狐妖来。天地玄黄顽石印的空间内,敢情都要向“动物园”看齐了。

        好吧,它们是妖,早脱离普通的动物范畴,更接近人的存在。所区别的,不外乎是还不能变化出人身而已。

        大圣性子稳重;猪妖猥琐;而这只名叫“胡涂”的狐妖,则带着老学究那般学问礼仪很重的态势,倒算各有特色。

        身边一群妖围着打转,这情况应该是罕见吧。

        修炼完毕,叶君生摸摸下巴:莫非属于观念问题?

        要知道一般术士,对于妖类基本持敌视态度,很难做到平等视之。有遇见的,第一时间便想着打杀,降妖除魔了。

        ——如今老涂现身出来,间或叶君生也会进入宝印世界,与其交谈,顺便询问些事。

        除了某些牵涉过大的事情,老涂倒并无多少隐瞒。因此,通过了解,叶君生知晓了不少:首先可以确定的是,狐妖并非三十三天出来的存在,和大圣的身份来历截然不同;

        其次,它的开窍成妖不是因缘际会,而是被人点化。这个人,老涂称之为“七小姐”。

        对于七小姐,其尊崇非常,亦师亦主,甘愿侍奉终生。

        听完这些,就算叶君生再笨,也能联想起来了。趁热打铁,顿时抛出之前在《灵狐图》山峰上所见到的画面情景故事,以印证真实性。

        老涂沉吟良久,才道:“老狐还是那句话,关乎其中的真相,到了合适的时机,公子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叶君生嘴一撇,悻悻然。若非狐仙之故,只怕都想将对方吊起来审讯一番才行。

        故弄玄虚神马的,最讨厌。

        这一日,严寒,彤云密布,仿佛要下雪的样子。计算行程,却远离冀州,一路过了平州。路途徒然转变,来到长江前,可以改陆路转水路,扬帆直达扬州码头。

        最后一段路,耗时约莫十五天左右。

        水路,到底比陆路快,而且还能欣赏大江风景,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乎,叶君生避开妹妹,直接将马车摄入宝印世界内,然后谎称卖掉了,获取钱财若干。把行李略作收拾,在码头上觅着一艘到扬州的商船,支付了一笔费用后,就有乘船的资格。

        这一艘船,在当今时代,已可称为大船,为扬州豪门西门家所有。平时运送丝绸等各类货物从扬州出发,贩卖到平州这边来。而无论来回,都顺便载些客源,算是额外收入。

        当然,上船的客人必须身家清白,有文书路引才行。这些程序,查得很严,以免引狼入室,又或者招惹到官司麻烦。

        船大,沉稳,不会那么颠簸,坐着比较舒服。船舱内也是装修整洁,很是不错。至于伙食,却不包的,需要另外花钱买,又分为甲乙丙三等,价格不一。

        总的来说,给钱多,伙食就好;给钱少,自然便差上一筹,估计也就能填饱个肚子。

        上船安顿之后,叶君眉怯怯地对哥哥说:“没多少钱了。”

        没钱了……

        闻言,叶君生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自从独酌斋开张,盈利以来,真得很久很久都没有听说“没钱”这两个字眼了。但话说回来,虽然字帖卖得价格不菲,问题在于数量差强人意;后期又关了铺面,直接造成坐吃山空的情况。然后便是叶君眉上学,以及经过现在这一趟千里迢迢的远行……

        综合起来,积蓄的银子就像开闸的水,哗啦啦往外流,拦都拦不住。

        一直以来,叶君眉都在管账,管理家庭财政大权。她自然知晓状况不太好,不过一直没有道破。

        可现在,缴纳完船费后,数一数最后的存银,竟不足百文之数了,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关口,这才必须要告知哥哥。

        一愣之后,叶君生很快反应过来,微笑道:“没事,我会想办法的。”

        叶君眉乖巧地“嗯”了声,不再言语。既然哥哥说了会想办法赚钱,那么他就一定能做到。

        自叶君生开窍以来,经历种种,遇到的困难数不胜数,但都有惊无险闯了过来。少女的心中,对于哥哥,早形成了一种毫无保留的信赖……

        叶君生又道:“这段时间,如果钱不够用,饮食上就节约些吧。”

        叶君眉道:“我知道。”

        时候还早,船只还没有扬帆启动,两人就信步走出来,四下观望。只见到船上有些忙碌,却是有下人在不停地装载着一些货物。毕竟商船来返,都不可能跑空套,否则亏损就难以填补。基本都是从扬州带货来,卸载完毕,又会从平州这边带货回去。

