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新词

第一百五十九章:新词

        一口飞剑,莹莹如玉,非常安静地悬浮于泥丸宫世界。骤然剑芒激发,形体长大起来,开始纵横挥斥,演化出诸多剑诀变化。剑气森森,将团团晦暗削刺得支离破碎。

        过不多时,冥冥中又飞来一幅卷轴,定在虚空之上,光华流转,却是《三立剑纲》。都被炼化了,收入泥丸宫世界里头,与飞剑“将进酒”一起,隐隐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这份剑纲,日后如果练就大成,还能成为一幅剑阵图眼。“将进酒”一分为八,重新分出八剑,可称为“永字剑阵”。

        剑阵一出,杀伤大增,却可以当做奇兵来用。

        飞剑旋舞,模拟演化一趟后,最后又恢复原形,静静悬浮,如有灵性般进行日常的吞吐温养……

        叶君生缓缓睁开眼睛。

        自从《永字八剑》大成,凝聚出这一口飞剑,他每天都会抽取足量的时间来吞吐温养,不断炼化,提高品质。

        唯如此,才能不断增加威力。

        如今情况,叶君生毕生修为几乎都在这一口剑之上,性命攸关,自然不敢怠慢。

        与此同时,对于天地玄黄顽石印的炼化亦同步进行,又多破解了数重禁制,将里面的洞天世界拓展开来。折算成现实的面积,近乎千坪了。其中猪妖居住一隅,另通过阵法转动,又隔分出储物间、囚笼间、杀阵等一系列空间来,各有妙用。

        时机成熟的话。叶君生都想将《永字剑阵》炼化进宝印里面,成为一个杀手锏。

        他相信,只要能将宝印彻底炼化,那就将成为一个真正意义的乾坤大世界,森罗万象,包容万物。

        “老爷,可有派遣?俺老猪近日闷得慌。”

        脑海传出猪妖的声音。

        叶君生道:“你修为突破了?”

        猪妖讪然回答:“还差一点点……”

        “那赶快修炼。不突破法相就别指望出来,另外,日常酒肉供应减半。”

        猪妖一听。登时像被砍了一刀,哭丧着道:“老爷慈悲,俺老猪拼命修炼便是了……”

        不敢再多嘴。继续埋头苦练。其实以它的底蕴,距离法相之境不过隔着一层纸,只是它懒怠成性,才迟迟没有突破,反而给叶君生走在前面。

        猪妖偌久不得进步,叶君生干脆来一记狠招,直接关它在宝印世界内,不突破,不得出来。

        要知道实力才是根本,境界提不上去。莫说帮忙,还会成为累赘。猪妖不同叶君生,它没有进入法相,诸多神通根本不能修炼,连已在手的《千千阴魂丝》都无从着手。

        第二天上午。李逸风与黄元启联袂登门来。环顾独酌斋左右,光秃秃的,不剩一幅字帖。

        李逸风问:“君生,你店铺的字帖都卖光了,何不新写些上来?”

        叶君生笑道:“李公,此间店铺。学生不想再开了。”

        “呃!”

        李、黄两人俱是惊愕。

        还是李逸风反应快,道:“以君生之才,确实不需要继续卖字,自然有人上门求字。”

        叶君生笑道:“不错,近期墨香巷那边已有店铺老板找到学生洽谈,请学生写字给他们卖。”

        在冀州,墨香巷属于专门卖字画的去处,开有多间底蕴深厚的百年老字号,生意很是兴隆。他们店铺里所卖的字画,种类繁多,平时都有许多默默无闻的书生秀才写好了字,托到那边去卖。定价由作者定,但作品成功卖出去后,店铺会抽取一定的佣金。若果逾期卖不掉,作者又没有取回来的,那么作品将由店铺全权处理……

        另外,店铺还会不定时找些新秀名家之类的,请他们写些字画,放在店中再高价销售。

        黄元启问:“谈得如何?”

        叶君生笑笑:“学生要价太高,他们都被吓跑了。”

        “哦,你要价几何?”

        “一字一贯。”

        听到这个价码,李黄两人俱是倒吸口冷气,这价格,端是有些逆天,卖得已不是笔墨,而是黄金呀。即使成名已久的他们,行情都不会达到这个地步。而叶君生,今年才二十一岁吧,是不是太狠了?

