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变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变天

        “禀告老爷,俺老猪以前托梦入怀,乃是依靠玉符敕命之力,针对一定范围的生人而实施。至于有人没有做到梦的具体情况,实在无从了解……”

        自从叶君生凝聚出飞剑“将进酒”后,猪妖对于他变得前所未有的恭敬,不复之前的嬉皮。

        叶君生“哦”了声,问:“那你知不知道,在范围内为何有人做不到梦?”

        猪妖咂咂长长的猪嘴巴,想了想才回答:“这般情况颇是复杂,有多个原因,比如说对方魂神封闭住,不得其门而入;又比如说有些魂神会自动隐匿起来,以躲避邪魅侵入……或者,还会有漏了的情况。”

        它说得不大确定,一下子陈列出多种可能性来。

        叶君生摸摸下巴,眼眸闪过思索的光芒。

        猪妖好奇问道:“老爷,为何你突然有此一问?”

        叶君生随口道:“只是想多了解些。”在它这边得不到答案,只好退出来,阵法运转,关闭其天地玄黄顽石印的空间世界。

        等闲时刻,这一方神奇空间都是闭起来的。

        躺在床上,叶君生犹自在想妹妹做梦之事。只可惜自己不曾学过托梦之法,否则大可直接进入到叶君眉的魂神世界中,一目了然,清清楚楚,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起床。他一见到叶君眉就问:“君眉,昨晚是否又做那梦了?”

        叶君眉却摇摇头。道:“哥哥,昨夜没有。一觉睡到天亮。”

        闻言,叶君生又有些茫然:难道是自己多想了?妹妹只是纯属做梦罢了……

        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暂且搁置下来,先回书院上课。

        ……

        近期顾学政的心情有些闷闷,皆因与他交好的冀州知州侯文军近日被调离,而新任知州楚云羽却隶属东宫的人。与自己不对头。

        纵观天下形势,凛然竟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一切的症结便在于当今圣上龙体欠安,近月来,更是到了无法上朝理事的地步。

        皇帝一病。顿时谣言四起,莫说京师之中,就连九州各地都出现了人心浮动的情况。甚至按捺已久的蒙元、大和等周边国家,都有蠢蠢欲动之势,虎视眈眈,企图用兵。

        国之气运,系君一身。原本就算圣上驾崩,但有储君上位,天下可定。然而众所周知,天华朝储君虽然为皇后娘娘亲生。但其本性骄奢,脾气暴虐,早已声名远扬,并非明君之选。倒是二王爷性格温厚,待人亲和,更得人心。

        不过朝堂之上,立嫡立长的传统根深蒂固,故而就算二王爷再好,也只得靠边站。

        这不。圣上病重,代圣理事的太子那边马上开始采取行动,一连数道人事任命下来,作为亲二王爷派系的大受打击,好几名把握权柄的封疆大吏都调离开来,任了闲职。

        “一朝天子一朝臣呀!”

        站立在自家庭院的一株翠竹之下,顾学政叹息一声,好友的离去,让他有了兔死狐悲之感。庙宇之上,二王爷的日子不好过,下面的他们更不好过。

        “只希望九公主入京后,能够帮二王爷一把,那就好了……”

        想到那一位惊才绝艳的京城小龙女,顾学政的精神一振。他一向知道,九公主虽然自幼求仙学道,性子淡漠,但与二王爷最为亲近,在立场上应该会有所偏颇。不说帮二王爷夺位这般大逆之行,起码能让彼此的日子好过许多。

        “老爷,李公求见。”

        此时一名下人快步进来禀告——李公便是李逸风,时任冀州从事,固然为闲职,但他一向德高望重,却是一方名宿。

        顾学政道:“请他进来。”自顾在庭院中的石椅上坐着,边上自有伶俐的丫鬟奉上香茶侍候。

        不多久,李逸风大踏步进来,面上竟带有怒容。

        顾学政见到,讶然问:“逸风,出了何事?”

        “惜朝,老夫特来告状!”

        顾学政这下真有些怔住了:“告状?告谁的状?”

        李逸风神色严肃:“告观尘书院生员楚三郎闹市纵马伤人,事后不但不予赔偿,反而诬陷伤者损其骏马,索赔百贯!”