        一来一回,利润滚滚。

        叶君生与妹妹站在甲板上,忽而又见到一群人被水手带领着上船来。瞧他们的身板和面目,以及言行举止,可以很轻易就看破他们都是读书人的身份。其中个别者,大冬天手里都还把握着洒金折扇,委实让人觉得纳闷:敢情这扇子,已不再是扇子,而是彰显身份的装饰品,不分四季寒暑的,都要拿在手中了。

        这群书生,分明也是商船顺路捎带的客人。还没有走近,阵阵高谈阔论便飘进耳朵里:赫然是平州、豫州一带的书院生员,却是要赶早结伴奔赴扬州书院去,参加那早就传遍天下的“才子竞赛”去的。

        谈论之间,个个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状。

        不多会,他们就上到甲班,眼光飘飞时,很自然就发现了亭亭玉立的叶君眉,不少眸子顿时如同见到了明珠般,放出光来。若非佳人身边还站着个叶君生,不知深浅关系,他们只怕直接就要上前搭讪了。

        即使如此,心底依然泛起微妙的心思来,便有人提议,先让随从下人去船舱安置好,他们留在甲板上观赏风景。

        这个提议,得到众人的同意,六、七名青年生员便站到船舷边上,指点江山,jī扬文字,故意很大声地说出来。唯如此,才能引得佳人注意。

        “古兄,佳景在前,浪涛滚滚,不如我们接龙吟诗一首,以酬此行吧!”

        “好,孟兄此言正合吾意。”

        “如此,该由谁开头?”

        “哈哈,自然非古兄莫属了,古兄必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就是就是。”

        一番含有奉承的客套话就像浪潮滚滚,汹涌而来。那古兄长身玉立,面上带着迷人的笑意,一摊手:“诸位抬爱,古某却之不恭了,那就开个头吧。”

        说着,举目遥望江水,作沉思状。

        这一番姿态,平生不知做过多少回,早轻车熟路,非常轻易就进入状态之中。不知迷恋过多少闺秀芳心,一向深为得意。只是如今眼角余光瞥向那边,却见到那名清丽脱俗的少女只顾与身边的男子说话,根本没有注意到。内心之中,不禁微微有些失望。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一拍手,叫道:“有了!”

        等同伴的目光统统望过来了,其才好整以暇地吟道:“大江起苍茫……”

        “好句!”

        ,“大江起苍茫”信口拈来,意境壮阔深远,简直妙不可言。”

        “古兄之才,无愧平州第一。唉,起句如此高昂,让我等如何接下去?”

        “正是正是……”

        一句句称赞的话,脱口而出,听着就让人觉得是发自肺腑,而非故意奉承讨好。皆因平时这位古兄,在他们当中就是当之无愧的领首者,核心,深得钦佩的。况且,他的起句确实展现出了不俗的才华功底来。

        那古兄脸上掠过一抹得意之色,笑道:“起句已出,各位接下吧。”

        接下来,诸子无不皱眉苦思,半饷才陆续对出,好不容易终于合成了一首五律来。固然算不得名作,但音律整齐工整,也拿得出手了。要知道这般多人参与的接龙诗,难度不小,能完成都是不错。至于成名篇,却得看运气。

        遥想盛唐,诗人何止百千?可真正能传诵千古的名篇佳作,却并不多。起码比起总数量来的比例,那真是大浪淘沙的。

        接龙诗成,最后再由古兄高声朗读出来,自然又赢得诸人的赞誉。

        应和此起彼伏,很是热闹,那边叶君眉秀眉微微一蹙,道:“哥哥,我想回船舱去了。”

        叶君生明白她是嫌吵闹,便道:“我陪你进去。”

        莫说妹妹,他心里也有些不惯的。

        在天华朝,文人之间互相应和的情况稀松平常,属于常态。每每结伴而行,赏玩风花雪月,大抵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套句后世的话说,此谓“圈子”。圈子中的人,乐在其中,属于最重要的娱乐消遣活动。

        只不过叶君生自穿越来,虽然获得俩次诗会头魁,可他却不曾与人游山玩水,互相应和过。始终觉得不习惯,觉得太过于矫揉造作了,并无太大的意思。眼下碰到这一群生员才子,倒近距离见识一番。

        见识之后,也就那样吧。

        于是乎带着妹妹,一同返回船舱内,对于身后一片目光,就当做是空气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