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收获

第一百四十四章:收获

        荒野沉寂的夜,虫鸣啾啾,叶君生并不急着马上下山,那样反会露了形迹,容易被人发现。却自顾寻一处隐蔽的裂道,稍稍清理一下,盘坐在里面,平心静气,静静倾听周围的动向。

        他听到了风吹松涛的韵调、听到了兽吼山林的叫声、听到了昆虫起伏有致的鸣唱……

        诸多本来不怎么在意的声音,此刻汇流成河地进入耳朵里,就像整一片山脉都是活着的。

        活着的山脉!

        叶君生若有所思,心境慢慢平缓下来,最后感觉竟如同一面镜子,不生半点波澜。

        这是一种空灵之感。

        已颇久不曾出现过了。

        如今叶君生重拾心境,却在这么一个有些慌乱而且迷惘的夜晚出现,倒是令人意外。

        不知过了多久,浑然忘我,天地皆寂,只剩下自己心跳的声音,他才慢慢睁开眼睛——

        “发了,老爷,我们发了!”

        猪妖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喜不自禁。

        叶君生一皱眉,分出意念喝道:“夯货,不得聒噪……都拿到了些什么宝贝呢?”

        意外进入到空灵的心境,收获不小。接下来也该开始清点这一趟所收获的战利品,且看看都有些什么,当即驭使魂神进入天地玄黄顽石印世界内。举目一看,不禁晒然——

        只见到猪妖身穿一件熠熠发光的细鳞宝甲,裹住身娇肉贵的身躯,正很人性化地坐着,两只前肢也不知用甚手段,居然将有生老祖的分心求魔拂尘掌握住,时不时刷一刷,只可惜这般动作与它的猪头形象大相径庭,毫无仙风道骨,只会令人觉得滑稽可笑。

        这么快就装备上了,夯货动作果然快速。

        叶君生问:“夯货,都有什么?”

        猪妖当即井井有条地叙说起来,将从有生老祖身上扒落的东西一清二楚地道出:中品法器“玄武软鳞甲”一副;上品法器分心求魔拂尘一柄;奇门法器三合刀一套;养神丹二十九粒——本来有三十五粒的,不过猪妖想尝尝鲜,直接扔了六粒进嘴巴里,它倒如实禀告。另外还有一粒珍贵异常的“乾元阴阳丹。”食之能脱胎换骨,属于极好的打根基丹药。

        至于其他方面,有《千千阴魂丝》修炼法门一份;有《阴煞遁光》修炼法门一份;有《长生养尸术》一份;还有一份《万神幡》的修炼法门……

        叶君生将这些法门一看,顿时恻然:鬼修魔宗,果然都是修魔之道,基本都与生魂灵魄有关,手段非常,不讲善恶。只要合适的,就施展出各类手段来杀人掠取,化为己用。

        只不过平头百姓,等闲生魂作用不大,入不得魔宗法眼,倒少了许多杀伤;而但凡符合的,都是很特殊的存在,比如说特定生辰的生人,童男童女之类。如此,才有价值。

        清点之后,虽然收获颇丰,但叶君生能用上的东西却少之又少。

        “老爷,这里还有一面和上次一样的镇尸精魂片。”

        此时猪妖又拿出一件物品来,却是一枚巴掌大小的圆片。

        叶君生这才欣喜,拿过来。如无意外,这枚镇尸精魂片里头肯定也有不少被炼化的生魂,可以再度利用《永字八剑》的祭文去度化之,即可吸收里面的民心民意力量。

        而如今有生老祖已死,等若帮生魂们报仇雪恨,还了心愿,心境再无阻滞,相信吸收之后,效果更佳。

        不过眼下环境非常,不利于行事,且等明天出去,进城后再作打算。

        “夯货,这诸多修炼法门都是鬼修之法,并不适合你我,只得这一份《千千阴魂丝》,可以采取天地阴煞之气来练,倒不算伤天害理,你喜欢的话就修炼吧。至于其他,一概束之高阁,不得妄炼。”

        《千千阴魂丝》,可采取天地人三才极度阴煞之气来炼化,如果修炼大成,所炼出的丝线无形有质,无色无味,才算登峰造极,施展开来,别人很难察觉,最是阴狠手段。

        对于老爷的话,猪妖点头答应:“俺老猪蒙受牛哥传授道门正法,自不能修炼鬼修之法,但听老爷吩咐。”

        叶君生念头一动,天地玄黄顽石印阵法转动,开辟出一个单独的空间来,将剩余不适宜的修炼法门全部摄取进去,重又关闭。

        法器之类,叶君生做顺水人情,一概不要,全部留给猪妖使用。猪妖欢喜得直打滚,尤其穿在身上的这件宝甲,最是得意。其中烙印着五重禁制,如果能完全破开的话,甚至能使出一个《驭风遁》的阵势,开动起来,奔跑时几乎脚不沾地,快速如风。

