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暂别

第一百七十章:暂别

        顾学政到底没有去找叶君生写字,他拥有官气镇身,本心颇为坚定,可不像李逸风等那么容易失态。一来嘛,也着实拉不下这个脸面;二来听李逸风说,黄元启也去请叶君生写了字,但没有达到“笔画生精神”的效果。

        说来也是,如果随手一幅新作品出来,就笔画生精神,那委实太逆天,简直有违常理。

        不过顾学政真心喜欢叶君生这一幅《糊涂帖》,对于该帖词句,越是揣摩,越觉有心得。

        一言以蔽之者:“难得糊涂”,端是道尽心境,尤其适合于常年在官场上打滚的人。

        此说法新鲜别致,当为叶君生首创,然而其年纪轻轻,如何有这般老练的体会感悟,并写出如此妙句来?

        果真一朝开窍,才华天授。

        顾学政感叹着,亲手临摹下《糊涂帖》来,准备拿回家去,挂在书房,闲暇时候可观看赏玩,体味其中妙意。

        “逸风,明年扬州书院的才子大赛,今咱们冀州有叶君生在,可占得一席之位矣。”

        政敌受挫,顾学政本来已大感扬眉吐气,眼下见到叶君生妙笔生花的作品,更添欣喜。

        李逸风赞同道:“不错,如今君生在诗词书法方面皆已证明实力,独缺丹青音律,不知可有造诣。”

        顾学政微笑道:“丹青估计无碍。至于音律却不好说了。”

        李逸风有向往之意,叹道:“阳春三月。天下俊秀会聚江南,群英荟萃。盛景万千,已多年不得见,端是期待。惜朝,届时你要带队去吧。”

        顾学政回答:“应该如是。”

        扬州学院牵头,祭出大手笔,广邀天下九州才子前往竞赛。以此决出“天下第一才子”的头衔,并已得到朝廷的嘉许,有钦命下来。根据最新消息,圣上安康。听到才子竞赛的奏章后,龙心大悦,欣然写下一副横匾,正是“天下第一才子”这六个字,以此授予竞赛夺魁者。

        圣上本意,自然是要创造出一个诗赋满江,纸香墨飞的盛世景观来。

        这消息一出,简直令得天下读书人为之疯狂,本来还有些淡泊心态顷刻间便被抛到九霄云外,个个摩拳擦掌。要奔赴江南。

        圣上的书法,肯定不会达到“笔画生精神”的境界。关键在于,那可是皇帝御赐墨宝,比书圣的作品还要矜贵几分。如果能夺魁,便等于金口封赐下来的“天下第一才子”,再非民间头衔,而拥有了荣耀无比的官方光环,堪比中举得了状元。

        这是何等的殊荣光芒!

        圣上出面,非同小可。主办方精神抖擞,又汇合多方名家名宿,以及朝廷派下来的翰林大学士,一起组成个委员会,商议具体章程:考题方面已确定下来了,分为四大板块:诗词、书法、丹青、音律。

        四大板块,综合评分最高者夺魁。

        其中又规定,参赛者年纪不得超过四十——毕竟太老的,就不适宜当才子了。而且参赛作品需为未面世过的新作,流传出来的一概不接纳……

        另外最重要的是,参赛者必须亲身出席参加。

        因为怕人太多,秩序纷乱,因此参赛者的资格认定,由各州选拔,每州有十个名额。

        九州,再加上京师,恰好百人规模。

        这些名额,就需要由各州学政来最终定夺。

        毫无疑问,目前顾学政已拿捏定下两个人选,分别为“郭南明”和“叶君生”。要知道选手能在大赛上暂露头角,出人头地,可以为本州加分,能提高地方绩效,对于“领导们”的前程一样有裨益帮助。

