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际遇

第一百八十三章:际遇

        站在房间内看了一会,妹妹叶君眉敲门,她进来后语气有些紧张:“哥哥,外面来了很多官兵。”

        叶君生展颜一笑:“也许是来缉捕贼寇的吧。

        叶君眉摇摇头:“不知道,嗯,只是看着令人有些心慌……”

        叶君生镇定地道:“不用怕,有哥哥在呢。”

        听到这句话,少女本来忐忑的心,果然一下子就平稳住了。

        “走吧,收拾好东西,我们下去。”

        书筐,走在前面:叶君眉挽起一个包裹走在后面。

        下到客栈一楼,顺手买了些吃食,然后去拿马车前院凛然站立着两列精兵,衣甲鲜明,手里把持着长枪。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的府城兵丁,个个身形彪悍,透着强大的煞气,应该是上过战场,经过血与火磨练的士兵。

        叶君生的眉毛轻轻扬了扬,自从突破法相之境,并且稳固下来。有时候不用开启灵眸,便能对于一些突出的事物有所察觉,从而知道个大概。

        这些兵甲,突然出现在这个小镇上,定然有某些隐秘的缘故,会是因为昨晚的事吗?

        若果真是的话,那就意味着三十三天那边存在,果然和世俗权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叶君生表面不动声色,自顾去取车“你们是什么人?”

        突然官兵中有一名身材魁梧的领队模样的将佐突然大喝道。

        叶君生站定,将叶君眉护在身后,很镇定地从书筐内取出路引文书等,交予对方检查。

        那将佐目光如老鹰一般犀利,朝两人身上观察了一番,惊讶于叶君生的镇定,以及叶君眉的美貌。不过这般思绪,很快就飘然过去,拿起文书,一看之下,顿时了然。

        态度有所尊敬:“原来是叶公子,你们这是要前往何地?”

        一个秀才并不足道,关键在于叶君生年纪轻轻,而且还是观尘书院的原生,近期声名鹊起的才俊,意义这就截然不同了,该适当放低些姿态,没必要咄咄逼人,徒然得罪于人。

        将佐固然为武夫,但其中门道还是明白的。

        叶君生回答:“小生要回乡祭祖。”

        对方哦了声,将文书归还,一挥手,示意放行。

        叶氏兄妹坐上马车,叶君生一挥马鞭,吆喝一声,驱赶着马车辚辚而行,离开小镇,将一众兵甲甩在了后面。

        “哥哥,吃包子。”

        等走远些,叶君眉这才探出身子来,从包袱里拿出在客栈里购买的吃食,递给哥哥吃。

        叶君生也不客气,张嘴咬了一个,觉得口味不错,三两口便吞进肚子,然后继续……,一路不起风波,平淡而过。

        第五天傍晚时分,到了道安府。

        坐在车辕前,望着这一座城府,叶君生心中略有些情绪波动一一此地可以说是他的福地,当初新年诗会,阴差阳错之下,一举夺得诗魁之名,自此名声大涨,顺风顺水过来,永远与书痴之名告别,脱胎换骨般,成为所谓的“北方第一才子”。哪怕如今已正式成为修士,可某些意兴感叹扔不可避免。

        正所谓“故地重游,多情应笑我。”诸如种种,满怀jī烈。

        “老子今年三十八,一枝huā,夜夜登高楼,左拥右抱,将那美娇娘,往身下压。娇吟妙声,浪涛阵阵谁人夸?前庭后洞,任爷跨!”

        道安府衙,一间〖房〗中,一名身材矮胖,穿着皂色衣衫的汉子正坐在一张摇椅上,悠然自乐,嘴里哼着粗鄙的曲子,很是享受的模样。不过间或之中,其微微睁开的眼眸内,却闪出森然的寒芒,似乎那择人而噬的豺狼,吃人不吐骨头。

        约莫一炷香时间后,蓦然有敲门声。

        “进来!”

        这汉子沉声喝道,神色一变,浑然不同刚才的嘻哈轻佻。

        门推开了,踏进一名中等身材的年轻衙役:“七爷,我亲眼看见,点子刚才进城投宿了。”

        七爷点点头,左手不禁轻轻摸了摸右手的拳头,忽道:“小五子,爷再问你一次,你跟不跟爷干?”

        那衙役顿时昂首挺胸,道:“七爷,还用说嘛。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七爷阴测测一笑:“这一趟,冀州那边来书都说好了,事成之后,爷连升三级。至于你,嘿嘿,跟着我,少不得那一份荣华富贵。”

        闻言,衙役心huā怒放:“那小五子就先多谢七爷的提携栽培了,只不知七爷有甚安排?”

