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剥光

第一百四十三章:剥光

        赵峨眉的飞剑,吞吐不定,极是灵动,仿若具备了自主意识一般,每一式的攻击都是章程严谨,速度更是极快,灵敏之极,视虚空于无物,穿梭往来。一不留神,就从某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杀到。

        这正是峨眉大派,积累千年下来的剑法奥妙。与寻常凝就飞剑,使用出来的手段截然不同,一看可知。

        相斗之下,火鸟老祖顿然觉察到双方的差距所在。饶是自家修炼时长许多,只是本身为散修门户,法门方面本就稍逊一筹,法宝方面更是差距大。

        七七四十九火鸟阵,开始时仗着数目众多,倒还能支持下去。但只见赵峨眉飞剑一斩,一只火鸟便被斩杀,直愣愣掉在地上,化为灰灰;飞剑再一刺,又是一只被破掉……

        每一只火鸟陨落,都像是在火鸟老祖心头上刺了一刀,直滴血呢。他又见到有生老祖迟迟不出来,登时不耐,扯开喉咙大叫。

        这一叫,果然奏效,有生老祖便驱赶着铜尸出来助阵了。不过有生老祖始终有些心不在焉,每当想及赵峨眉那边可能另有帮手坐镇,他便如芒在背,却不肯一下子用尽全力,只想着保存几分,一有不对头就逃之天天。

        要知道约定火鸟老祖去伏击赵峨眉,与赵峨眉自己打上门来,意义不可同日而语,差得太多。更何况,对方很可能有备而来?

        有生老祖未竟全力,火鸟老祖乃是老狐狸般的人物,一看便知,气得哇哇大叫,再一瞧自己的火鸟阵,七零八落的,竟被赵峨眉斩杀了近乎二十只去。

        “亏大本了……”

        火鸟老祖心中一声哀叹,他这火鸟,炼化不易,每一只都要寻觅到适合的阴魂来,再结合地下阴火,利用独门手法细细焙制,耗费好些时日才能练出一只成品来。

        如此苦心积攒十几年,才有这个七七四十九只火鸟阵,不料顷刻间被斩杀许多,阵不成阵了。

        再这般下去的话,岂不得老本都要赔光了去?

        火鸟老祖一身实力,起码三分之二都在这火鸟上,没此依仗还混个屁,只怕“火鸟老祖”这个名号都好被废了。

        想到肉疼处,他狠狠一跺脚:“有生你这老混蛋,咱家上了你的大当!”说着,主动往后面一缩,再也顾不得什么了,祭起遁光,化为一朵红云,倏尔远遁逃走。

        走得端是干脆至极。

        有生老祖连叫都叫不及,失去一大帮手,顿时变得独木难支。本来一开始他和火鸟联手,齐心合力斗赵峨眉的话,就算不能速战速决,起码能缠斗一段时间,然后慢慢消耗赵峨眉的法力,战而胜之。

        然而战局的门道,尤其高级术士之间的争斗,往往一个瞬间便能改变,胜败立分,容不得你多想。

        嗤!

        少了火鸟,赵峨眉剑法更加犀利,只一斩,就将那具铜尸一根胳膊斩断下来。

        这时候,就算有生老祖想走,都恐怕来不及,一咬牙,张手祭出两缕黑丝,席卷向赵峨眉。

        赵峨眉一见,秀眉挑起,娇叱道:“有生老祖,你竟修炼了千千阴魂丝,该杀!”

        意念一转,丹青引呼啸直刺。

        有生老祖这时候反而淡定了,指头一捻,那两道黑丝犹如两条毒蛇,在自家身前圈荡起来,一下子就将赵峨眉的飞剑缠绕住,丝丝黑气,立刻往飞剑里钻。

        原来这门《千千阴魂丝》,乃是采集天地人三才毒辣煞气苦心炼化而成,专门污人法器法宝,被它上身,污秽后就会变成废品。而对于本命法宝的创伤更是难以估算,通过法宝能直接重创本人心神。

        赵峨眉早知厉害,已做准备,手指一点,丹青引通体光华大作,尺寸一下子就暴涨开来,本来不过三尺青锋,徒然变成到五尺。

        嗤嗤嗤!

        锋芒不可抵挡,登时将缠绕在剑身上的两缕《千千阴魂丝》切割得支离破碎。

        神通被破,有生老祖如受重击,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你这飞剑经已半步纯阳了!”

        心中骇然,不可抑止。

        他本想趁着三大道门的天下行走出来之际,设局截杀一二,抽取对方的强大生魂,从而有机会炼制万神幡。顺便的话,还能大肆劫掠一番,狠狠发一笔横财。时至现在,他才突然发现道门三教的底蕴远比想象中深厚,那些有资格成为天下行走的弟子,个个都是惊才绝艳,不好对付的呀。

        “给我爆!”

        生死时刻,有生老祖大喝一声,那具铜尸立刻奋不顾身扑向赵峨眉。而利用这么一挡的功夫,他当即祭起遁光,没命地朝外面逃走。

        “还想走?”