        接下来,顾学政顺便与李逸风商议其他人选方面的问题,不提。

        ……

        随着时间流逝,轰动一时的楚三郎横死街头案慢慢成为历史,渐渐为人们所遗忘。

        生活就像一架节奏永恒的风车,依然在不断地转动着。

        只有作为苦主的楚知州不依不饶,在一直查不到头绪线索的情况下,干脆发狠,张榜悬赏,要缉捕臭和尚归案。

        这般作法,简直如同把臭和尚当成了杀人凶手看待。

        倒不是楚知州臆断孤行,为替儿子报仇不择手段。在本身上,臭和尚的行径亦是具备嫌疑的,尤其他在寺院内施展神通手段逃逸,更加坐实了“做贼心虚”的罪名。

        在此事上,楚知州已豁出去了,无惧臭和尚作为术士的身份,势必要追究到底。

        当年太祖曾有谕令:道法可显世,但若干涉滋扰民生,可镇压之。

        “镇压”的意思,便是拆毁他们的庙宇,打烂他们的神像,下令不准百姓祭拜信奉,从而断绝香火……

        这般手段,等于釜底抽薪。

        所以楚知州不怕,他已上书朝廷,陈述此事。

        可叹臭和尚身为孤空寺的天下行走,本想借官路走捷径,普渡众生,实践宏愿。不料反而沾惹到极其麻烦的因果,却是人算不如天算,此乃后话。

        与此同时,叶君生的生活获得少见的平静:每天往返书院,读书练字、淬炼飞剑“将进酒”、破解天地玄黄顽石印的禁制阵法等……

        日子过得规律而且充实。

        这时候,猪妖终于捅破了那么一层薄薄的纸,成功进阶法相之境,拥有了修炼神通手段的坚实基础。

        突破之后,它嗷嗷欢叫,兴奋不已。凝就法相,道气化形,却是化成一头迷你小猪的形象,憨态可掬,十分趣致。

        终于能开始修炼神通了,不再像以前那般纯靠身体吃饭。然而此际一看,却发觉能直接上手的秘笈几等于无。唯一的一门《千千阴魂丝》,还得要寻找到合适的阴煞之气才能炼制,目前毫无头绪线索。

        “惜乎当初没有请牛哥赊账,传下《隐身术》来……”

        猪妖长吁短叹,情绪有些低落。

        叶君生看在眼内,心里也颇是过意不去,沉吟片刻,便道:“夯货,我想是时候放你出去了。”

        猪妖一听,肥大耳朵扇动:“老爷,你这话何解?”

        叶君生干脆地道:“无他,就是想让你出去,独个儿闯荡一番,或许会有所机缘际遇。”

        一直将它收在宝印内,始终不是办法,也不利于它的成长。

        猪妖忙道:“可我舍不得离开老爷,以及小老爷。”

        叶君生呵呵笑道:“暂别而已,来日方长。有什么事,你回来告诉老爷,不就好了。”

        猪妖咂咂嘴唇,觉得老爷所言很有道理: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天大地大,眼下自己修炼有所成,还拥有几件得力的法器,都炼化得七七八八,能驾驭得很是娴熟了,几乎已具备独当一面的实力。

        那么,是时候单独出外闯荡一番了。

        话说回来,它心里其实早有如此心思。宝印里的猪窝虽然好,但比起外面的花花世界,始终欠缺颇有不足。

        猪妖本身就是骚动的货色,闷了偌久,心坎儿都生出草来了。

        叶君生又叮嘱道:“夯货,出到外面,你要好自为之,切莫鲁莽行事,招惹事端。”

        猪妖俯首应是。

        做出了决定,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叶君生寻个由头,出城去,来到远离官道的一处林子内,启动阵法,将猪妖放出来。

        猪妖就地一滚,显出体型——这一段日子的悠哉乐哉,着实又养肥了好几斤肉,更显得胖乎乎,身娇肉嫩的,令人瞧见,好生眼馋。

        玄武软鳞甲、吹毛求魔拂尘、三合刀等,早被它炼化收入体内,要用的时候才会现化出来;《千千阴魂丝》的修炼法门也带在了身上,只等能寻到天地人三才阴煞之气,便能开始修炼。

        “老爷,俺老猪就此告别,去也。”

        猪妖纳头便拜,朝着叶君生恭恭敬敬磕头。

        叶君生道:“夯货牢记,此去逍遥,切莫无事生非,凡事小心为上。”

        彼此脾性都洒脱,既然决定暂别,其他话语倒无需多言。

        猪妖拜完,心念转动,捏个法决,身体顿时浮现出玄武软鳞甲来,非常威武地披戴在身上。

        嗖!

        鳞甲中炼化的一个《驭风遁》阵势开启,顷刻间祭出一团遁光来,平地消失,速度很快地朝着南方掠奔而去。一时间颇具气势,好不快活。

        说起来,这还是他获得宝贝法器以来,第一次实践施展,那一份兴奋之情,无法掩饰。

        叶君生面露一丝苦笑:以猪妖性格,指望它夹起尾巴做猪断无可能。不过它乃是老油条,能计善谋,就算遇到敌人,也能从容应付,不会那么容易便吃亏的,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

        目送遁光,片刻后便消失于视线之内。

        叶君生这才返回城去,径直回到书院,继续上课。

        近期来,关于扬州书院举办的才子竞赛讯息甚嚣尘上,成为极其热烈的一个焦点话题。

        无疑,叶君生为其中的话题人物之一。只因他这一两年来的表现实在太突出,甚至被视为北方青年才俊的代表人物。在众人眼中,对于他自然期望甚高。

        那么,在万众瞩目的才子大赛上,叶君生会拿出怎样的表现来?夺魁应该没戏,就看能否跻身前五,乃至于三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