        他们哪里明白,叶君生本就没有卖字的打算,故意开高价,就是为了把人吓走,图个清静。否则一天到晚被人缠着求字,端是不胜其烦,就没有多少修炼的时间了。

        时至今日,家里的生活状况一日千里,早跻身小康,绝非以前等米下锅,靠一天写十几幅对联多赚几文钱的时候。

        手头宽裕,追求自然更上一层楼,不再为了卖字而卖字。

        惊愕之后,李逸风顿时又想到,昔日木此行愿意花六十贯钱买黄超之收藏的那一幅,不过区区四字而已,这么一算,一字岂止一贯?

        念头打转,再想到自己踏青之日所获赠的《难得涂糊贴》,难道竟能卖上个天价?

        扪心自问,即使有人出百贯,李逸风也舍不得卖的。

        对比下来,反显得叶君生的出价低了,而不是贵。

        如此说来,难道说叶君生的书法造诣,以及身价已经直追书圣?可这怎么可能?人家书圣可是成名三十多年,但叶君生声名鹊起才一年半载而已,书法作品远没有真正得到市场认可……

        只是……

        一时间,李逸风脑海竟有些晕乎,理不清个中逻辑关系。想不清楚,干脆不想了,从怀中拿出一物,用锦衣包裹着的,递过来给叶君生:“君生,此乃老夫近日雕刻出来的一方印章,送予你用。”

        此事在踏青的时候便说过了。

        叶君生也不矫情,拿过打开一看,正是一方上好的鸡血石印章,材质血色浓烈,饱满,灵动;雕工精巧,美轮美奂,确是一方价值不凡的印章。底部印文,为小篆字体,正是“彭城叶丰”四个字。

        “好功夫,多谢李公赠印。”

        李逸风呵呵一笑:“君生客气了,那日你送予老夫的《难得糊涂帖》,那才是好东西。老夫每日早晚,必然一看,真是心旷神怡,好字!”

        心里着实愉快,其实还有一事他不好意思说出来。原来这几天,他早晚看糊涂帖,精神倍增,居然还看出个第二春。本来已有些萎靡的第五肢,像打了鸡血般变得雄赳赳,重新抬头。到了晚上按耐不住,与夫人好一番恩爱缠绵。直把李夫人的久旷之身弄成一团烂泥,却窃喜不已,还以为自家老爷吃了虎鞭呢。

        笔画生精神,一看精神生。居然还拥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实在让李逸风大喜过望。

        旁边黄元启忍不住开口:“君生,今日逸风送印,老夫亦有礼品。”一拍手,当即有下人捧送上来,却是一副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俱全,都是上品。

        李逸风打趣道:“君生,元启正眼巴巴等你写字呢。”

        叶君生拱手作揖:“黄老,如蒙不弃,学生愿写一帖回礼。”

        黄元启就是等他这句话,笑道:“请,快走!”

        当下叶君生笔走龙蛇,写就一首词,《临江仙》:

        “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才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余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这一首词,大气脱俗,比喻警醒,蕴含着一股不甘人下的精神面貌,其中又有奋发自勉之意,确实好词。

        李逸风和黄元启对于叶君生的过去都颇有了解,知道他以前在彭城,不过是一名被满城大人小孩都耻笑嘲讽的傻书痴。时过境迁,跃然而上,目前却已成为万众瞩目的北方大才子,个中遭遇变化,坎坷唏嘘,尽在此词中。

        毫无疑问,叶君生如今做出这首新词,正有感怀身世的寓意。

        当下他顺手用上李逸风所赠送的鸡血石印章,重重按在字帖后面留白处。等墨汁干了,再卷起来,送给黄元启。

        这一次之所以不用天地玄黄顽石印,却为了避忌。固然盖上去,有阵法运转,掩住本身气息端倪,但能少用,还是尽量少用些吧。况且李逸风送新印来,不用上去,端是不好解释。

        礼节做完,便坐下来说话,其中谈论到楚三郎被一名游方和尚治好的事。

        李逸风叹道:“此和尚复又放虎出笼矣。”

        黄元启安慰道:“经此一事,量他会有所收敛。”

        说完些闲话后,他们起身告辞。坐到马车上时,黄元启忍不住又打开字帖欣赏。

        一会之后,他忽而问李逸风:“逸风兄,你看君生这字,是否比你那一幅少了些神韵?”

        李逸风接过来,仔细一看,果然没有糊涂帖的那种能让人发自内心的触感,便点点头:“确是少了神韵,没有达到‘笔画生精神’的水平……”顿一顿,又道:“远启,就算一代书圣都不可能一出手便是代表作的。”

        黄元启叹道:“这个我自然知晓,但得了君生这一首新词手稿,已如愿兮。君生出口成章,他日必非池中物。”

        李逸风大笑:“明年扬州书院举办才子大赛,君生如果参加,必占一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