        赵峨眉念头一动,丹青引仿佛一道闪电般狠狠地追杀过去。至于欺近身的铜尸,她根本不放在眼内,轻轻一掌拍去。掌心jī发出一股冰寒,拍中铜尸之后。铜尸马上咔嚓一响,全身表面飞快地蔓延上一层冰片,呈天蓝色,竟被冻成了一具冰僵尸。

        轰隆!

        下一刻,全身四分五裂,变成了坚硬的冰块。

        且说她的飞剑,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在半空疾掠劈落,正中有生老祖所祭起的遁光——

        “啊!”

        有生老祖一声惨叫,就像一个中箭的大雁,支撑不住,呼的坠落入下方一片树林中,还砸断了两棵碗口粗的松树。

        这一记重击,委实不轻。有生老祖胸口一片焦黑,露出里面一片光华来,依稀是一件甲衣。也幸亏身穿宝衣,否则刚才在半空就被赵峨眉的飞剑一下子洞穿了。

        “好快的飞剑!”

        有生老祖狠狠吐了。血水,挣扎起来,心道此地不可久留,还是快快离去为妙。

        他这一起身,忽然发觉有些不妥,睁眼一看,就见到前面不过两丈余远的一棵大树之下,坐着一个人,可不就是那凭空消失的叶君生吗?

        “好小子,原来你在这里!”

        有生老祖又惊又怒,瞬间来不及多想,左手成爪,凶猛地朝叶君生头颅抓落下来。

        话说刚才有生老祖从天而降时,叶君生也是吃惊不小。之前他施展土遁,从石屋中遁出来,生怕惊动了外面两个魔头,便蹑手蹑脚的找路走。本打定主意先避过风头再说,皆因这有生老祖行事太老练,滴水不漏,等闲根本找不到破绽。自家没机会下手,对方可不留情,直接就要开刀了——毕竟不是演戏呀,人家哪里会事事就着主角?

        本想着走出偌远距离,比较安全了,哪料到噼啪一下,有生老祖如同飞机失事般不偏不倚掉了下来?

        有些事情果然都是注定的。

        眼看有生老祖凶厉似鬼,一爪抓来,叶君生立刻一个土遁使出,唰的,平地消失不叫。

        一爪抓空,有生老祖吃惊不小,尤其发现对方会土遁之后,更是愕然不已:自家明明已三番两次检查过的,这厮根本没有灵光道气,怎能使出土遁神通?

        到底怎么回事?

        蓬!

        间不容发,叶君生从身后五丈外冒头出来,头上恰好顶着一丛摇曳生姿的狗尾巴草,倒显得姿势别有一番风情。他怕有生老祖再攻,剑意蓄势,随时可jī发出来对敌。

        不料此刻有生老祖早心有惶惶然,又怕赵峨眉追来,不敢恋战,掉头就要再祭起遁光离开。

        哼!

        猪妖非常及时地从灌木丛中扑去,势若奔雷,重重撞在有生老祖怀中去。

        这一下猝不及防,有生老祖一个踉跄,本来就压在喉咙的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哇的喷洒出来。

        “漂亮!”

        叶君生赞赏一声,更不迟疑,施展出与猪妖配合得天衣无缝的默契,树枝在手,一记狠辣的点笔剑意全无保留地点在有生老祖后背之上。

        噗!

        饶是有生老祖身穿宝衣,可在这般狼狈不堪、破绽百出的状态之下也禁受不住,再度一口血喷出,钻心的痛传遍身躯,摇摇欲坠。

        “还不倒?”

        叶君生见他如此顽强,不假思索,左手大拇指往他太阳穴处狠狠一按,砰,另一边对应的穴位之上jī发出一蓬鲜血。可怜这一位鬼修魔宗骷髅门的长老,就此一命呜呼!

        这一番交手,说起来繁杂,事实上不过几呼吸间事,兔起鹘落,很是快速,已是尘埃落定。

        此时夜幕已降临,林子里一片黑暗。

        哧!

        遁光闪处,展现出赵峨眉的身影来。她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赶来追杀,只因其本身也受到些创伤,需要先调息一番,免得日后留下后遗症。尤其是本命飞剑在对上有生老祖的千千阴魂丝时,虽然大发神威破了对方术法,可毕竟还是被污损了一点,更让她痛惜。

        对于有生老祖的恨,更是不可抑止。

        “嗯!”

        在术士眼中,黑暗早等于不存在。很快,她就寻到有生老祖坠落之地,本还想顺着痕迹继续追,不料就见到有生老祖衣不遮体的仰卧在地上,全身上下,好像被强盗洗劫了一般,除了无甚价值的破烂衣衫,其他东西基本荡然无存了。

        饶是赵峨眉生性清淡,喜怒深沉,见状都不禁哭笑不得,同时还觉得恼怒:是什么人做的手脚?把战利品全部捞了去?

        可恶,你逃不掉的……

        她银牙一咬,驾驭遁光开始四下搜寻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