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情报

第一百八十六章:情报

        江静儿失踪,不见踪迹,对此不管江知年,或是叶君生,都没有太好的办法去找人,大抵也只能随机应变罢了。

        江知年没有在叶家呆太久,说完话后便神色有些黯然地告辞出去了。本来酝酿许久的话,都找不到机会说出来。

        回想此桩事情因果,不胜唏嘘。说不出谁对谁错,哪个亏负哪个,演化至现在这一步,只能归咎于命运弄人,阴差阳错而已。

        如今连孙女都离家出走,再提及两家的姻缘关系就很不适当了。也根本没有了说话的由头,如果当初自己不负气,态度强硬些,一手将亲事办了,恐怕后面的诸种事故,都不会发生。

        只可惜,逝者如斯夫,再也无法回头。

        叶氏兄妹一直送江知年到门外,这才挥手作别。

        “哥哥,你看见了没,江爷爷的背,似乎有些驼了。”叶君眉忽而幽幽地说道。

        叶君生叹息一声,终做无言。

        叶君眉小嘴撅了撅:“不过静儿姐姐这一次行事,确实欠妥,万事好商量,怎能一走了之呢。依我看,未免不负责任。”

        叶君生道:“或者,她有她的苦衷吧。”

        “那,真不用去找她回来?”

        叶君生面露苦笑:“人海茫茫,能到哪里找去?说不定她都离开彭城了。”心里嘀咕,假如在后世,人手一部手机,那另说。

        叶君眉也是叹息道:“如此,大概便只有平时多加留意些动向了。”

        叶君生点点头:“嗯。对了,我们后天就出发,奔赴扬州去。”

        “这么快?”

        “不算快了,冬天寒冷,遇到大雪天气会耽误路程,还是早些启程好些,才有更充裕的时间。”

        哥哥说得有道理。叶君眉不再异议,乖巧答应下来,去收拾行李了。诚如哥哥所说的。从不曾在路上过新年,尝试过一次,也许会有一番独特的体验呢。

        ……

        当朱七真莫名失踪的讯息反馈到冀州城去时。已是半个月后。

        知州府,某间厢房中,文先生静静坐在书案后面。在他面前,一份宗卷被打开着,上面的文字一字不差地落入眼中。

        读完,文先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朱七真莫名其妙失踪了,根据道安府那边的说法,是其带领一位名叫“小五子”的衙役出去办一件案子。

        这一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整件事情,前因后果。都存在着一种诡谲的味道。

        道安府那边,已派遣了不少人手四面出动,搜索追寻,无奈一无所获,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显然。此又成为一桩悬案。

        在其中,文先生却嗅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气息。屈指一算,那几天功夫应该就是叶君生兄妹到达道安府的时间。如果朱七真是遵循自己的授意,假借办案的名义下手的话,倒是很契合的。

        那么,莫非其中出了什么差错。乃至于失手,甚至杀人不成,反被杀了?

        很有可能……

        文先生目光闪烁,一下子就想到重点去。

        如此一来,其中耐人寻味的东西就变得复杂了!

        叶君生本身的身份来历,早不是秘密,自从其获得道安府新春诗会诗魁以后,在彭城的言行故事就广泛流传出来。版本固然多,可归纳起来,大外乎就是“书痴开窍”这等核心内容。

        然而这“窍”不管怎么开,叶君生作为读书人,作为一介书生的认识,都是众所周知,所公认的。

        这一点,确凿无疑。

        当某些认识观念已根深蒂固,就不会想其他。所以,眼下文先生的思路顿时就想到顾学政那边了。

        顾学政是否埋伏了人手在叶君生身边,或明或暗保护着他?绝对是最有可能的事。

        如此说来,己方的小动作已完全被顾学政所捕获到了,却不知朱七真被对方拿下时,是否爆出了些什么。

        “哼,就算招了,可无凭无据,也不会牵涉到大人身上。”

        文先生之所以曲线找朱七真动手,以及当初派人送信,让朱七真看完后当场就收了回去,就是为了砍断尾巴,不授人把柄。眼下看来,简直明智之极。任凭朱七真的一面之词,无论如何都掀不起风浪来。

        “啧啧,看来顾学政对于此子,绝非青睐有加,而是近乎宠溺了,还派人贴身保护着。”

        他当下已认定,事情的真相已呼之欲出,相比之下,其他可能性就显得渺茫了。

        “不行,此事得向大人禀告之。顾学政插手得这么深,接下来诸多事务就不好展开,需要重新拟定计划才行。”

        当前天华朝,因为圣上病愈之故,大局暂时统一稳定,然而底下的暗流汹涌一刻不曾停缓,甚至更加激烈、胶着、难分难解。好在的是,许多东西还能摁压住,不会爆发出来。

        要知道一旦放到台面上,撕破脸了,意义就完全不同。

        对此,无论太子,还是二王爷,他们都不愿意见到。圣上那边更不用提了,兄弟相残,一向都是大忌。

        书房内,楚知州听完文先生的汇报,眉毛皱起来,陷入沉思,手指轻轻在扶手上敲着。

        自从楚三郎横死,加上政事上的风云变化,近期楚知州心力付出达到了一种高强度的状况,其两鬓毛发,都有了斑白的痕迹。

        半饷,终于开口:“后年便是乡试大考了吧。”

        文先生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点头道:“是的。”

        楚知州一字字道:“读书人,诗词歌赋总归小道,科举才是正途,方见真章,不妨拭目一观。”

        文先生马上明白:大人的意思是暂且放叶君生一马,所有的事情可等到乡试的时候,再统一计算,也不算迟……

        此谓明智之举,再怎么说,在大局之中,叶君生都只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并不值得大费周折地去算计对付。大浪淘沙,该淘汰的,总会消失。大人高瞻远瞩,格局一下子就拓展起来,这才是做大事的手腕风范。

        “大人高见。”

        一句奉承话适时送上,不露痕迹。

        “近期冀州城内,或有些不太平,你等要密切关注下。”

        “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