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取宝

第一百四十章:取宝

        外出云游,免不得一番风餐露宿、风尘仆仆。因为带着三名童子,有生老祖也不驾驭遁光了,徐徐而行。一路也不知用甚术法,衣衫不染尘埃,依然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瞧得林云等人更生敬慕,抢着来端茶倒水,大献殷勤,好生伺候着。只期盼将老祖服侍舒坦了,一个高兴会赐下些神通手段,而或法器来,那就享用无穷。

        相比之下,叶君生就显得放不开手脚,只顾闷头躲在房间内修炼。

        林云与阿松见状,放缓心来:看来这白面小子固然得真人喜欢,可己身不上道,不懂人情世故。再加上叶君生悟性甚差,屡屡不得突破,已被有生老祖斥责一两回了,甚不耐烦的样子。

        这一下,林云阿松两人更是放下心中大石头,觉得对方已构不成威胁,顿时做起光来,摆出兄长的谱,间或吆喝叶君生跑腿办事。

        对此猪妖很是不耐,嚷嚷这两个家伙是不是上次爆得不够彻底入心?屁股又痒痒了……

        叶君生闻言不由一阵恶寒,喝住猪妖不得胡来,更不可频频发表意见,有生老祖就住在隔壁呢,万一被他发现些端倪,就会坏了大事。

        这一日,他们来到冀州管辖下的重门府中,进城寻客栈打尖落脚。吩咐三童子呆在客栈内不得乱走后,有生老祖匆匆离去。

        叶君生若有所思,看对方这一趟云游,目的性很是明确,似乎有所针对而来,自家应该多提防些。免得做卧底,反而陷落进去。

        林云与阿松两人不明就里,兴致很高,叫了几样好菜,关门在房中吃喝着,谈笑风生。

        不知是不是错觉。叶君生总觉得经过“菊部有血”一事后,此二人便有些暧昧,一反以前的尔虞我诈,依稀有朝着“好基友”方向发展的苗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患难见真情”……

        “呸。管这两个家伙作甚?”

        叶君生赶紧往地上啐了一口,顺便啐去这些胡思乱想。

        傍晚时分,有生老祖回来了,面色有些凝重,召集三名童子到房间内说话。呼的。先是拂尘一荡。然后才开口:“尔等三人,跟随本真人也有些时日,在平日里,本真人对待你们如何?”

        林云与阿松赶紧就跪下去,砰砰磕头:“真人指点我等大道,悉心教导。可谓再生父母,我等粉身碎骨。无法报答万分。”

        旁边叶君生就显得迟钝之极,等恍然过来时。有生老祖已微笑地让林云和阿松起来了。

        对于叶君生没有一起跪倒的事,有生老祖也不介怀,继续说道:“本真人云游四海,逍遥自在,本不欲收徒而羁绊心境。不过我与你等有缘,这才收下你们三个为童子,考察一二,以证本心。如斯,才能真正收入门下,大道相传,继承本真人衣钵……”

        说到这里,故意顿一顿——

        下面林云等人已是双眼泛光,竖起耳朵来听。

        有生老祖微微一笑:“明天本真人就要带你们去取一件法宝,权宜为一项试炼,你们可千万不要让本真人失望了。”

        “取宝?”

        林云与阿松异口同声地叫道。边上的叶君生同样心一跳:戏肉来了!

        “真人,不知道要去取什么宝贝?”

        林云不禁问道。

        有生老祖长眉一挑:“你们不必多问,明天自然知晓了。这次取宝事关重大,你们都得注意点,行差踏错,性命难保!”

        说到最后,罕见地疾言厉色起来。

        林云与阿松噤若寒蝉,连忙低下头去,口中应是,不敢支吾半句。

        叶君生瞧这老祖模样,端是不善,莫非要下手了吗?可得早些预备才好。

        叱责之后,有生老祖当即变脸似的又换了一副笑容:“当然,本真人不会亏待你们,这里有三件法具,赐予尔等。”

        手一抖,飞出三件散发光华的物品来。落在桌子上,顿时收敛光芒,化出原形,却是三百一模一样的断剑。

        “此乃经过本真人开光的利刃,削铁如泥,还能辟邪示警,你们一人拿一把吧。”

        闻言,林云与阿松连忙抢上前来,各自选了一把利刃,剩下一把,自然归叶君生。

        利刃拿在手里,并不显沉重,颇为趁手,将刃口拿近些,森寒入目,不是凡品。

        林云和阿松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有生老祖道:“你们回房吧,早些休息,明日取宝。”

        三人当即唯唯诺诺出去。

        回到房间,叶君生小心翼翼坐在床上,将利刃搁置一边。等了等,全无动静,当即阵法运转,就将这柄法具摄进天地玄黄顽石印中,再分出魂神意念反复探索,果然发现些端倪——

        这刀刃里面竟封印着一个诡异的阵法禁制,就像个漩涡般,对于魂神有着一股天生的巨大吸引力,似乎要抓着你进去……

        这是一个吸魂阵法!

