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中选

第一百三十六章:中选

        第二天中午时分赶到浮山顶上,来到那朝天观前。举目看去,就见到一座规模并不算大的道观建立在上面,两进两出的样子,从外表看来,甚是简朴。

        只不过在道路崎岖难行的状况之下,能把道观建立起来,都算本事,而且还没有发动民众,足以显示出菩提道长的实力,往玄里说,有鬼斧神工之力。

        环视周围偏僻的环境,叶君生隐隐猜到为何此处没有被三十三天的人所发现。说白了,三十三天远离红尘,就算设立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分管天下,但不可能做到事无遗漏。

        神仙们大都忙着修炼,只间或分些神念下凡,做做样子罢了。

        这就像当今朝廷,官吏满天飞,可作奸犯科之类的事情依然天天都有发生,等闲官府也未必能一清二楚。

        正应了那句老话:阳光普照天地,但黑暗永存。

        于是,这才有蜀山峨眉羽化道三派每年都会派遣弟子进行天下行走,诛杀前朝余孽,以及剿灭魔宗邪神等行动。

        然而泱泱天华,只那么几个天下行走,根本也管不过来。更何况,百年之前的三十三天发生巨变,朝代更迭大动荡,许多事务纷纷扰扰,对于人间红尘的监控就更弱了——

        亦唯有如此,才会产生许多破绽漏洞。比如说叶君生获得天地玄黄顽石印,以及吸收两枚前朝神仙的玉符赦命等,都算是在乱局中的获利,否则不会那么顺利。

        如今,三十三天慢慢安平下来。不但道门三派有天下行走。而且释家那边同样有苦行憎敲着木鱼出来,普渡众生。

        这些都属题外话,当前叶君生却并不清楚。

        虽然距离二月初二还有两天,可闻讯奔赴而来的武林豪杰已不少,三五成群的,拥挤在浮山顶上。熙熙攘攘,宛如街市。因为没有得到道长的允许,谁都不敢进入道观之中。

        据说在第一年里有人自恃武力,不遵守规矩闯进观中,结果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是飞出来的。摔在地上只剩得半条命在。

        从此以后,诸多草莽英雄就安分得多了。在江湖的世界里,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这道理非常通俗明白。

        大伙儿知道惹得道长不高兴。一怒之下把他们都杀了。恐怕也无可奈何,连报官都不敢去。皆因他们基本都是做刀口舔血的勾当,每个人的屁股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干净,去报官不等于自投罗网嘛。

        “好你个王大麻子,终于让老子找到你了!”

        突然一声大喝。

        就听到另一方不甘示弱:“原来是李二拐,哼哼!”

        “兄弟们。上,砍了这勾二嫂的贱人。”

        随着吆喝声。两伙不对头的仇家狭路相逢,分外眼红。挺起兵刃就打起来。刀光剑影之下,有血光飞溅。

        不相干的人,赶紧避让开去,免受池鱼之祸。

        看着一窝人你砍我我捅你的局面,叶君生非常唏嘘,大感有前世看“古惑仔”时的既视感,话说古代的江湖也都是这样的吗?看来真正能飞檐走壁,隔空破敌的高手还是少数。

        “好胆,尔等竟敢在观前滋事,惊扰真人打坐,统统给我滚下山去!”

        一声叱喝,就见朝天观中闪出一名道童打扮的中年人,出手极快,嗖嗖嗖的,就将参加拼斗的人往山下一扔。

        那些人被他一把抓住,顿时挣扎不得,像个麻袋般就被甩了出去,没轻没重地撞到地面上,摔得鼻青脸肿的,半饷爬不起身来。

        “大摔碑手林云?”

        有人惊呼出声,显然这个名头在武林中异常响亮。

        “就是他,他居然得了仙缘,被选中了!”

        “他变得更厉害了!”

        这大摔碑手林云在冀州地头的武林上,还真是一尊人物,最擅长大擒拿手法。被他拿住,登时便被分筋错骨,再甩出去,起码半身都是麻痹的,短时间内起不得身来。真是一拿一个准,治疗不及时,还会落一个半身不遂的下场,很是毒辣。

        眼下,这武林高手穿上道袍,煞有介事的,只有出手之际才被众人认出,不禁羡慕不已。同时觉得有些纳闷,绿林中人,性格一向桀骜,居然能静下心来打坐听教,可见菩提道长确有独到之处。

        不过几呼吸间,一群对劈的人都被毫无脾气地扔到了山道上,哀嚎一片。

        那林云目光犀利,喝道:“若再有喧哗滋事者,一律赶下山。”

        诸人顿时不敢再大声说话,都静静坐着,等候时间过去。

        在人群中叶君生好奇地打量林云,虽然没有开启灵眸,可也知道对方浑身上下,并无不妥之处。

        端是奇怪!

