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擒拿

第一百八十章:擒拿

        飞剑祭出,顿时划出一道光彩夺目的光华,宛如凭空一道闪电,只一闪,便不见影踪。

        叶君生阴神出窍,驾驭飞剑。不过“将进酒”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闪现的光华即使肉眼凡胎都能洞悉得见。好在如今夜深人静,罕见人踪,自然没人注意到这一茬。而且速度极快,就算望见了,也以为眼花而已。

        按照那道兵遁走的方向,飞剑如电,催尽全力。算起来,只不过是叶君生第一次将飞剑运用到实践来,可因为之前一直坚持不间断的模拟演化,诸多窍门早已了然于心。

        因此,眼下的驭使驾轻就熟,并未感到有生涩之感。

        嗤!

        速度太快,破空声尖锐而短促。不过半刻钟功夫,前面已见到道兵所祭出的青色遁光。

        飞剑追来的声势惊人,那道兵即刻察觉到了,霍然回首,还来不及开口询问,就见到一剑荧荧——

        哧!

        道兵大叫一声,左边胳膊已被剑光斩落。它倒是骁勇,明白来者不善,当即兵器在手,想要抵御。

        但叶君生何许人也,又占了先机。上风占尽。一声不吭,再度祭出一物。却是天地玄黄顽石印,当头盖下。禁制阵法启动。一把将道兵摄取了进去。

        “回!”

        他念句口诀,将宝印收回。意念转动,驾驭着飞剑返回小镇客栈。

        这一次交锋,叶君生以大欺小,再加上飞剑宝印的辅助,解决战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只数呼吸间,便干脆利索地终结掉。

        回到客栈,分出魂神进入宝印乾坤世界,要审讯被阵法束缚住的道兵。

        “哇啦啦。你是什么人,竟敢拘禁吾在此。你可知道,某乃是孤云峰新任山神向天笑大老爷的麾下?”

        道兵愤怒异常,大声咆哮,第一时间便亮出后台背景。

        叶君生冷哼一声,惜乎猪妖不在,否则以它的手段,肯定比自家厉害数倍。只怕光是露出那般招牌式的猥琐笑意,这道兵便会吓得屁滚尿流,招供不迭了。

        “你既为山神道兵。缘何到处乱跑?”

        “哼,某替主公办事,何须跟你交代?”

        道兵头一仰,分明是“宁死不屈”的姿态。

        叶君生大感头疼,他虽然不懂得豢养道兵,但知道对方存在非人,基本不怕死,除非懂得搜魂之术,否则真得很难撬动道兵的嘴。

        当下他也不废话。直接搜身,但所获失望,寒碜得很。道兵身上的衣甲兵器,都属于很普通的法具类,而且烙印特殊,为局限性很强的专属用品;另外还有一枚符箓,半尺长,五寸宽,上面龙飞凤舞地描绘着复杂的符文,可惜已色泽黯淡,近乎报废的边缘。

        意念试探之下,顿时得出此物为一次性的消耗品,正是道兵能拥有遁光的因由所在。

        说白了,此符便是遁光符,激发使用,有一定的距离限制。用了之后,便宣告报废。

        由此得知,此符肯定是向天笑赐下给予道兵所用。出去办事,若有成果获遇到紧急的事,激发出来,用以赶路回报。

        那么,到底会是什么事?

        叶君生眉毛皱起,再度看往道兵。然而道兵毫不示弱,瞪着眼睛过来,嚷嚷道:“小子,识相的乖乖放了咱家,如果坏了吾主公大事,你难逃一死!”

        这些话语,真是没营养得很。不过道兵主观意识模糊,情商低得可怜,也只会弄这些简单的嘴炮功夫了。

        无法审讯,叶君生干脆开启阵法,将其先囚困起来,说不定日后可以用作研究之途。

        作罢,当即离开,魂神归壳,恢复书生本色,躺在床上思索。

        孤云峰,山神庙。

        本来泥塑木雕的神像,那一双刻板的眼睛蓦然一睁,闪现出震惊的神色来:“怎么可能,居然与一名道兵失去了联系,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竟遭遇到了暗算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意念凝聚成的阴神形象迅速脱离神像,祭出遁光,嗖的朝着认定的方向飞去。

        八名道兵,分成四队,各自奔赴不同的方位搜寻。这突然失去联系的一名,便属于正南方的。

        道兵炼制不易,养兵更难。向天笑好不容易才养成这八名道兵,算是心血所在,猛地莫名其妙地失去一名,简直就像砍了他一刀似的,心都在滴血。

        嗤!

        遁光停住,正是先前叶君生擒拿住道兵的地方——道兵本身可以说是法器一类,由主人煞费苦心炼制而出,因此本身上都会附有主人的印记,心灵感应。稍有不妥,即有反馈回来。

        夜空渺渺,此地下方山林莽莽,属于一处荒山野岭,不见人家。

        “没错,道兵在此失落……”

        向天笑环视四周,驱动遁光在附近盘旋一圈儿,试图找到些蛛丝马迹。可他失望了,一无所获。

        “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和本山神过不去?”

        他喃喃道,心中一肚子闷气积压,沉甸甸的,可又没有发泄的途径。那种苦闷烦躁,找不到答案的感觉,简直要爆炸开来。

        “是其他神仙做的手脚,故意弄出的绊子吗?最有可能,但又最没可能,该拜的山头都拜完了,没道理他们会以大欺小,出手击杀小小一名道兵,毫无意义。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说是他们有所发现,被灭口了吗?”

        只可惜修为不够,不曾学得“滴水成镜”神通,否则施展出来,能还原当场境况,自然能把过程瞧得清清楚楚,无所遁形。

        现场的线索断了,唯有想其他的法子:对了,另外一个同队的道兵还在,可以找它问一问。

        脑海灵光一闪,有了主意。于是不再犹豫,遁光闪动,朝着另一名道兵所在的位置疾驰而去。

        不多久,他就找到那名正在山林间东寻西觅的道兵。

        “哎呀,主公你终于来了,阿六报信真是慢。那一头狐妖,现在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道兵浑然不知发生何事,急促地道。

        “狐妖?”

        向天笑一愣神:这两名道兵果然有所发现,原来是发现了一头狐妖的行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