        只是破解禁制的手段,夯货甚为拮据,还得仰仗叶君生出手才行。好歹自家老爷境界都高一层,又有破解法器的经验。

        好人做到底,叶君生自不会推却——这段时日以来猪妖跟随自己,忠心耿耿,可谓出生入死,功劳不浅,自然该奖赏之,否则不免让它寒心。况且叶君生有了天地玄黄顽石印,对于等闲法器早不怎么看上眼了。

        得了法器,猪妖就坚决不要丹药,而不管是养神丹还是乾元阴阳丹,对于它都无甚大用,就是解馋的。而那枚乾元阴阳丹,猪妖建议给小老爷,也就是叶君眉服用。

        对此建议,叶君生自无异议。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虽然俗,但总不能自己闷声得好处,丢下妹妹不知深浅。

        修道不外乎人情,更何况叶君生所修的是贤道,更讲究率性而行,乃是真正的人间之道。

        将一众战利品清点完毕,就算了结此事。猪妖躺在猪窝里开始把玩捣弄到手的法器,而叶君生则退出去,魂神归壳,依然平静地打坐。

        漫漫长夜,不用睡眠,等第二天清晨睁开眼睛,就见到有露珠沾衣,轻轻一抖,掉落在地,融归天地之间,只在地面上留一点湿润的痕迹。

        天亮了,外界动静估计已消弭。

        叶君生先是谨慎地倾听一番,入耳皆是鸟鸣兽叫,并无人声——这一夜过得不白费,即使没有刻意地运转剑意,五官触感都有一个长足的进步,能看得更远,听得更深。

        前身书呆子,裹足书房之中,不分昼夜,用眼过度,其实已有些近视。幸好后来叶君生修炼《永字八剑》,慢慢改善体质,这才消除了不少身体上的隐疾。

        修道一途,不管甚道,最后都是求长生逍遥,若果耳聋眼花的,身体基础孱弱不堪,又有何用?

        改变,首先从身体开始,一向都是不折不扣的道理。身体基础不行,血气低迷,哪怕开窍,阴神都不好施展出来。

        确定无碍之后,叶君生这才走出来,开始下山,到了平缓之处,从空间中摄取回原来的书生装,套换回来,背起书筪,翩然又是一名风尘仆仆的游学学子的模样了。

        转过数条路径,渐渐到了坡地上,只要再行得两里地,就可转上官道,从而进入重门府了。

        突然,他脚步一缓,却是见到路头上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拉车的是两匹高头骏马,通体毛色上佳,很是神骏。

        光是看这马,就知道马车的主人很有来头。

        然而叶君生之所以停住,却是因为看见那铁塔般的车夫为熟人——那一晚在鸭知湾,泛舟通江时,对方特意来问他有关书帖“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的出处。

        当时叶君生吟诵原作《临江仙》,这才有后面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他心知肚明,铁塔大汉只是一位下人而已,藏在他身后的,也就是善于弹琴者,才是真正的权贵人物。

        后来叶君生也曾打听过此人物身份,但都不得而知,没有人能告诉他,只好罢了。

        “叶公子,你怎会在此?”

        大汉一眼看见他,有些惊讶。

        叶君生忙道:“小生出外游学,路经此地。”

        大汉哦了声,不再言语。

        叶君生也不好答话,拱一拱手,继续走自己的路。但走出百余米外时,身后马蹄声疾,听到大汉叫道:“叶公子请留步。”

        叶君生有些讶然回头。

        “叶公子,我家主人想问你一句话。”大汉一勒缰绳,顷刻间把骏马喝住,随后跳下来,身高凛然,光是这份居高临下的气势,便能给人一种逼迫感。

        这一下叶君生真是感到奇怪了,作揖道:“甚话?”

        大汉飒爽一笑:“我家主人说,如果现在邀请叶公子到京师,不知你是否愿意一同前往?”

        叶君生微微一怔:虽然这话不是那人亲口说出来的,但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大不寻常,已是一根真正的橄榄枝,而且还是无数人趋之若鹜的那一种……

        想了想,他抱拳道:“明年乡试之后,小生自会进京。现在,只得多谢你家主人的美意了。”

        大汉有些寻味地打量他一眼,哈哈一笑:“既然如此,那在下预祝叶公子今科金榜题名,骑马游城了。”

        “多谢!”

        大汉翻身上车,一声吆喝,驾驭马车腾腾而去。

        叶君生站立在路上,目送马车离开,思绪起伏,不由怔怔有些出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