        在他心目中,对于菩提道长招收徒弟一事有着不少推测,甚至觉得会不会是这厮故意使出的阴谋诡计,将众多的武林高手哄骗过来,然后一网打尽,吸收他们的刚阳气血?

        但这个推断,从听闻过来的说法中被否定了。皆因以前来当徒弟的人没有入选后,都能平安离开,没有发生团灭之事。

        再说,即使菩提道长是魔宗长老,可又不是妖魔鬼怪,无需吸收人的刚阳血气来提高修为,最多只是抽取人的生魂来炼制独门法器罢了……

        抽取生魂?

        想到此处,叶君生隐隐似乎捕捉到了关键的地方:据他了解,炼制邪门法器,并不是说任何生魂都能成为原材料,而必须经过一定的筛选,强壮坚韧的生魂最为适合。质素较差的,只怕抽出来的同时就魂飞魄散,根本不能行事。

        所谓“强壮生魂”自是指见过世面,最好沾染到煞气的,炼化凝聚起来,威力最大。

        这般一说,江湖豪杰就是最适宜的抽取群体。

        挑选徒弟,莫非就是从中选出最恰当的生魂,这就能解释到为何并不一定要武功非常厉害的……

        自穿越以来,见识到诸多怪异,叶君生就养成了勤力用脑的好习惯,凡事三思而行,确实能让人谨慎行事。多想想,总有好处;事先把其中关窍弄清楚明白,从而能更好应对,免得乱了阵脚。

        想通透这一层,他已有分寸,静静地坐着。

        随后两天功夫,先后赶来的武林人士又多了不少,到最后,差不多有百人上下,或坐或站地守在朝天观外面,黑压压一片。鉴于前车之鉴,他们都能保持克制,吃喝拉撒也不敢就近乱来,而是离远一些,到山林间解决。

        光阴弹指,就到了二月初二,龙抬头之日,正式的考核日子到了,众人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叶君生看着,嘴角不由流露出一抹冷笑。但个中内幕,如何能说出来?他心里盘算,见过这菩提道长一面,确认他的身份后就暂且下山去。

        到了中午时分,一直紧闭的观门咿呀一响,分开两边打开,踏出三人来。走在左右两侧的,俱为道童打扮,其中一个,正是那大摔碑手林云;另一个同属壮年,长相比林云还凶恶些,穿着道袍不像道士,反而像强盗。

        “血屠掌阿松?”

        又有人认出他来,听这个外号,就知道不是善类。

        当中一老者,穿得不是道袍,而是麻布长褂子,白须飘飘,面目慈祥,有仙风道骨的风范。

        但叶君生一眼就认出,对方正是那名骷髅门的长老,抽取无数生魂用秘法养尸的魔宗狠人。

        果然是他!

        叶君生认出他后不再犹豫,便想趁着人群熙攘的机会,先下山去。

        却说那菩提道长走出来后,目光闪动,先往整个场面一扫,霍然有所发现,心中大喜,脚步飘飘地启动起来。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huā,道长已漂移过来,最后停在一个面目清秀的侠少面前,笑吟吟道:“这位小哥,本道观你顶上灵光四射,天生慧根,与仙道有缘。本道愿意收你为童子,你意下如何?”

        叶君生一怔,难道自己头顶穿越者光环,是那黑暗中的萤火虫,一闪一闪的,无论身在何地,都是焦点中的焦点?

        否则这魔门长老如何会一眼就看中了自己,要收自家入门?

        拜托,哥可是肩负重任,特意来杀你老的……

        叶君生自家知自家事,什么灵光之类早被天地玄黄顽石印给〖镇〗压隐匿起来了,就算菩提道长是散仙境界,也不可能看得破。那么,对方应该是别有看人的窍门才对。

        “啊,这个……这个是真得吗?不是说要考核什么的……”

        叶大秀才非常惊讶的样子,顿时引得宝印里的猪妖瞪大了眼睛:怎么跟得老爷越久,越觉得老爷深不可测呢?太卑鄙了……可是俺老猪很喜欢!

        菩提道长笑眯眯道:“考核之类,因人而异,小哥身具罕见慧根,福泽深厚,就不用考核了。”

        这一番变故被数以百计的武林豪杰看在眼里,无不瞪大了眼睛,其中有曾经借火给叶君生考暖的汉子认出他来,心中不由暗骂一声:“我倒,这不是那桃huā岛的传人,江湖人称‘射雕手’的那个叫‘令狐冲’的家伙吗?还真给他中选了……”(未完待续)