        顾学政一听,顿时有些了然:这事是前天发生的,他早有听闻。那楚三郎乃是新任知州楚云羽的侄子——楚云羽膝下无子,有传闻说这楚三郎便是他跟嫂子私通所生骨肉。

        当然,传闻而已,真假难辨。

        且说这楚三郎出身豪门,并未娇生惯养,而是自幼拜师学得一身好武艺。可他的脾性,典型的纨绔子弟,纨绔加武功,如虎添翼。其平生最爱两件事,一是骑马;而是骑女人。家中有骏马名种十匹;至于女人方面,年方十八,已有十三房妾侍,若非看不起庸姿俗粉,这个数目只怕会以乘法递增。

        楚三郎年少多金,闲暇之时最爱纵马,显露骑术。却不会出城在平地施展,而喜欢在闹市人群中驰骋往来,仿佛非如此,不能体现出其高超的骑术一般。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鸡飞狗跳,狼奔豕突一番。

        每见此景,楚三郎都意气风发,大笑开怀。

        自叔父楚云羽迁任冀州知州,楚三郎便也跟随过来,并进读观尘书院,成为其中一名生员。但一直还没有到书院报到,只在冀州城内潇洒,才有前天纵马闹事,骏马伤人一事。

        他倒也光棍,坐骑踢到人后立刻飞身下来,将那伤者一把揪住,怨怒其闪避不够快,让自家的骏马闪了蹄子,硬要对方赔偿一百贯钱来。要知道他楚衙内当时所骑的,乃是一匹从蒙元重金购来的汗血宝马,每一根毛,都价值不菲。

        但那伤者哪里肯依?

        楚三郎心头怒火起,便命令健仆随从将流血不止的对方绑了,直接送到衙门里去。

        升堂审案的官员见到是楚三郎,二话不说,就判伤者有罪,务必赔偿。拿不出钱来,即刻再打二十大板,然后锁入监狱之中,要家人赔偿完毕,才能放人。

        恰好,这伤者与李逸风有些远房亲戚,家里人哭哭啼啼的找到李逸风伸冤。

        一听之下,李逸风怒发冲冠,但他毕竟不是莽撞之人,思虑之下,立刻想到来顾惜朝这里告状了。皆因他楚三郎是观尘书院的生员,是秀才,说起来真属于一州学政管。

        只要顾学政出面,此事当可解决。

        听完李逸风的讲述,顾学政长吐口气,苦笑道:“自古纨绔多跋扈,还真不让人省心。”

        李逸风气呼呼道:“惜朝,朗朗乾坤,出现这等颠倒黑白之事,天理公义何在?”

        顾学政撸一撸胡须:“逸风稍安勿躁,这事我会跟楚知州打声招呼的,让他们放人就好了。”

        李逸风顿时睁大眼睛:“就只放人?”

        顾学政叹息一口气:“二王爷有手谕,非常时刻,不能多事。”

        闻言,李逸风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在石椅上,久久说不出话:对呀,圣上大限将至,这天,要变了……君生,有一事愚兄得特意和你交代下。”

        课堂之后,黄超之拉过叶君生到一边,悄悄说道。

        叶君生问:“何事?”

        “咳,独酌斋那边,还是不让君眉妹子出来打理了,总归不好。”

        叶君生看着他,一笑:“超之,其实我已决定不开门面了。”

        黄超之一愣:“啊,这是为什么?”

        叶君生悠然道:“以前忧愁生计,无多少门路,这才不得不卖字为生;现在嘛,却没有这方面的必要了。”

        以他现在的修为造诣,确实,字帖店存在的意义已不大,可有可无。所以才想直接关了它,还能让叶君眉自在些,不用每天守着铺子。

        黄超之恍然道:“对呀,君生你现在的身价已大不相同。”回想起那一幅“祥瑞镇宅”的字帖,居然价值六十贯,他仍然有些不敢置信。只是为何,独酌斋中,同样是叶君生的作品,作价一贯但并没有人买呢?

        这让黄大秀才很是晕乎。

        说真的,若非那木此行大师货真价实,黄超之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叶君生在后面做的手脚了,或者只能说世事真奇妙吧。但他也是明白,就算同作者名下,作品的价值都会有多种层次分别。毕竟存在涂鸦之作和代表作等,同人不同水平的情况屡见不鲜。

        此时叶君生问:“超之,你为何突然说起此事?”

        黄超之便左右望了一眼,才很小心地道:“君生,你不知道咱们书院来了位很骄奢跋扈的衙内生员?”

        “你说那位新任知州的侄子?”

        “可不就是他……”黄超之当下原原本本,将自己所打听到的情况,包括前天发生的纵马伤人索赔案一一说了出来。

        “君生,愚兄是怕被那纨绔看见了君眉妹子,那就麻烦了。”

        其实这样的事,岂止麻烦?简直就是灾难,一旦惹上,家破人亡都有份!

        叶君生听完,拱手道:“多谢超之提醒。”

        黄超之笑道:“你我客气作甚,凡事当小心为好。”

        分别之后,叶君生径直回家,一路上目光闪动,别有怀抱不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