        叶君生马上有了判断,只是这阵法目前还没有被激发引动。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激发者断然不会是他,或者林云阿松两个,因为有生老祖一个字的法决都不曾传下来,如何能运转阵法?

        本来法具,就属于术士用品中最低端的一种,本身材质不过是普通的东西,经过修为高深者用意念开光之后,才拥有一些灵性。

        这灵性威能效果有限,等闲体现不出来,但面对一些妖魅之际,登时便有意想不到的杀伤。比如说用寻常刀枪去降妖除魔,很可能皮毛都破不开些;然而用法具就不同了,开过光,上面有加持之力,威力徒然能提高许多倍。

        也仅此而已了。

        叶君生本身是术士,他明白法具中不可能会有阵法禁制的,能炼化阵法禁制进去,哪怕只是一个,都不是法具,而应该叫法器。而当下烙印在刀刃上的阵法禁制极其古怪,倒不像是用来对敌杀人,却如同用来反噬己身的一样。

        “哼,果然要杀猪了!”

        叶君生心思玲珑,马上就想清楚个中关窍。同时明白,有生老祖之所以对自己没了耐性,很可能是看见自家迟迟无法练成《有生**》,等不及了。其实叶君生压根就没练,或者被有生老祖多少觉察到些端倪。诸如这等魔宗长老,岂是容易相与的人物?

        “如斯,明天怎么办?看这阵势,临阵逃脱是不可能的了,只怕有生老祖当场便会撕破脸皮,直接摄取自己的生魂去……去的话又不知深浅,他说取宝,哪里知道真假,就算真的,恐怕亦为炮灰……”

        几番斟酌,终于慢慢定下个章程来——如果诸如林云阿松这般,浑浑噩噩,毫不知情,只怕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可叶君生本来就是来做“无间道”的人,早有分寸,却得以拥有许多应变的法子,从容许多。

        “就这么定了,见步走步,一有不妥就遁逃吧,所学诸多,不就是等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吗?”

        主意打定,畏惧之心褪去,更多了几分坚毅。正如《永字八剑》祭文所言的,“仁者弘毅”,对于心境本来就颇有要求。

        只见泥丸宫世界内八道剑光,宛如八道闪电穿梭往来,不断演化着,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战意,变得亢奋卓然起来。

        第二天大早,有生老祖便起来了。不用叫唤,林云阿松等已早早起来,在门口伺候着。

        看得出来,他们昨晚基本没怎么睡,估计都沉浸在获得法具的狂喜之中。要知道等闲民众,哪怕是武林高手,对于术士都是高高仰望着。如今不但能拜入门中成为童子,还能蒙受恩赐,获得法具,便是天大的仙缘。别说去取宝,就直接说去赴汤蹈火,他们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本来嘛,身为江湖中人,惯于刀口上舔血,不知出生入死多少,对于死亡的畏惧早非常淡漠。

        有生老祖扫了三人一眼,微微点头:“很好,你们下去准备些早点,我们出城路上吃。”

        “尊命!”

        林云和阿松便走在前面,兴高采烈地到楼下买了好几斤包子,果蔬之类的,多少也买了些。

        瞧着他们高兴的模样,叶君生心里吃吃冷笑,但许多事情无法开口明说,一说出去,他们听见不但不信,肯定转头就会打小报告去。到那时,叶君生可就典型的“妇人之仁”,救人不成,反送上自家一条性命。

        打点完毕,有生老祖也下来了,走在前面,带领他们从东面城门出去,一路往外走,并不走官道,而是拐着一条小径行着。

        这一路走,气氛有些压抑,林云与阿松也不敢开口说话,只拿着包子在吃,填饱肚子。叶君生亦然,只是眉目多了几分灵动,密切注意周围环境,如果觉得不妥,那就不管了,先避一避再说。

        到了下午,临近黄昏,四人来到一座石屋之上。

        见到这座石屋,叶君生不禁心里打个突,立刻就想起昔日斩杀僵尸的那一座,从外面看来,无论建筑风格,还是材料类型都是一模一样的。

        显然,这也是有生老祖的一处养尸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