        七爷冷然笑道:“区区一个读书秀才而已,用甚安排?明天等在野外无人处,直接做了便是,再将尸首都拖给虎狼吃掉,简直天衣无缝。”

        衙役听他说得凶狠,不禁吞口口水,小心翼翼问:“七爷,我们的身命……”却被七爷狠狠一眼,当场瞪得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就听到七爷凛然道:“无毒不丈夫,我朱七真入得公门,只求飞毒腾达,不问国家苍生。什么〖道〗德大义,都是狗屁。穿上这身衣衫,走在市井之中,我们是公差官吏;但脱下这身衣衫,你我可当富家翁,可做贼寇恶霸。左右之间,但求个名利而已。小五子,你说是也不是?”

        说到后面,简直已疾言厉色,威风十足。

        小五子也是个精明的人,老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早已掺和进来,脱不开关系口若果执迷不悟,甚至都可能直接被老大灭口了。当下忙不迭地道:“七爷所言,皆是道理。

        见他上道,朱七真语气有所缓和,道:“小五子,你想想,我们捧着这一碗饭,风里来雨里去,吃尽多少苦头,冒了多少危险干系。在大老爷眼中,你我皆是小吏,入不得眼。若无机会,如何能出得头来?眼下有贵人相托,正是从天而降的一份大机缘。万一错过,简直天打雷劈,祖宗不容。”

        小五子听得动容,霍然而起,扑通跪倒在地上,道:“七爷你别说了,小的这条性命,早就交由七爷吩咐,莫敢有半句不是。”

        朱七真也不扶他,道:“小五子,爷是见你机灵,是个可造之才,这才选你,否则哪里轮得到你头上?哼,这一趟事,对付的不过是两个雏儿罢了,不费吹灰之力,据说那妹子还水灵得很,说不定还能开个好苞呢。如此好事,不知多少人求着喊着,你小子走运了。”

        小五子哪里还不识趣,跪在地上,磕头砰砰响,口中感恩不已。

        这朱七真,乃是道安府衙的大捕头。固然上位不过短短三年,但已迅速站稳脚跟,培养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心腹班底,在道安府,也算一号人物。他有个哥哥,名叫“朱八珍。”在武山县开设有一间“八珍镖局。”以前和江知年的江腾镖局,属于对头。在生意上,多有冲突纠葛。

        小五子便属于朱七真的心腹之一,平时表现殷勤,办事利索。朱七真自从得了冀州文先生的传书授意,顿时认为这是一个天赐良机,就选定小五子跑腿打听,关注叶君生兄妹的行踪,好准备下手,让叶氏兄妹人间蒸发掉。

        说起来,对于叶君生,朱七真还有旧怨。源自哥哥朱八珍,当其时参加道安府举办的新年诗会,本来想狠狠羞辱江知年一番,不料叶君生一首《念奴娇》横空出世,不但被搅了好事,还着实气得不轻。

        回家后,兄弟喝酒之间,朱八珍多有提及此事,恨恨不已。故而朱七真印象深刻。只不过他只是个捕头,人家叶君生又奔赴冀州读书去了。彼此无甚交集,也没有找场子的机会。

        眼下文先生要下刀子,端是难得际遇。于是他几乎不假思索便答应了,写了回书,言语中多有效忠之意。要知道人家文先生背后,可是站着楚知州这般的大人物。稍稍有些头脑的,都能想明白此事大半来自知州大人的授意。

        说白了,他朱七真就是在替知州大人办事。莫说杀一个小小的书生秀才,就说杀十个,都会义不容辞。

        事情办好了,好处滚滚,不言而喻。甚至都可能脱离吏身,晋身为官身,那可真是鲤鱼跃龙门,平步青云。本来像他这样非读书出身的,想获得官身非常困难,或者穷极一生,都没可能。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如何不欣喜若狂,全力以赴?

        “小五子,你再去盯紧些,莫要出了差错。”

        朱七真吩咐道。

        小五子连忙站起,垂手应“是。”然后退了出去,自顾忙活开了。

        〖房〗中,摇椅又开始摇荡起来。大捕头微微摇头晃脑,念头十分活跃地转动着,开始着手具体的执行计划。

        不多久,一个天衣无缝的方案便浮现在脑中,迅速成型:下手的时间、地点、清理现场的布置,以及己方出行的名义等等,都有了完美的安排。

        万事俱备,只等时间过去。到了明天,手起刀落,干净利索一一“哎呀呀,爷有雄风,如虎如狼,上得锦绣床,打得风流仗,七进七出,依然少年狂…,川”

        粗鄙的调子,再度悠然响起,高低之间,自有意兴,不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